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17、敢不加入漢部者,伏某必殺無(wú)赦!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25 字數:2453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槍聲,對于漢部的人來(lái)說(shuō),已經(jīng)十分熟悉了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還不知道伏昊一直用的,那能發(fā)出炸裂他們耳朵的聲音的黑色物件,到底是什么,但這并不妨礙他們知道,中了伏昊一槍的兀里津,肯定是活不了了。

    兀里津當然是活不了了,前世偷獵的時(shí)候,伏昊就是有名的神槍手,只要不是紇石部的人替他擋子彈,以兀里津和伏昊的距離,伏昊很輕松的就能把他一槍斃命。

    “阿爹!阿爹!你怎么了?”禿頓搖晃著(zhù)兀里津道。

    禿頓不知道發(fā)生了什么,他只看到在不知名的巨響之后,兀里津腦袋上就多出了一個(gè)血洞,然后就睜著(zhù)眼睛,倒地了。

    那睜著(zhù)的眼睛里,還一直看著(zhù)伏昊的方向,似乎還在疑惑他到底發(fā)生了什么,他怎么就倒下了,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。

    不只是禿頓,在場(chǎng)的其他紇石部的人也都懵了。

    他們紇石部的首領(lǐng),也是曾經(jīng)紇石部的最強勇士兀里津,竟然就在一聲怪異聲音后,直接不明不白的死了,這讓他們都驚恐于伏昊到底做了什么,給兀里津施了什么邪術(shù)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邪術(shù)的話(huà),那兀里津怎么會(huì )這么快,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?

    要知道,當初的兀里津可是有著(zhù)一身恐怖武藝的怪力勇士,否則,也不會(huì )被崇尚武力的女真族人擁戴為首領(lǐng)。

    即使兀里津現在年紀大了,武藝退步,但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。

    可是剛才,伏昊在短瞬之間,就把兀里津殺死了,死相還很恐怖,腦袋破了個(gè)洞,眼睛還睜著(zhù),簡(jiǎn)直就是死不瞑目,恐怖得很。

    女真人非常迷信,剛才發(fā)生的詭異事情,自然就讓在場(chǎng)的紇石部的人,認為伏昊掌握著(zhù)某種邪術(shù),心中對他不由得產(chǎn)生畏懼,和之前漢部的人對伏昊產(chǎn)生的害怕感一樣。

    “伏昊,你對我阿爹使了什么邪術(shù)?”禿頓見(jiàn)兀里津已是死的不能再死了,雖然也有些畏懼伏昊,但仇恨驅使著(zhù)他指著(zhù)伏昊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邪術(shù)?我這是仙法,既然你阿爹對我無(wú)禮,那我也只能讓他付出代價(jià)可?!狈换氐?。

    “狗屁的仙法,伏昊,你殺我阿爹,我今日必要你性命,來(lái)人啊,給我殺……”

    “嘣!”

    又是一聲槍響,禿頓倒地了。

    而禿頓倒地的樣子,和兀里津的如出一轍,甚至死相也一樣。

    腦袋上多了個(gè)洞,死不瞑目!

    “我平生最討厭別人廢話(huà)多,你要不服直接自己上啊,還要喊人和我斗,我想了想還是送你去見(jiàn)你爹吧!”伏昊一臉無(wú)奈道,看著(zhù)有些人畜無(wú)害,但在在場(chǎng)的紇石部人眼里,如同魔鬼。

    人最怕的就是未知的事情,此刻伏昊手中那發(fā)出巨響,就能輕易奪人性命的黑色東西,令得在場(chǎng)所有紇石部人恐懼。

    此刻,所有的紇石部人,面面相覷,不敢有所行動(dòng)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有心為兀里津和禿頓這隊父子報仇,但看著(zhù)伏昊手里的槍?zhuān)瑳](méi)明白那是什么東西的他們,擔心出手就會(huì )被伏昊直接殺死,所以根本不敢有多余的動(dòng)作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們還不動(dòng)手嗎?再不動(dòng)手,你們可就沒(méi)機會(huì )了?”殺死了禿頓以后,伏昊對著(zhù)面前這群圍著(zhù)他們卻不敢動(dòng)手的紇石部人道。

    這話(huà)說(shuō)出,當即就讓那些紇石部人一驚,又是面面相覷,不知道伏昊這話(huà)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什么有沒(méi)有機會(huì )?我們這么多人在,想殺你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?”

    很快,就有那剩下的紇石部人中,十分有威望的人,代表所有人問(wèn)起了伏昊。

    “我說(shuō)的機會(huì ),那就是你們殺我的機會(huì ),再不動(dòng)手,就真的沒(méi)機會(huì )了?!狈恍χ?zhù)回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你以為你是誰(shuí)?憑什么認為我們這么多人,會(huì )殺不了你?”

