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83、寧江州城破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3/2 0:48:14 字數:3036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伏昊的命令猶如興奮劑一樣,讓所有的女真兵將瘋狂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而他們瘋狂的原因,自然是因為伏昊所答應的獎勵。

    牛羊百頭,奴隸十人,這可是一筆巨大的財富,特別是伏昊整合女真兵馬后,引入了奴隸制,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任何時(shí)代,權利、財富,都是地位的象征。

    女真部落本就貧窮,而那些女真兵卒,在被伏昊整合前,多數也都是各部落里的普通部民,窮得可以,雖然在之前清理女真部落時(shí),他們因為參戰,也都繳獲了一些戰利品,但很顯然,那些戰利品根本和伏昊今天的獎賞不能比的。

    現在,伏昊允諾他們,先攻入寧江州城門(mén),就給他們“牛羊百頭,奴隸十人”,有這么巨大的財富獎賞在,由不得他們不瘋狂。

    一時(shí)間,許多女真兵卒,紛紛策馬,呼嘯著(zhù)過(guò)了護城河橋,直奔寧江州的城門(mén)殺了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有不少本來(lái)為了省力氣,下馬朝護城河橋上射箭的的女真兵卒,當即后悔剛才下馬射箭了,就上馬的功夫,原本沒(méi)有下馬,直接坐在馬上向護城河橋射箭的女真騎兵,就趕在他們之前,沖過(guò)護城河橋,直奔寧江州城門(mén)了。

    那護城河橋本來(lái)就狹窄,一次性能同時(shí)容納騎兵并排同行本來(lái)就不多,一旦有人捷足先登,那后面走的人,只能在橋的另一面干瞪眼,等到前面的人過(guò)了橋,他們才能排隊通過(guò)護城河橋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(lái),很明顯對于后面排隊的女真騎兵而言,他們進(jìn)攻城門(mén)的先機都沒(méi)有,甚至于他們可能還要等很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才能摸到城門(mén),也有可能等前面的女真騎兵破城之后,他們連寧江州的城門(mén)都沒(méi)摸到,連口殺敵的湯也喝不到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雖然明知道他們到城門(mén)口的時(shí)候,可能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任何機會(huì )了,但他們還是堅持沖。

    心里面,他們都在賭,要是運氣好,說(shuō)不得落后于其他女真兵卒到城門(mén),但他們也能后來(lái)居上,博得頭彩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護城河橋上,無(wú)數鐵騎因為伏昊的命令瘋狂,他們揮動(dòng)著(zhù)手中的兵器,聲嘶力竭的高喊著(zhù),同時(shí)策馬快速通過(guò)護城河,踩過(guò)很多奄奄一息的尸體,殺向能給他們帶來(lái)富貴的寧江州城門(mén)。

    那些被他們策馬踩過(guò)的尸體,雖然大多數人都是遼人,可是也有不少之前在護城河上去遼人搏斗的女真人。

    這些女真的傷兵,不少人因為被女真族人的羽箭射中,已經(jīng)無(wú)法再戰了,但如果被及時(shí)治療的話(huà),以后肯定能恢復健康,繼續作戰。

    然而,隨著(zhù)伏昊的高價(jià)獎賞的沖鋒命令,那些沖鋒的女真騎兵,早就被利益蒙了心,根本不顧那些受傷的族人,策馬踩了他們的身體就前進(jìn)。

    大部分在護城河橋上被射傷的女真兵卒,沒(méi)有被遼軍殺害,卻被自己人給弄死了,他們的身體被無(wú)數騎兵活生生的踩成了一灘爛泥,可以說(shuō)和尸骨無(wú)存無(wú)異,因為沒(méi)有人能從那些看不清楚面貌的爛泥尸體里,把他們分辨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只有少部分聽(tīng)到伏昊的命令,意識到不對勁,見(jiàn)到族人瘋狂沖鋒的女真兵卒,雖然受了箭傷,但還是忍著(zhù)身體的疼痛,在女真騎兵沖來(lái)時(shí),提前跳了橋,掉入護城河里,這才幸免于難。

    寧江州城門(mén)上下,目睹到女真人竟然連自己人殺害的一幕,紛紛震驚無(wú)比,不少聚集在城門(mén)附近的遼國兵卒,直接看得懵了,失了神了。

    見(jiàn)識過(guò)對別人狠的人,可沒(méi)見(jiàn)識過(guò)對自己人還這么狠的人。

    這是很多遼國兵卒心里面的想法,他們也算是身經(jīng)百戰,參加過(guò)不少戰爭,也知道在戰爭里,很多時(shí)候會(huì )發(fā)生非常殘忍,滅絕人性的事情,但多數都是一支軍隊對敵人下手,何曾見(jiàn)過(guò)這種連自己人都不放過(guò)的事情。

    本來(lái)他們安排人死守護城河橋頭,就是打算利用橋頭的狹窄環(huán)境,給撤入城中的兵卒爭取時(shí)間,誰(shuí)知道女真人竟然這么殘忍!

