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16、你該死了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24 字數:2486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夜深了,伏昊等人住的屋子外,靜悄悄的,實(shí)在不像是一個(gè)部落該有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快讓他們都起來(lái),打起注意,外面有些不對勁?!?br />
    下午來(lái)這屋子后,伏昊和手下二人休息了會(huì )兒,所以困意不大。

    此時(shí)感覺(jué)屋外的情況不太對勁后,連忙吩咐那二人,把出去散播消息的三人喊了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月黑風(fēng)高殺人夜,特別是早就知道紇石部是有很多前科的部落,由不得伏昊不警惕。

    屋外,依舊很安靜,讓人害怕。

    很快,就傳來(lái)一些輕微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兀里津和禿頓父子二人,點(diǎn)了部民三十人,正全副武裝的悄悄向伏昊等人下榻的屋子靠近。

    下午他們安排的紇石部人,去向漢部人打探消息,得到伏昊和漢部的真實(shí)背景后,兀里津便當機立斷,今夜就把伏昊等人給做了。

    本來(lái),一般情況下,兀里津都是劫財后,留有余地,放人生路的。

    終究不能讓紇石部的名聲太差,不然的話(huà),一旦紇石部有難,去向其它部落求援時(shí),說(shuō)不得會(huì )因為紇石部的名聲,而被其它部落拒絕。

    而他也不怕對方報復,畢竟兀里津敢打劫的人,都是實(shí)力上比他弱,根本不可能找他報仇,只能吃下這虧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,伏昊不同。

    一方面伏昊手里有個(gè)小部落,兀里津當然不可能留他性命,畢竟放著(zhù)伏昊的小部落不吞并,這明顯不符合兀里津的行事作風(fēng)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伏昊和他見(jiàn)面時(shí)說(shuō)要找鐵匠,一直讓兀里津心緒不寧,擔心伏昊真知道什么,可能會(huì )向遼人泄密的兀里津,自然不可能留下伏昊這個(gè)隱患。

    兩番緣故綜合,兀里津自然不會(huì )說(shuō)他會(huì )心軟的留下伏昊的性命。

    附近的屋子,房門(mén)緊閉。

    紇石部民,都得到兀里津派人傳的話(huà),今天晚上無(wú)論外面出現什么聲響,都不要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對于兀里津會(huì )做什么事情的紇石部民,白天看到伏昊等外人后,自然猜出晚上會(huì )發(fā)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阿爹,他們人都在屋里,咱們直接沖進(jìn)去嗎?”走到伏昊屋子附近后,禿頓問(wèn)兀里津道,等待著(zhù)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行,讓大家慢慢走,到了屋子門(mén)口一起沖進(jìn)去,里面的人除了伏昊必殺外,其他人要是求饒就留下,我們還要人給我們帶路去漢部了?!必@锝虻?。

    想到劫殺了伏昊,還能吞并一百多人的漢部,壯大紇石部,兀里津心里就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以漢部一百多人的積蓄,想必吞并了漢部,他就能湊出給范家繼續給他走私鐵甲的財貨了。

    每個(gè)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,隨著(zhù)部落文明的發(fā)展,都想一統女真部落,兀里津自然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當禿頓領(lǐng)命,準備通知手下行動(dòng)時(shí),伏昊等人所住的屋子里,卻傳來(lái)了伏昊冰冷響亮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深夜有客來(lái)訪(fǎng),卻偷偷摸摸的來(lái),未免太不識禮數了吧?”

    話(huà)音說(shuō)完,屋子門(mén)便開(kāi)了,隨后便見(jiàn)伏昊和他手下五人走了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伏昊背負雙手,看著(zhù)圍著(zhù)他們的紇石部數十人,一臉鎮定。

    在他四周,隨行的五名漢部勇士,手持長(cháng)刀,將伏昊圍起來(lái),警備的看著(zhù)四周包圍他們的紇石部人。

    “我道是誰(shuí),原來(lái)是兀里津首領(lǐng)啊,不知道你深夜在自家村寨里,這么鬼鬼祟祟的到伏某的屋子旁邊,所為何事?”伏昊眼神直直的看著(zhù)兀里津道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什么事情,只是寨子里有不少財物丟失,我這不是帶人尋找丟失財物的下落嗎?”兀里津被伏昊發(fā)現行動(dòng)質(zhì)問(wèn),不慌不忙的笑道。

    聽(tīng)了兀里津的話(huà),伏昊心里暗贊,這兀里津能掌管紇石部,并且干出那么多殺人劫貨的事情,還沒(méi)有讓紇石部被仇家追殺,確實(shí)是有幾分本事。

