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81、中計了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29 8:48:17 字數:2673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自從女真軍隊被伏昊下令佯裝潰逃后,女真各部兵馬都沒(méi)有猶豫,上了戰馬就撤,就算是那些在填平護城河的過(guò)程中,被寧江州守軍射傷的女真兵卒,也都忍著(zhù)傷痛撤退。

    他們自從被伏昊整合后,在伏昊安排的忠于他的基層兵將的不斷漢化教育下,已經(jīng)對伏昊產(chǎn)生了很大的忠誠度,再加上地球儀給伏昊的各種增加兵卒忠誠度的輔助效果,導致他們對伏昊的忠誠,絕對是不低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伏昊帶領(lǐng)他們反遼,向欺壓他們的遼人報仇,完成了他們一直以來(lái)想要做的事情,還有誓師反遼時(shí),伏昊安排那出薩滿(mǎn)跳舞,檄文燃燒,出現神光的神靈警示,都不斷誘使著(zhù)這些女真兵卒,唯伏昊之命是從。

    自從那次伏昊在誓師出征時(shí),伏昊燃燒檄文,身上出現神光之后,很多女真兵卒都私下里傳言伏昊是神人下凡,是神明指示伏昊,帶領(lǐng)他們反叛遼國的,預示著(zhù)他們一定能戰勝遼國。

    這些傳言,配合著(zhù)伏昊之前在漢部的傳言,更讓不少對伏昊有忠誠好感的女真兵卒信服,畢竟,剛來(lái)到這個(gè)時(shí)代,伏昊本來(lái)就是從天而降的,并且之后還帶領(lǐng)弱小的漢部,連番壯大,創(chuàng )造了很多的奇跡,現在再加上在女真眾兵將面前出現神光,這當然讓那些支持伏昊的人,更加確證了伏昊是神靈下凡,帶領(lǐng)他們反叛遼國的仙人。

    終究,耳聽(tīng)為虛,眼見(jiàn)為實(shí),在這么多人面前出現神光,特別還是燒檄文時(shí)候出現,這當然讓人確信伏昊是仙人了,特別是那些很迷信的女真人。

    當然,有人確信,自然有人不信,這些人尤其以那些被伏昊奪權,不支持伏昊的女真首領(lǐng)為主。

    他們因為伏昊整合女真兵馬,損害了他們的利益,自然痛恨伏昊,雖然親眼見(jiàn)到伏昊身上有神光的這種神奇的事情,但讓他們認為伏昊是神明,那明顯不可能,畢竟,女真部落里,普通的女真人迷信,但不代表那些女真首領(lǐng)也迷信,他們能當上女真各部的首領(lǐng),自然是有自己的一套的。

    其實(shí),這些女真首領(lǐng)多數都看穿了女真薩滿(mǎn)的本質(zhì),知道這些薩滿(mǎn)都是利用女真人的迷信,取得在各部落的地位,而那些女真首領(lǐng),很多時(shí)候,也都是和伏昊在誓師出征時(shí),利用薩滿(mǎn),借口神明的行為一樣,也都是利用薩滿(mǎn)來(lái)迷惑女真部民,從而鞏固自己的統治。

    因此,那些女真首領(lǐng)當初在伏昊誓師出征時(shí),利用薩滿(mǎn)來(lái)預示他是神明,也都清楚伏昊的把戲,只不過(guò)當時(shí)形勢在伏昊那里,而且他們也不敢揭穿薩滿(mǎn)的把戲,畢竟他們以前也是靠薩滿(mǎn)來(lái)鞏固他們在部落的統治的,要是現在揭穿薩滿(mǎn)的本質(zhì),那不是連他們以前的把戲也都揭穿了嗎?

    所以,他們當然不敢去揭穿伏昊。

    當然,他們后來(lái)也被伏昊誓師時(shí)的神光給弄懵了,也曾一度懷疑伏昊真是神明,所以沒(méi)敢造次,對伏昊也是一直被動(dòng)聽(tīng)其命令,就等著(zhù)伏昊出錯,從而使手段把伏昊剝奪的權利給奪回來(lái)。

    如果這次伏昊沒(méi)能把寧江州的守軍引出來(lái),又讓女真全部兵馬陪他導演一出丟盔棄甲的爛戲,那很明顯,事后肯定會(huì )造成伏昊的威望下降,進(jìn)而讓那些反對他的女真首領(lǐng),繼續做出一些覬覦他手中權利的事情。

    好在,伏昊的計策還是實(shí)現了,很快便有撤退時(shí)注意寧江州城池動(dòng)向的女真兵卒,發(fā)現寧江州的城門(mén)打開(kāi)了。

    “寧江州的城門(mén)開(kāi)了!寧江州的城門(mén)開(kāi)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遼軍出來(lái)追擊了!遼軍出來(lái)追擊了……”

    有兵卒大聲喊著(zhù),提醒著(zhù)周?chē)耐?,接?zhù),便有被那兵提醒的人,見(jiàn)到寧江州城門(mén)大開(kāi),里面守城的遼軍正策馬往他們的方向趕來(lái),一看就是因為知道他們要撤退,所以趕來(lái)追擊的。

