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80、追擊女真逆賊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29 3:48:46 字數:2553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“快看,那好像是我們的人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我們的人,援軍來(lái)了,援軍來(lái)了?!?br />
    “女真賊子們,這下就讓你們有來(lái)無(wú)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寧江州城頭上,剛剛不斷射箭,阻擊女真兵馬填平護城河的遼國守軍,見(jiàn)到援軍,紛紛高興的大喊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沒(méi)有和女真兵馬近距離肉搏,但剛才連續不斷地拉弓射箭,還是耗費了他們大量的體力,再加上射箭打仗時(shí),他們要高強度的集中注意力,所以情緒可想而知,此刻見(jiàn)到遼國的援軍到了,寧江州的守軍自然興奮無(wú)比。

    因為輕視女真人的代價(jià),他們根本就沒(méi)想過(guò)那些遼國的援軍是不是真的,況且,戰事激烈,女真兵馬才剛剛攻城,他們也沒(méi)想到伏昊第一次攻城,面對雙方巨大的人數差距,還會(huì )用陰謀詭計來(lái)攻城。

    換做是他們有這么多兵馬,根本就不會(huì )玩什么陰謀詭計,直接召集人馬強攻登城了。

    本來(lái),他們就輕視女真人,在雙方的人數差距這么大的情況下,也不怕女真兵馬攻城,自然的,他們也不會(huì )去想那些“遼國援軍”是伏昊引誘他們主動(dòng)出城野戰的誘餌。

    再加上,那些遼國援軍趕來(lái),煙塵彌漫,他們即使站在城門(mén)之上,也看不清那些煙塵之中,到底有多少人馬,他們只能看得到,在那些煙塵的前方,有幾十騎穿著(zhù)他們遼國軍服的騎兵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除非是能透過(guò)煙塵看到里面的情況,否則,普通的遼軍看到煙塵前方遼國騎兵,都會(huì )認為這支隊伍是他們遼國的兵馬。

    原因也很簡(jiǎn)單,畢竟,女真人口本來(lái)少,伏昊這次帶來(lái)的一萬(wàn)三千多女真騎兵,已經(jīng)是他們知道的女真部落正常情況下能動(dòng)員的人馬極限了,再多的話(huà),那就只能去招募那些遼國境內的熟女真了,但很明顯,那些熟女真現在還在遼國境內當順民,而且當得好好的,根本不可能陪此時(shí)攻打寧江州的生女真反叛遼國。

    現在,那些煙塵里的遼國騎兵,按照煙塵的濃密度來(lái)看,一看最起碼就有數千近萬(wàn)人,這種人數的軍隊,根本就不可能是女真人,因為他們就是變也不可能變出這么多人來(lái)假扮遼國援軍。

    當然,城頭之上,也有少數遼國守軍覺(jué)得援軍來(lái)得太早了,有些不對勁,特別是暫時(shí)代任的寧江州守將,暫時(shí)身為一城之主的他,明顯要比一般兵卒想得更多。

    他們已經(jīng)通過(guò)遼國的快馬傳書(shū),知道遼帝派來(lái)海州刺史高仙壽,帶領(lǐng)一萬(wàn)渤海子弟軍來(lái)援了。

    如果這支部隊是高先壽的部隊,那他們按理來(lái)說(shuō)就應該再過(guò)兩天左右到寧江州才是,現在就來(lái)援,未免有些太早了,除非是有意外情況發(fā)生,否則高仙壽的部隊是不應該這么早就到的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也有另外一種可能,那就是遼帝之后覺(jué)得高仙壽麾下的渤海子弟軍,實(shí)力不足以剿滅女真人的叛亂,所以派了其它地方的部隊來(lái)援,而那些部隊援救寧江州的路程,比高仙壽的渤海子弟軍更近,所以早到了兩天。

    然而,無(wú)論寧江州的守軍怎么去想,他們看到那支“援軍”的人數太多,還有“援軍”隊伍前方有穿著(zhù)遼國軍服的兵卒,有這兩點(diǎn)加持,他們很快也就打消了他們的疑慮,認定那支部隊絕對是遼國派來(lái)的援軍。

    看著(zhù)城下因為遼軍援軍到來(lái),為了避免被兩面夾擊,而慌張潰逃的女真人,城頭上的遼國守軍,認定女真人潰敗之后,紛紛欣喜若狂,都向寧江州的守將請戰,他們都想趁此機會(huì ),追殺女真逆賊的潰兵,從而多立功勞。

