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82、直取城門(mén)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29 23:48:48 字數:3065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“殺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遼人休跑!”

    “你們之前在城頭不是囂張得很嗎?說(shuō)不怕我們,怎么現在就跑了?有膽子速速與我一戰!”

    “對??!你們不要怕我們,快快與我們決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寧江州城外,女真騎兵在伏昊的率領(lǐng)下,緊緊追著(zhù)撤退回城的遼國守軍。

    他們一邊不斷策馬加速,想要立即追上遼國守軍;一邊又不斷用言語(yǔ)刺激羞辱遼國守軍,希望那些遼國守軍能忍不住策馬轉身,與他們一戰。

    然而,已經(jīng)明白中計的遼國守軍,自然是不愿意和女真騎兵糾纏的,他們也在不斷策馬加速,希望快點(diǎn)回城。

    只是,兩軍的距離本來(lái)就不大,他們想要不被女真騎兵追上,明顯有些不太現實(shí)。

    剛才他們出城后,一心只想著(zhù)追擊潰逃的女真騎兵,所以突進(jìn)城外很深,這就導致他們撤退后,即使再加速,他們也拉不開(kāi)距離,反而還被女真騎兵拉進(jìn)了距離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匆忙策馬轉身,引起隊伍間的混亂,使得他們整合好隊伍撤退時(shí),還浪費了不少了時(shí)間,這就給已經(jīng)回身反擊,全力沖刺的女真騎兵最好的追擊機會(huì )了。

    沒(méi)過(guò)多久,就在遼國守軍已經(jīng)到了護城河的時(shí)候,女真騎兵也追到了他們身后,與他們交戰了。

    此時(shí),原本在遼國守軍眼里,離他們近在咫尺的寧江州城池,如今卻讓他們覺(jué)得猶如遠在天涯一樣。

    兩軍就這么近身肉搏交戰了,女真騎兵追上遼國守軍,就洶涌的殺向遼國守軍的身后,無(wú)論是遼軍兵卒,還是女真兵卒,很多人都沒(méi)想到他們會(huì )以這樣的方式近身交戰。

    之前他們都以為會(huì )是女真兵馬用人命去填平護城河,而遼國守軍則只要死死守著(zhù)城頭就行了,哪知道他們最后會(huì )在護城河附近決戰。

    此時(shí),一部分遼國守軍還在過(guò)護城河,最前面的騎兵已經(jīng)行進(jìn)到了正大開(kāi)的城門(mén)附近。

    當然,寧江州城內剩余的遼國守軍,此刻也發(fā)現了不對,知道己方出城追擊的人馬已經(jīng)中計了。

    城頭上受傷沒(méi)有隨軍追擊的遼國老兵,知道不關(guān)城門(mén),任由那些出城的遼國守軍進(jìn)城的話(huà),最后的結果也只能有一個(gè),那就是女真人數眾多的騎兵,追著(zhù)那些回城的遼國守軍的屁股攻擊,然后突進(jìn)到寧江州城內,最終他們無(wú)一幸免,所有人都得陪葬,整個(gè)寧江州都要落入女真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所以,城頭上的遼國守軍里,很快就有守城經(jīng)驗豐富的人,提議不理會(huì )那些要逃進(jìn)城門(mén)的遼國兵馬,趁著(zhù)女真人還在護城河附近和他們纏斗時(shí),直接強行把城門(mén)給關(guān)了,徹底斷了女真人入城的機會(huì ),給他們守住城池爭取時(shí)間。

    否則,現在護城河上的木橋,已經(jīng)擠滿(mǎn)的己方兵馬,甚至已經(jīng)有女真人到了橋附近,他們現在就是再如何使勁拉橋,都拉不動(dòng),也不可能利用護城河阻斷女真騎兵了。

    所以要是現在不關(guān)城門(mén)的話(huà),他們只能坐看寧江州被女真人攻破,他們自己,也都要變成女真人的階下之囚。

    關(guān)城門(mén)此舉,可謂殘忍,畢竟這么做,就是相當于舍棄那些出城追擊的同僚,讓這些人用命來(lái)?yè)Q取他們守住女真人的機會(huì ),但不這么做的話(huà),他們就別想再守住寧江州。

    到時(shí)候,所有人都說(shuō)不得會(huì )沒(méi)了性命,因此他們很快都想明白了,那就是不管那些出城追擊的同僚死活了,即使是那些之前沒(méi)經(jīng)歷過(guò)戰爭洗禮,臨時(shí)被招募的青壯,在被遼國老兵勸說(shuō)幾句后,也都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死貧道不死道友,這是很多人面臨生死存亡時(shí),都會(huì )選的抉擇。

    終究,只要守住城門(mén),寧江州就有希望不被攻破,他們到時(shí)候可以把滾木礌石搬來(lái)堵住城門(mén),這樣的話(huà),就算護城河被女真人拿了,他們把城門(mén)堵住,一樣可以守城。

    寧江州城外,狹窄的護城河橋上,遼國回城的守軍,在守將的指揮下,正和女真騎兵邊戰邊撤。

    那守將能力還是有的,知道是己方中計了,逃回城中的時(shí)候,沒(méi)有在逃跑隊伍的前方,而是主動(dòng)帶人死守橋頭,為其他逃回城中的守軍斷后。

    其實(shí),那守將已經(jīng)存了死志了,他知道要是不守住橋頭,和其他人一起都向著(zhù)城門(mén)逃的話(huà),那最后只會(huì )被女真人追著(zhù)屁股殺進(jìn)城中。