    遼軍沒(méi)有人想到會(huì )這樣,特別是最初決定帶人死守的遼國守將,也在和橋頭的女真人搏斗時(shí),被其他女真人射傷,此刻也被女真鐵騎踩成肉泥了。

    就在剩余的遼軍,因為女真人無(wú)差別射殺而震驚發(fā)懵的時(shí)候,女真的騎兵也到了他們的面前,可他們卻因為發(fā)懵,沒(méi)有還擊,場(chǎng)面頓時(shí)變成了一場(chǎng)屠殺,女真騎兵抱著(zhù)對遼人的憤怒,根本不會(huì )放棄這么好的殺遼兵的機會(huì )。

    很快,從護城河橋上,到寧江州城門(mén)口,出城追擊的數百人,就被女真騎兵掃光了,雙方人數差距太大了,再加上女真人無(wú)差別射殺,就靠著(zhù)這一輪沖鋒,就把他們殺光了。

    并且這輪沖鋒所帶來(lái)的好處,不止于此,因為寧江州的城門(mén),竟然被城外的遼國兵推開(kāi)了,剛剛把城外的遼國兵卒殺光的女真騎兵,當然不會(huì )放過(guò)這個(gè)機會(huì )直接策馬殺入城中。

    至于寧江州的城門(mén)被推開(kāi)的原因,也很簡(jiǎn)單,因為城門(mén)在城內和城外兩方遼國兵卒推搡成半閉合狀,所以城內城門(mén)中央,想關(guān)城門(mén)的遼國兵卒,在用力關(guān)城門(mén)的時(shí)候,也是可以同時(shí)看到城外正對城門(mén)的護城河橋上的情況的。

    故而,女真人無(wú)差別射殺護城河橋上正纏斗的雙方兵馬的一幕,他們自然也看到了,而他們也看得懵了,失了神了,短時(shí)間里,也忘了他們要關(guān)門(mén),力氣也就松了,這就給了城外用盡力氣推開(kāi)城門(mén)的遼國兵卒機會(huì )了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在城外推城門(mén)的人,是面朝城門(mén),背對護城河的,自然沒(méi)有看到女真人無(wú)差別射殺的一幕,再加上他們一心要開(kāi)城門(mén),也沒(méi)有心思注意身后的慘叫,他們只以為那些受傷的叫聲是肉搏決戰所致,畢竟,打仗的話(huà),哪有不死人和不受傷的?

    所以,在城內關(guān)城門(mén)的遼國兵卒失神,沒(méi)有使勁的功夫,城外誓死開(kāi)城門(mén)的遼國兵卒,終于用吃奶的力氣,把城門(mén)給推開(kāi)了。

    只是,當他們推開(kāi)城門(mén),慶幸自己可以入城守城,不用在城外和女真騎兵肉搏,能夠多一份活命的希望的時(shí)候,他們就被身后沖鋒來(lái)的女真騎兵,給殺了,然后糊里糊涂的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們所有人都是連殺了他們的人是誰(shuí)都不知道,唯一在生命失去意識的時(shí)候,他們感覺(jué)有無(wú)數的腿腳踩在他們身上,而他們也在意識消失時(shí),被亂馬踩成了爛泥。

    當然,再給他們一次機會(huì ),在選擇要不要強開(kāi)城門(mén)時(shí),或許他們還是會(huì )選一樣的選擇,畢竟,同樣是守城,依靠堅城阻止人數眾多的女真人,明顯比在城外和女真人也戰,更能活下來(lái)。

    這些遼國兵卒瞧不起女真人不假,可他們卻并非不怕死,他們輕視女真人,不怕女真人攻城,除了女真這個(gè)民族被他們遼國征服以外,也是因為他們有著(zhù)寧江州這座堅城做依托,自信靠著(zhù)寧江州可以守住女真人的進(jìn)攻,但他們可沒(méi)到自信到憑著(zhù)幾百人就能在野戰中,把萬(wàn)余女真人硬拼殺光,他們不傻,明白在人數上的劣勢,女真人就是一對一,耗也把他們給耗死了。

    因此,有機會(huì )進(jìn)城守城,他們自然不會(huì )選擇在城外和女真人硬拼了,所以才那么使勁的推開(kāi)城門(mén),誰(shuí)知道,這一切都給女真人做了嫁衣,連帶著(zhù)他們自己,也丟了性命。

    瘋狂的女真騎兵,拼命爭著(zhù)入城后的第一名,他們因為剛才屠戮城外的遼兵,已經(jīng)殺紅眼了,此時(shí)入城,但凡在城門(mén)附近的人,無(wú)論他們是遼兵,還是被遼人招募的精壯,只要在他們身邊,他們看到就殺了。

    很快,城門(mén)附近就被女真騎兵控制住了,城外的女真騎兵也因此,源源不斷的沖進(jìn)城內。

    他們沒(méi)有第一時(shí)間入得寧江州城內,因為伏昊的其它命令接踵而至,伏昊讓他們在城門(mén)附近集合,固守住城門(mén),把城門(mén)保護住,不要第一時(shí)間進(jìn)入寧江州。

    只見(jiàn)得,女真騎兵在城門(mén)停住后,就把城門(mén)附近站滿(mǎn),保證城門(mén)不會(huì )被遼人再次奪走,同時(shí),在城頭兩側,先到的女真騎兵,也都下了馬,然后和其他女真兵卒一起,從城墻兩側殺向城頭,試圖一步步的把寧江州的城頭和城門(mén)給徹底控制住。

    那些準備抵抗一番,想把女真騎兵趕出寧江州城外的遼兵,不是被女真人殺死,就因為被殺怕了,邊戰邊撤,甚至有的被臨時(shí)招募的青壯,在看到殺紅眼的女真騎兵后,都直接是變得崩潰,扔下手中的兵卒就跑進(jìn)城躲起來(lái)了。

    他們知道女真人攻下寧江州已經(jīng)不可避免,與其拿著(zhù)武器和女真人拼命,不如現在就逃了,等女真人攻下城后,自然不會(huì )計較那些守城的普通遼國青壯的,他們又可以安穩過(guò)日子了。

    而等到伏昊也從女真隊伍后方,在女真騎兵的保護下,進(jìn)入了寧江州后,這座遼國的軍事重癥,自然就基本上算是被伏昊給掌控了。

    寧江州城池,自此,城破!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