    就憑兀里津剛才被人抓住齷齪行動(dòng),還能如此狡辯的機智和冷靜,這便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尋找賊人,那你為什么要到伏某這里,莫非懷疑是伏某的人,偷了你紇石部的東西嗎?”伏昊揣著(zhù)明白裝糊涂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因為一直沒(méi)有找到,所以才想到你這里碰碰運氣,要是你不介意的話(huà),可否讓你的手下放下兵器,讓我的人進(jìn)去搜查一番?”兀里津露出心思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不答應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客氣?看來(lái)你終于忍不住了,依我看,今晚你帶人來(lái),尋找財貨是假,打劫財貨是真吧?”伏昊直接揭穿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說(shuō)破了,那我也不和你在這虛與委蛇了。識相的話(huà),老實(shí)些,主動(dòng)交出兵器,免得刀劍無(wú)眼?!必@锝虮唤掖┖?,立馬翻臉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不識相呢?”

    “那可就別怪我下狠手了?!?br />
    兀里津的話(huà),越發(fā)歹毒。

    伏昊看他翻臉的速度比翻書(shū)還快,覺(jué)得兀里津要是在后世當演員,演起電視劇里的那些壞人來(lái),絕對是妥妥的實(shí)力派影帝。

    想了想,伏昊沒(méi)立即回復兀里津,而是轉移話(huà)題問(wèn)道:“兀里津,在你要對我動(dòng)手前,能不能讓我問(wèn)個(gè)問(wèn)題?”

    “什么問(wèn)題?”兀里津好奇道,平時(shí)劫掠都是對方求饒得多,今天伏昊竟然要問(wèn)他問(wèn)題,實(shí)在讓他不解。

    “很簡(jiǎn)單,我就是想知道紇石部里,到底有沒(méi)有鐵匠?”伏昊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問(wèn)這個(gè)干什么?都到這步田地了,你覺(jué)得你就算知道了答案,又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“既然已經(jīng)到了這個(gè)地步,你就告訴我吧?我這個(gè)人最不想的就是死不瞑目,要是死了都不知道答案,我會(huì )很難受的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哈!沒(méi)想到,你竟然怕死不瞑目?”兀里津被伏昊的話(huà)逗笑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當然,不只是兀里津,其他在場(chǎng)的紇石部人,也都不約而同的笑了,跟隨兀里津劫掠外人以來(lái),伏昊這種被劫掠后,還有這種要求的,在他們眼中,確實(shí)是第一個(gè)。

    過(guò)了會(huì )兒,兀里津笑夠后,擺了擺手,示意紇石部的人安靜。

    待眾人安靜后,兀里津這才說(shuō)道:“也罷,那今日就讓你明白,我紇石部里,現在確實(shí)有一些鐵匠住著(zhù)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白天問(wèn)你這個(gè)問(wèn)題,你為什么含糊其辭?不過(guò)是鐵匠而已,雖然在部落稀有,但也不至于如此掩飾吧?”伏昊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因為他們并不只是鐵匠,還有著(zhù)另一種身份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“他們是寧江州范家的人,范家以冶鐵起家,除了做正經(jīng)鐵器生意外,同時(shí)也暗中走私鐵器,今日來(lái)我紇石部,就是給我送兵器來(lái)的。難道你就沒(méi)發(fā)現,我紇石部的勇士,兵甲都十分齊全嗎?”

    “原來(lái)如此,既然這樣,那你可以死了?!?br />
    “嗯?你說(shuō)什么?讓我死?你怕是嚇糊涂了吧?”兀里津突然聽(tīng)到伏昊這話(huà),又大笑起來(lái)道。

    “我沒(méi)糊涂??!我就是說(shuō)你該死了?!狈换氐?。

    這話(huà)說(shuō)出,兀里津笑的更大聲了,然后還對四周紇石部的人喊道:“勇士們,你們聽(tīng)到了嗎?這家伙怕是嚇傻了,我們這么多人在,他還說(shuō)要讓我死?”

    其他的紇石部人聽(tīng)到后,也是跟著(zhù)大笑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伏昊看著(zhù)大笑著(zhù)的兀里津,十分玩味的問(wèn)道:“你不信我能讓你死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紇石部的勇士信嗎?”兀里津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讓他們親眼見(jiàn)識一番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以為你是誰(shuí)……”

    “嘣!”

    兀里津話(huà)還未說(shuō)完,一聲槍響,打破了夜空,同時(shí),兀里津的腦袋上,也多了一個(gè)血洞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