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15、富貴險中求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24 字數:2569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“大哥,你看這北珠質(zhì)量多好?咱們這次收獲不小??!”

    剛進(jìn)屋子,就有一個(gè)看著(zhù)比范覺(jué)年紀小很多的青年人,手里拿著(zhù)一顆晶瑩剔透的大珍珠,在范覺(jué)面前獻寶著(zhù)。

    這青年叫范閑,是范覺(jué)的幼弟,這次被范家派來(lái)幫范覺(jué)走私鐵器的。

    范家雖然是寧江州的冶鐵豪族,但畢竟身處遼人治下,派去走私鐵器的選人標準也是重中之重,非知根知底的親信族人和仆人不用,就是怕消息被走漏,遼人震怒,引來(lái)滅族之禍。

    這北珠是女真人的特產(chǎn),采集不易,因其顆粒大、珠光強而聞名,價(jià)格不菲,就是遼國也是下了命令,要求女真各部定期定量向遼國進(jìn)貢北珠。

    范覺(jué)看了眼那顆北珠,發(fā)現確實(shí)是塊好珠子,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道:“確實(shí)不錯?!?br />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了?往常你看到這種北珠,可不是這個(gè)樣子的?!狈堕e明顯看出范覺(jué)的不對勁,連忙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你讓大家趕快收拾東西,把紇石部給的北珠都收好,我們明日天亮就走?!?br />
    范覺(jué)這話(huà)說(shuō)出,在場(chǎng)所有聽(tīng)到的人,紛紛轉頭看了過(guò)來(lái),他們知道,范覺(jué)一反常態(tài),這么急切的要離開(kāi)紇石部,那必然是出問(wèn)題了。

    “明日就走?”范閑臉色一變,又再問(wèn)了一句,確認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范覺(jué)點(diǎn)頭確認。

    “需要這么急嗎?咱們的人把兵甲運到紇石部,都挺累的,按照慣例,不都要休息兩、三天再回寧江州嗎?”

    “今時(shí)不同往日,往日里,紇石部有東西能和咱們換兵甲,現在卻是難了,咱們就不得不妨?!?br />
    “大哥這話(huà)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剛才我和兀里津談話(huà),他說(shuō)還想要我們給他帶來(lái)二十副鐵甲?!?br />
    “那不是很好嗎?”

    “有生意做自然好,只是,兀里津和我說(shuō),希望這二十副鐵甲的錢(qián)先欠著(zhù),等紇石部籌到足夠的錢(qián)財貨物,來(lái)充抵紇石部買(mǎi)鐵甲的錢(qián)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這絕對不行,咱們冒了那么大的風(fēng)險給他送兵甲,他倒還想欠著(zhù),世上哪有這種好事?大哥你不會(huì )是答應了吧?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會(huì ),這種事情我怎么可能會(huì )答應?所以拒絕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那這就是你要我們明天就走的理由嗎?”

    “也算是,也不算是?!?br />
    “大哥這話(huà)是什么意思?”范閑被范覺(jué)的話(huà),繞的不明覺(jué)厲道。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要走,除了因為紇石部沒(méi)錢(qián)買(mǎi)我們的兵甲,這里以后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內沒(méi)生意以外,也是因為你手上的北珠?!狈队X(jué)看著(zhù)范閑手上的北珠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這顆北珠?”范閑舉起北珠,更加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?!?br />
    “難道這北珠是假的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,這種品質(zhì)上好的北珠,如何能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那大哥為什么會(huì )因為這顆北珠,打算明天就走呢?”

    “我打算明天就走的原因,卻是因為這顆北珠的成色實(shí)在是太好了,在各地都是不多見(jiàn)的?!?br />
    “成色好那不就很好嗎?正好咱們回遼國可以多買(mǎi)些銀錢(qián)不是?”

    “話(huà)是這么說(shuō)沒(méi)錯,可是你不覺(jué)得兀里津這次給的北珠,成色太好了嗎?”范覺(jué)從范閑手里,拿過(guò)那北珠,瞇著(zhù)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這話(huà)是什么意思?難道這北珠成色太好就不行嗎?”范覺(jué)又不明覺(jué)厲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行,換做其他人倒是沒(méi)問(wèn)題,但要是兀里津拿出來(lái)和我們交易的話(huà),那就有問(wèn)題了?!?br />
    “兀里津?”

    “嗯!以兀里津那廝貪婪的性格,平日里都拿次等的北珠和我們交易,還特愛(ài)斤斤計較,你說(shuō)他這次怎么會(huì )突然用這么上等的北珠和我們交易呢?”