    他們雖然守住了寧江州,本身就有功勞,但是守城的功勞,明顯比不得剿滅叛賊的功勞大。

    遼國自從檀淵之盟,和南邊的宋朝和好以來(lái),對外的戰事就少,只有內部會(huì )發(fā)生叛亂,但規模都不大,可謂是承平日久。

    對于遼國的普通百姓而言,戰事少明顯是好的,可對于他們這些兵卒來(lái)說(shuō),戰事少那就不好了,因為戰事少的話(huà),就意味著(zhù)他們沒(méi)有戰功,日后想要升官都很難。

    雖然遼國內部不缺乏叛亂,可那些叛亂規模都不大,能讓各地兵卒分到的機會(huì )都少,像寧江州的守軍就是這樣,他們都沒(méi)撈到多少剿滅叛亂立功的功勞,現在眼前正好有一個(gè)剿滅叛賊的機會(huì ),而且還是有大量遼國援軍幫襯,完全就是白拿功勞,他們當然舍不得放棄這次機會(huì ),自然紛紛請戰。

    那寧江州的守將也是如此,他也盼著(zhù)能把身上的暫任官位,變成正式官位,由代理掌管寧江州軍政,變成正式掌管寧江州軍政,現在他所缺的就是能升官位的功勞而已。

    因此,那守將雖然對于遼國援軍的出現有所疑慮,但看著(zhù)城下逃跑的女真兵馬,他還是眼熱不已,因為這些女真兵馬在他眼里,都是重要的戰功。

    在看到女真人慌亂逃跑,很多軍械都慌不擇路的扔了,只帶著(zhù)兵器逃跑后,那守將躊躇了一下,很快就忍不住,下了命令,讓城頭能行動(dòng)的守兵,全軍出動(dòng),追擊女真逆賊。

    “來(lái)人!開(kāi)城門(mén),所有想要立功的人,紛紛與我上馬,追擊那些女真賊子!”那寧江州的守將大聲下令道。

    此舉,自然是得到了其它想要立功的守軍的認同,他們紛紛下城,上了馬后,隨著(zhù)城門(mén)大開(kāi),便揮舞著(zhù)兵器,沖向城外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數百名遼國騎兵,眼神炙熱的策馬出城,直奔女真潰散的隊伍而去,他們不斷的用兵器拍打著(zhù)胯下的戰馬,只想先一步追上那些潰散的女真兵馬。

    所有追擊的寧江州守軍都明白,要是比那些遼國援軍慢的話(huà),他們到手的功勞肯定就少。

    以那支遼國援軍的數量,追上女真兵馬和女人人打斗的話(huà),肯定不會(huì )留下多少女真兵卒,給他們撈功勞的,終究,功勞這東西,誰(shuí)都想要,沒(méi)有人會(huì )無(wú)緣無(wú)故的把功勞讓給其他人的。

    “噠!噠!噠……”

    只見(jiàn)得,寧江州城下,數百騎騎兵往女真潰逃的隊伍方向,洶涌而去,掀起了陣陣煙塵。

    城頭上,只剩下少部分受傷的遼國兵卒,和被招募來(lái)的寧江州青壯,呆呆的望向城外。

    這些受傷的遼國兵卒,都是剛才女真兵馬攻城填平護城河時(shí),因為一開(kāi)始女真兵卒用弓箭反擊后,被羽箭射傷的寧江州守兵。

    好在女真人射上城頭的羽箭威力已經(jīng)不大了,他們也都沒(méi)被射中要害,所以他們的傷勢其實(shí)都不重,不過(guò)很顯然,他們的傷勢已經(jīng)不允許他們騎兵作戰,追擊敵軍了,所以他們只能被那寧江州的守將留下,和城內的遼國青壯一起守城。

    而那些遼國青壯,本身就是寧江州的百姓,根本就不算是兵卒,所以他們也沒(méi)人愿意去隨那些寧江州的守軍一起,追擊女真人的潰兵。

    畢竟,就算他們追上了女真叛賊,并且也割了女真人的腦袋,可最后都不一定給他們算功,他們除了拿女真人的腦袋,去遼國官府換點(diǎn)賞賜外,就沒(méi)有用處了。

    因此除非是別有目的,否則的話(huà),寧江州城內的遼國青壯那是絕對不會(huì )隨遼軍一起進(jìn)攻的。

    而他們之所以剛才幫助寧江州的守軍拼命守城,那也是怕女真人攻破寧江州,會(huì )欺辱寧江州百姓,為了保證寧江州百姓的安危,他們這才愿意在城頭上和伏昊死拼。

    現在,女真兵馬潰散逃跑了,那些城頭上的寧江州的青壯,當然不會(huì )愿意隨寧江州的守軍追擊了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