    只是,就算那守將親自斷后,但女真人的攻勢實(shí)在是太猛了,即使護城河的橋狹窄,不利于軍隊攻擊,但遼國兵馬還是被女真軍隊打得一步步向寧江州后退。

    這時(shí)候,一部分遼國軍隊已經(jīng)到城門(mén)附近,就在他們高興可以回城的時(shí)候,寧江州的城門(mén)竟然要關(guān)了。

    當下,那些遼國軍隊急了,連忙沖向城門(mén),然后下馬,推著(zhù)城門(mén),要求城內的守軍不要關(guān)門(mén),讓他們進(jìn)去。

    “別關(guān)門(mén)!別關(guān)門(mén)!我們是自己人,快讓我們進(jìn)去?!?br />
    “不行!必須關(guān),讓你們進(jìn)來(lái),女真人就要殺進(jìn)城門(mén)了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方遼兵,一隊進(jìn)城門(mén),一隊要關(guān)城門(mén),他們在城門(mén)口激烈的對峙著(zhù),而城門(mén)也在兩方的推搡中,呈半閉合狀。

    一時(shí)間,他們誰(shuí)先也不能完成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正在指揮兵馬占領(lǐng)護城河的伏昊,顯然也發(fā)現了寧江州城門(mén)的情況,他很快就意識到這是城內的守軍要拋棄城外的自己人,為了守城,要壯士割腕,準備關(guān)城門(mén),讓城外的遼軍和他的女真兵卒死戰了。

    而伏昊很快也猜出這些女真人關(guān)城門(mén)的用意,無(wú)非就是堵住城門(mén),徹底讓寧江州變成一座進(jìn)不去也出不來(lái)的死城,到時(shí)候,伏昊要想攻下寧江州,那就只能命令麾下兵卒強攻登城了。

    雖然現在護城河橋已經(jīng)逐步被攻占,伏昊只需要在攻占后,讓手下的人砍斷連接護城河橋的繩索,讓寧江州守軍關(guān)不了護城河橋,就需要犧牲麾下兵卒的命去填平護城河了,但伏昊卻不想強攻登城,因為那樣遠比突進(jìn)入寧江州損失得少。

    另外,直接突進(jìn)寧江州,遠比強攻登城節省的時(shí)間多,遼國的援軍就在路上伏昊可不想再浪費太多時(shí)間,說(shuō)不得到時(shí)候就真的要面對攻下寧江州,背后又面臨遼國龐大援軍的事情,那樣對伏昊來(lái)說(shuō),絕對是非常不利的。

    因此,伏昊明白他絕不能讓寧江州剩余的遼國守軍關(guān)了城門(mén),否則那會(huì )又是一場(chǎng)死戰,當務(wù)之急,必須立刻沖破護城河橋,殺向城門(mén)。

    看著(zhù)正混亂交戰的護城河橋,伏昊想了想,而后神色一冷,便揮動(dòng)起手中天子劍,高聲下令道:“所有沒(méi)和遼國兵卒短兵相接的人,直接往橋頭射箭,待射亂遼人陣型后,所有人給我沖進(jìn)去,直取寧江州城門(mén),絕不能讓遼人關(guān)了城門(mén)?!?br />
    所有聽(tīng)到命令的女真人,都是一愣,因為現在護城河橋上,可是有他們女真兵馬和遼軍肉搏的,要是現在射箭,那不就會(huì )誤傷到自己人嗎?

    雖然這些女真兵卒因為成長(cháng)于山林之間,箭術(shù)了得,但護城河橋上密密麻麻站滿(mǎn)了遼人和女真人,他們就算自詡他們的箭術(shù)再了得,可也不敢保證自己會(huì )不會(huì )誤傷他們女真自己人。

    當下,就有不少女真兵卒都有些猶豫,因為他們不想傷害他們自己人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部分女真普通的兵卒猶豫,但直接管束他們的基層兵將卻沒(méi)有,這些人都是伏昊整合女真兵馬時(shí),特別挑選的原先忠誠于他的漢部兵將,對他的命令已經(jīng)當然不會(huì )違抗,哪怕是這命令會(huì )傷害到自己人。

    因此,那些兵將見(jiàn)到自己手下的人再猶豫,紛紛催促,讓他們快點(diǎn)射箭。

    有人催促,再加上伏昊又用了天子劍的加持,那些女真兵卒雖然心中有所不愿,但還是乖乖彎弓搭箭,對著(zhù)護城河的橋上射去。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時(shí)間,就見(jiàn)到護城河橋上,不斷有人中箭,無(wú)論他們是遼人還是女真人,都在女真兵卒無(wú)情的箭雨中,發(fā)出哀嚎的聲音。

    三輪箭雨之后,護城河橋上,立刻清凈許多,遼人和女真人沒(méi)有人能幸免,畢竟萬(wàn)余女真兵卒向狹窄的護城河橋頭射箭,就算是箭術(shù)再差的人,都能射到橋上。

    那密密麻麻的箭雨根本讓人避無(wú)可避,基本上,只有少數機敏的人,看到箭雨密集,直接跳入護城河里,避開(kāi)箭雨,才能免于被射中,而其他的人,只要在護城河橋上,就肯定會(huì )被射中。

    區別只是被射中后,他們是不幸的直接射中要害,當場(chǎng)死亡,還是受了重傷,又或者是幸運的受了輕傷。

    三輪箭雨雖然殘忍,但收獲卻很大,護城河橋頭很快只剩下一地哀嚎的兵卒,這代表著(zhù),剛才在橋頭上死守,誓死阻擊女真兵馬的遼國斷后的軍隊,他們再也阻擋不了女真騎兵向寧江州發(fā)起沖鋒了。

    見(jiàn)到橋頭再無(wú)人阻攔,伏昊毫不猶豫,當即又揮動(dòng)手中的天子劍下令道:“全軍沖鋒!直取寧江州城門(mén),所有人不計一切代價(jià),拿下寧江州!先入寧江州者,賞牛羊百頭,奴隸十人!”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