    “大哥的意思是說(shuō)這是紇石部最后的財貨?兀里津沒(méi)有其它東西給我們,所以只能給這么好的北珠?”范閑不是傻子,范覺(jué)話(huà)說(shuō)得這么明顯,他也猜出來(lái)范覺(jué)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!我擔心正是這個(gè),以兀里津那廝的性格,要是紇石部沒(méi)財貨了,并且我們又拒絕了他的要求,很難保證這廝會(huì )不會(huì )把主意打到我們身上,所以我們還是早走為妙,遲則生變?!狈队X(jué)眼神變得凌厲道,為了他們范家這一行人的安危,他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“兀里津有那么大的膽子嗎?沒(méi)了我們,以后誰(shuí)給他走私鐵器?”范閑聽(tīng)后還是有些不信道。

    “走私鐵器之事,自古做的人就不少,更何況這年頭,遼國各地官府睜一只眼,閉一只眼的都不少,只要給足了銀錢(qián)財貨,不見(jiàn)得兀里津不會(huì )找不到其他賣(mài)主,咱們不得不防?!?br />
    范覺(jué)的話(huà)說(shuō)得很有道理,而且他又是此行來(lái)的范家主事人,因此眾人聽(tīng)了之后,再無(wú)人反對,紛紛收拾行頭,準備明日離開(kāi)。

    卻說(shuō)伏昊見(jiàn)過(guò)兀里津后,就被兀里津安排進(jìn)紇石部的屋子里住下。

    那屋子四周都是紇石部的女真人,伏昊等人的到來(lái),顯然引起他們的注意。

    進(jìn)了屋子后,伏昊便使了眼色,讓跟隨他來(lái)的五人,按來(lái)紇石部之前,伏昊給他們定下的計劃行事。

    當下,便有三名漢部的人,出了屋子亂竄,另有兩人跟隨伏昊在屋里休息。

    等到日落時(shí)候,那三人才回來(lái),而紇石部?jì)?,似乎對于伏昊等人的到?lái),沒(méi)有任何動(dòng)作。

    “和伏昊大人來(lái)之前說(shuō)的一樣,我們三人出去后,立馬就有紇石部的人來(lái)找我們打聽(tīng)漢部的情況?!?br />
    三人向伏昊行禮后,便由其中的一人把他們出去的事情說(shuō)明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自然,紇石部貪婪成性,雁過(guò)拔毛,劫掠之名如此大,見(jiàn)到我們六個(gè)人借宿,肯定會(huì )對我們有想法。你們都是怎么告訴他們的?”伏昊點(diǎn)頭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都是按照大人來(lái)之前的吩咐,把咱們漢部的人數實(shí)情告訴他們的?!蹦侨嘶氐?。

    “很好!想來(lái),兀里津那里,也該有動(dòng)靜了?!?br />
    “小人斗膽問(wèn)大人,不知紇石部會(huì )有什么動(dòng)靜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下午我用言語(yǔ)試探過(guò)兀里津,他分明對我找鐵匠很是在意,卻含糊其辭,雖不清楚這是怎么回事,但我敢確定紇石部?jì)?,必有鐵匠?!?br />
    “稟大人,小人不明白,紇石部有鐵匠又怎么了?雖說(shuō)女真各部落都缺工匠,但也并非不是沒(méi)有,那紇石部為什么會(huì )在意大人找鐵匠?”

    “這個(gè)我也不清楚,不過(guò),很快就應該知道了。除非兀里津轉了性子,否則,他知道我們底細后,決不會(huì )不在我們身上拔毛的,到時(shí)候,關(guān)于鐵匠之事,直接讓他說(shuō)就好了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大人,紇石部有近百人,僅憑我們幾個(gè),一旦紇石部真要劫掠我們,如何是他們的對手?”

    “我們不是還有去烏里他們在外面嗎?”

    “可去烏里他們也只有二十五人???”

    “放心!人手足夠了!就紇石部這點(diǎn)人,我還不放在眼里了?!狈缓敛辉谝獾?,似乎真的不怕紇石部一樣。

    其實(shí),心里面,伏昊當然有些怕,畢竟紇石部人數占劣勢,他們還在紇石部的地盤(pán)上。

    但伏昊知道,此時(shí)此刻,他必須不露怯,否則,要是他都害怕了,跟著(zhù)他的幾人怎么可能有信心隨他對付紇石部。

    富貴險中求,從伏昊決定進(jìn)入紇石部的開(kāi)始,他除了找鐵匠外,也有吞并紇石部的想法了,不然的話(huà),也不會(huì )讓去烏里做準備了,只是他一直沒(méi)有和眾人透露所有的計劃。

    在場(chǎng)其他五人聞言,面面相覷,雖然心中有所懷疑伏昊的話(huà),但想到伏昊是“仙人”的實(shí)力,還有平日里伏昊做事一向膽大,他們便沒(méi)有再言語(yǔ)。

    想來(lái),伏昊大人是真的不怕紇石部吧!

    如此想著(zhù),在場(chǎng)五人對于如何應對紇石部的劫掠,又有了信心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