    “終于出來(lái)了,不枉我精心計劃。來(lái)人,傳令全軍,隨我反擊,告訴他們那些救援的軍隊,不是遼軍,是我們的人假扮的,凡是右臂上系著(zhù)紅帶子的人,都是我們自己人,千萬(wàn)不要誤傷?!?br />
    聽(tīng)到女真兵卒的叫喊聲,伏昊連忙回頭望去,很快就看到了已經(jīng)出了寧江州城門(mén)的遼國守軍,當即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在伏昊附近的女真兵馬,聽(tīng)到這話(huà),都有些面面相覷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他們不知道他們哪來(lái)那么多人假扮遼軍,不過(guò)出于對伏昊的忠誠,在伏昊下令后,他們也是跟隨伏昊,一起回身,朝著(zhù)寧江州出城的守軍殺去。

    女真兵馬撤退的雖然慌張,但都嚴格遵守伏昊撤退的要求,保證前后左右都有一定的距離,沒(méi)有胡亂撤退,這就保證他們回身反擊時(shí),沒(méi)有出現相互之間不呼應,最后完不成的情況。

    得益于伏昊嚴格的整合訓練,女真騎兵策馬回身反擊很是成功,否則,要是不能完成快速回身反擊,那說(shuō)不得真的會(huì )把這場(chǎng)引蛇出洞的戲碼演砸了,最后變成一出女真兵馬潰敗的鬧劇。

    只見(jiàn)得,女真兵馬以伏昊所在為發(fā)起點(diǎn),紛紛轉身,向著(zhù)寧江州出來(lái)的守軍沖鋒。

    其他的女真騎兵,一開(kāi)始見(jiàn)到有人在撤退中反擊,還有些懵,雖然他們也十分想和那些遼人決戰,但伏昊有令撤退,在伏昊沒(méi)有下達新的命令之前,他們可不敢違反軍令。

    好在,他們看到最開(kāi)始反擊的隊伍里,有人舉著(zhù)代表伏昊的首領(lǐng)軍旗,他們看到軍旗知道,就知道那是伏昊的命令,而隨著(zhù)伏昊的軍令也從其他兵卒口中相互轉告,他們很快知道這一切都是伏昊的計謀后,便不再猶豫,紛紛調轉馬頭,向寧江州守軍反擊。

    很快,剛剛出城,準備收割潰逃的女真兵卒人頭的寧江州守軍,就看到了令他們錯愕的一幕。

    就見(jiàn)得,原本已經(jīng)潰逃的女真騎兵,竟然轉身向他們反擊。

    寧江州守軍里,除了滿(mǎn)腦子戰功,巴不得女真騎兵反擊,給他們送戰功的兵卒外,其他稍微謹慎的人,見(jiàn)到女真騎兵反擊,就感覺(jué)到了不對。

    女真騎兵明明敗局已定,四處潰逃了,怎么還敢反擊?難道他們不怕那煙塵里面的大遼的援軍嗎?

    種種疑問(wèn),很快出現在那些感覺(jué)到不對勁的寧江州守軍的腦海里,還沒(méi)等他們想明白,那些之前嚇退女真騎兵的“遼國援軍”就已經(jīng)策馬趕到。

    “遭了!中計了!所有人聽(tīng)令,快撤!快撤!不要猶豫!不要戀戰!”

    “撤!大家快撤!這是女真人的陰謀?!?br />
    “快回城,不回城的話(huà),只有死路一條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寧江州的守軍,紛紛相互大喊著(zhù),然后調轉馬頭,直向寧江州返回。

    無(wú)論他們剛才對于女真騎兵反擊有沒(méi)有感到懷疑,現在看到那明明只有百余人,并且只有前方幾十人穿著(zhù)遼國軍服的“援軍”時(shí),也都能猜出他們中了女真人詭計了。

    遼國現在已經(jīng)是大國,軍隊里是不可能只有一部分人穿軍隊的,而且那些“援軍”后方,可是有不少人穿著(zhù)打扮和女真人類(lèi)似,他們就是再傻,面對伏昊的女真騎兵這時(shí)候突然反擊,也能猜出那些“援軍”都是女真人假扮的。

    因此,面對著(zhù)人數是他們幾十倍的騎兵,這些寧江州的守軍雖然輕視女真人,但也沒(méi)想過(guò)他們能在野戰之中,對抗人數是他們數十倍的女真騎兵,要是緊緊是守住寧江州這座堅城,他們還是有把握的擋住女真人的進(jìn)攻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明白中計后,這些寧江州的守軍立刻選擇回城,他們希望趕來(lái)女真人到護城河前進(jìn)城,這樣他們就可以拉起護城河的橋,繼續阻斷女真人的攻城之路,這樣他們還可以憑借城墻和護城河,再守住幾天,等待遼國真正的援軍到來(lái)。

    然而,他們的想法是對的,但伏昊準備了這么多,可不是說(shuō)讓他們想來(lái)就來(lái),想走就走的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