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74、避免損失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21 0:46:59 字數:2804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明白了寧江州守軍如此少的原因,伏昊也是慶幸他決定反叛遼國之后,整合女真部落的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若非他靠著(zhù)在酒宴上殺遼使,強逼各部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,跟隨他反遼,趕在遼國知道消息后,作出反應之前就進(jìn)兵寧江州,誰(shuí)知道現在寧江州的防備,會(huì )是什么情況?

    不然,要是拖個(gè)三、五月,等遼國從附近調來(lái)的兵馬,集結在寧江州防備,那伏昊攻打寧江州的難度,無(wú)疑很大,也會(huì )多了很多不必要的傷亡。

    女真一萬(wàn)三千余騎,一路疾行,日夜兼程,終于在出兵三天以后得下午,到達了寧江州城外。

    當伏昊率軍浩浩蕩蕩殺到寧江州城外時(shí),早已得到探子傳信的寧江州城池,已經(jīng)閉城防備了,城頭上所有的遼兵,也都緊盯著(zhù)城下出現的女真軍隊。

    雖然寧江州的遼國守軍從一開(kāi)始就沒(méi)有瞧得起女真人,但他們還沒(méi)有自大到女真人兵臨城下的時(shí)候,還能一點(diǎn)兒也不在乎,畢竟,女真人的人數是真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也正是因為女真反叛的人太多,寧江州的遼國守軍,在女真人圍城后,就在城里召集精壯,隨他們守城。

    當然,那些協(xié)助守城的精壯,多數是其它民族的人,至于城里被命令不得隨意走動(dòng)的熟女真人,則多數被遼國官兵專(zhuān)人盯著(zhù)。

    沒(méi)辦法,雖然那些熟女真人早被遼國強遷入寧江州管轄,并且統治了很多年了,不少人因為在寧江州內生活了數代,對遼國忠誠度很高,都快忘了他們是女真人,把自己徹底當一個(gè)和契丹人一樣的遼認了,但他們的身份,依舊只是女真人,是叛軍的同族,由不得寧江州的守軍不重視。

    誰(shuí)也不能保證,面對那么多同族的進(jìn)攻,這些寧江州內的女真人,會(huì )不會(huì )和進(jìn)攻的女真人一起,里應外合,把寧江州攻下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是再缺人手,暫時(shí)情況下,寧江州的守軍里,也都沒(méi)有女真人的成分在。

    甚至于,他們人手少的情況下,還得再抽出一部分人,去監視城內的熟女真人。

    “城上的遼兵聽(tīng)著(zhù),我女真伏昊大首領(lǐng)有令,若你們識時(shí)務(wù),開(kāi)城投降,定然保你們周全。否則,若有反抗者,必取爾等性命,片甲不留!”甘當被伏昊派去勸降,他騎了馬,到了寧江州城下,便對著(zhù)寧江州城頭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叛逆賊子,你們如何敢說(shuō)這些狂言?現在你們最該說(shuō)的應該是你們自己才是,要是你們老老實(shí)實(shí)束手就擒,交出殺害我謝里達天使的兇手,說(shuō)不得我會(huì )向皇帝求情,減輕對你們的懲罰,否則,待我大遼雄軍到來(lái),必叫爾等灰飛煙滅?!被貞十數脑?huà),是寧江州副將親自說(shuō)的。

    在謝里達被伏昊殺死的死訊傳來(lái)后,因為時(shí)間太快,遼國還沒(méi)有確定接替謝里達職位的人選,所以現在寧江州在軍事上的一切安排,都是這位謝里達的副將在指揮的。

    “首領(lǐng),遼人欺人太甚,請讓我做先鋒,登上城樓,取賊子性命!”甘當被反譏的生氣極了,回到伏昊身邊,就向伏昊請命,做攻城先鋒。

    “讓我去吧!首領(lǐng),我一定要讓他們知道我女真的厲害?!?br />
    “別和我搶?zhuān)屛胰?!?br />
    “不行,讓我來(lái),這幫遼人,沒(méi)一個(gè)好東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甘當請命之后,其他的女真首領(lǐng),都爭相請命,做這個(gè)登城的先鋒。

    無(wú)論是支持還是不支持伏昊的女真首領(lǐng),此時(shí)心里想的都是一致的,就是要把這個(gè)必定到手的功勞,搶到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寧江州城里的遼國守軍,只有四百人,就算他們再征召一批精壯守城,以寧江州數萬(wàn)人口的抽調比例來(lái)看,守城的人最多不過(guò)數千,其中還有九成左右軍事訓練嚴重不足的人。

    這點(diǎn)實(shí)力,對于他們手下的一萬(wàn)多人來(lái)說(shuō),完全不夠看的,畢竟,一直就在山林間打獵,與野獸搏斗的女真人,經(jīng)過(guò)伏昊整合兵馬時(shí)的幾次剿滅部落的戰斗,整體實(shí)力上,已經(jīng)突飛猛進(jìn)了。