    “就憑我剛才殺了兀里津父子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伏昊的話(huà)讓那人啞口無(wú)言,同時(shí)也讓在場(chǎng)的其他紇石部人,陷入沉默,他們現在還真沒(méi)人敢直接動(dòng)手。

    沒(méi)過(guò)多久,遠方傳來(lái)一陣“殺啊”的呼喝之聲。

    這驚動(dòng)了在場(chǎng)所有的紇石部人,紛紛四處張望,想知道這陣喊聲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只見(jiàn)得,紇石部的寨子外面,突然有一堆移動(dòng)的火光,伴隨著(zhù)的是土地在震動(dòng)的感覺(jué)傳來(lái)。

    這些紇石部人知道這是什么聲音,這是駿馬奔跑,馬蹄踏在地面的聲音,再配合那移動(dòng)的火光,以及傳來(lái)的喊殺聲,不難猜出,那是有騎兵向紇石部進(jìn)攻了。

    “有敵襲!”

    “外面有騎兵,人數不知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快通知兀里津首領(lǐng)!”

    “召集所有人,備敵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遠處的村寨門(mén)口,傳來(lái)值夜巡哨的紇石部人驚恐的聲音。

    面對敵襲,而且身后就是他們的家園,他們即使驚恐,但依舊盡自己最大的努力,對抗敵人。

    當然,也無(wú)需他們吩咐,村寨外的喊殺聲,早就把紇石部里的人驚動(dòng)。

    那些包圍伏昊的紇石部人,聽(tīng)著(zhù)不知道多少人數的喊殺聲和馬蹄聲,一臉的驚慌失措。

    兀里津已被伏昊殺死,沒(méi)有了首領(lǐng)兀里津的指揮,他們根本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現在的局面。

    此時(shí)伏昊的周?chē)?,原先被兀里津命令無(wú)論外面出現什么聲響,都不要出屋子的紇石部人,也有不少屋子的門(mén)窗被打開(kāi),探出一顆顆想要知道外面到底發(fā)生什么事情的腦袋。

    兀里津是下了不能出屋子的命令不假,但也要分清楚情況,紇石部村寨外面的馬蹄聲音這么大,他們再怎么樣也得出來(lái)探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真要是完全聽(tīng)兀里津的命令,不管不顧外面的喊殺聲音,誰(shuí)知道他們會(huì )不會(huì )因此丟了性命?

    “看來(lái),你們是真的要錯失這次機會(huì )了!”

    伏昊看到那些騎兵,心里松了口氣,明白去烏里等人已經(jīng)來(lái)了,更加一臉淡然,說(shuō)起話(huà)來(lái),底氣也是更足。

    從開(kāi)槍之后,伏昊就等著(zhù)去烏里的騎兵到來(lái),因為,這是他吞并紇石部的最好的依仗。

    “寨子外的騎兵是你的人?”見(jiàn)伏昊這么鎮定自若,很快,就有腦子快的紇石部人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我安排的,不少我會(huì )說(shuō)你們錯失機會(huì )嗎?”伏昊道。

    “可惡!我們好心收留你和你的人,你竟然不知恩圖報,反而恩將仇報要帶人攻打我們部落?!绷ⅠR又有紇石部人,不分青紅皂白的指著(zhù)伏昊罵道。

    伏昊聽(tīng)了,當即發(fā)火道:“我不知恩圖報?我要不留這一手,說(shuō)不得今晚就要被你們劫殺了,是我不知恩圖報,還是你們對我不懷好意呢?”

    這話(huà)說(shuō)完,那個(gè)諷刺伏昊恩將仇報的紇石部人閉嘴了,就是其他的紇石部人,也沒(méi)敢再說(shuō)話(huà)。

    本來(lái)一開(kāi)始就是他們先起了歹意,并且動(dòng)起了手,他們自然理虧。

    “好了!我也不和你們廢話(huà)了。如今,兀里津和他兒子都死了,紇石部無(wú)人統領(lǐng),我伏昊,現在以漢部首領(lǐng)的名義,要求你們加入漢部?!?br />
    “你們要是現在加入漢部,那我也許不會(huì )殺你們,可你們要是不加入的話(huà),待我漢部騎兵攻入紇石部,那就別怪伏某心狠手辣了?!?br />
    “爾等敢不加入漢部者,伏某必殺無(wú)赦!”

    伏昊看著(zhù)面前驚慌失措的紇石部人,惡狠狠地威脅道。

    言語(yǔ)之中,意思很明顯,只有加入漢部,他們才能活命!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