    對付寧江州的幾千守軍,所有人都確信,只要他們拼著(zhù)犧牲,打上城頭,破了寧江州,并不難。

    因此,所有人都知道,這是一份幾乎到手的功勞,區別就是看誰(shuí)指揮,誰(shuí)拿到這份功勞。

    像甘當這樣的支持伏昊統治女真族的部落首領(lǐng),自然是希望立下功勞,引起伏昊的注意,讓伏昊記住他們,并且以后重用他們。

    而那些不支持伏昊的部落首領(lǐng),卻是希望拿到這份功勞,增加他們以后的威望,從而得到更多和伏昊在女真族中對峙的話(huà)語(yǔ)權。

    畢竟,他們只是不支持伏昊統治女真,并非是不支持女真一統,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他們也想做女真的君主,想和伏昊爭權,只是伏昊之前的所作所為,太過(guò)強勢,所以他們才容忍和退步,讓伏昊暫時(shí)得到女真共主的名字,實(shí)際上,他們一直在等待機會(huì )從伏昊手里奪權。

    今天這攻打寧江州的反遼第一戰,就讓他們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終究,在反遼的大業(yè)中,誰(shuí)先立功,傳了出去,在女真族內的威望就不同,要是讓那些不支持伏昊的首領(lǐng)得了功勞,自然會(huì )讓很多女真人對他認同,這樣的話(huà),他們也就多了和伏昊叫板的資格。

    面前所有請命的人的心理,伏昊非常明白。

    按理來(lái)說(shuō),伏昊應該把這首戰得功勞的機會(huì )留著(zhù)支持他的人才對,畢竟,除非伏昊傻了,才會(huì )給那些不支持他的人,讓他們轉頭來(lái)對付他自己。

    只不過(guò),看著(zhù)寧江州高聳的城墻,和城池前的護城河時(shí),伏昊卻是打消了想法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,伏昊否決了他們的提議道:“大家不要著(zhù)急,現在的情形不適合強攻,我不會(huì )下令的?!?br />
    “為什么?首領(lǐng)?寧江州遼兵少,正該是進(jìn)軍的好時(shí)候。我們祖先有句話(huà)叫‘兵貴神速’,如今遼國援兵未至,我們正該趁此時(shí)機,強攻寧江州,只有拿下寧江州,我們才能在接下來(lái)的戰斗中,占據更有利的優(yōu)勢?!备十斅勓?,第一時(shí)間反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伏昊聽(tīng)了,并未不喜,反而非常高興,因為甘當說(shuō)得有理有據,足可見(jiàn)他在軍事上面,有一定的天分,以后可以委以大任。

    掌權以后的伏昊,一直感覺(jué)手下人才不足,畢竟,現在他可不是統治幾百人的小部落了,他手下可是有一萬(wàn)三千多在真實(shí)歷史上就證明他們成為精兵的女真人。

    并且,雖然現在其它的女真部落,伏昊的手伸進(jìn)去不多,在控制和影響力上不如他們原本的首領(lǐng),但伏昊相信,徹底吞并他們,并不是問(wèn)題,只是需要時(shí)間去解決而已。

    這樣的話(huà),本來(lái)手下就沒(méi)多少人才的伏昊,自然欣喜甘當今天說(shuō)出這番言語(yǔ),在伏昊看來(lái),甘當絕對能和孫定、徐欽這些能獨自建立流亡勢力的人相比,日后,也能獨領(lǐng)一軍,為他作戰。

    當然,最讓伏昊開(kāi)心的,就是甘當話(huà)里,竟然明說(shuō)了漢人是他們的祖先,這可把伏昊高興壞了,畢竟這意味著(zhù)甘當已經(jīng)把他當了漢人,完全接受伏昊的漢化教育了。

    只是,開(kāi)心歸開(kāi)心,面對甘當的請求,伏昊依舊是選擇拒絕。

    “不行,雖然你說(shuō)的有道理,但我還是不能答應?!狈粨u頭拒絕道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首領(lǐng)?”甘當再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強攻寧江州的話(huà),寧江州內遼兵少,我們只需要先造器械,然后填平不是太寬的護城河,再靠著(zhù)器械登城殺敵,這樣的話(huà),我們是肯定能攻下寧江州的。不過(guò),如此一來(lái),傷亡卻是太大了,我們手中的兵比起遼國來(lái)說(shuō),本來(lái)就少,是經(jīng)受不起這樣的損失的?!?br />
    “自古以來(lái),打仗本來(lái)就是要死人的,哪會(huì )有沒(méi)有損失的仗?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我們能避免損失,那為什么不避免呢?”

    “那聽(tīng)首領(lǐng)的意思,莫非還有其它攻城的辦法嗎?”甘當聽(tīng)出了伏昊的弦外之音,有些好奇的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有!不過(guò)今天是不行了,如今天色不早,我軍又跋涉而來(lái),傳令下去,全軍先就地扎營(yíng)休整?!?br />
    伏昊沒(méi)立即回答甘當的問(wèn)題,而是找了個(gè)合適的理由,強制向眾人下了休整的命令。

    這番作為,直接就讓一些不支持他的人,聽(tīng)了命令后,臉色不滿(mǎn)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