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73、遼國軍事一國兩制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9 13:48:29 字數:2350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寧江州內,城內守軍已經(jīng)知道了伏昊殺了銀牌天使謝里達,并且剿滅女真族中的異己反對者,率領(lǐng)女真人反叛大遼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即使伏昊在進(jìn)行計劃時(shí),嚴格布控消息的走向,然而,被他帶人屠戮的完顏部、愛(ài)新部里,還是有漏網(wǎng)之魚(yú)幸運的逃了出來(lái),并且躲過(guò)了伏昊的屠戮,把伏昊帶領(lǐng)女真反遼的消息傳了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按理來(lái)說(shuō),僅有四百常備兵的寧江州守軍,在知道女真人反叛后,特別是他們兵力與女真人對比,少得太多,應該對女真人的反叛高度警覺(jué)才是。

    畢竟,女真和遼國之間,走寧江州這條路最近,女真人攻遼,寧江州絕對是首當其沖面臨威脅的。

    然而,事實(shí)正好相反,寧江州從上到下,都沒(méi)有對此引起太大的重視,或者說(shuō),雖然他們口頭上說(shuō)要重視,但在內心里,他們其實(shí)根本就沒(méi)有瞧得起女真人,并不認為女真人能掀起多大的浪花。

    他們唯一做得不錯的地方,大概就是得到消息后,不想擔上拖延軍情的罪名,選擇第一時(shí)間,派人快馬加鞭把這個(gè)消息上報給東北統軍司使,然后由東北統軍司使上報給遼帝耶律延禧。

    當然,不重視女真人,也不能怪他們,因為遼國上下,對待女真起兵的態(tài)度,和他們其實(shí)差不多。

    耶律延禧執政至今,信用蕭奉先、蕭德里底等佞臣,自己又沉溺于畋獵,致使朝政廢弛,邊防也跟著(zhù)守備懈怠。

    這期間,遼國內部像蕭海里那樣的小的叛亂發(fā)生不少,畢竟皇帝理政不多,經(jīng)常放權給親信臣子,那些反叛的遼國權貴,沒(méi)能從皇帝手里得到多少權利,自然心生不滿(mǎn),覬覦皇權。

    再加上遼國立國以來(lái)的制度,使得那些不滿(mǎn)的權貴手里,一直有不少只聽(tīng)命于他們的私兵,自然的,這就讓那些覬覦皇權的人,野心更大。

    一旦他們腦子一熱,也就不在乎皇帝手中的遼國的大量兵馬,他們寧愿冒著(zhù)風(fēng)險賭運氣,選擇率領(lǐng)手下的私兵反叛遼國。

    而這些叛亂的結果,無(wú)一例外,都被耶律延禧派人鎮壓。

    遼國畢竟是大國,常備兵馬就有數十萬(wàn),遼人又是草原民族,即使仿造漢人制度立國,但全民皆兵的傳統卻是沒(méi)有改變,遇到戰事,拉起帶甲百萬(wàn)的兵馬,并不是問(wèn)題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耶律延禧疏于軍政,但一般的叛亂,卻推翻不了他的統治。

    對于遼人來(lái)說(shuō),國內發(fā)生的叛亂,他們早已習慣,大都成不了太多氣候,撐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多數遼人其實(shí)都不擔心國內的叛亂了,這也是寧江州守軍的真實(shí)心理寫(xiě)照。

    在大多數寧江州守軍的認知里面,還處在原始部落的女真人,除了叛亂人數比他們多以外,在其它方面,特別是在軍隊最重要的兵甲上面,女真人差的太多,根本不值得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在他們看來(lái),女真人的叛亂,在人馬兵甲上面,都不如國內權貴的叛亂,根本不足為懼。

    一旦女真人來(lái),他們死守城池,然后等待救援就行了,等到皇帝派來(lái)大軍平叛,那這叛亂也就基本上解決了。

    畢竟,他們有著(zhù)堅城作為依托,女真人打城的話(huà),他們可以直接召集遼國的民壯,一起死守寧江州,以此來(lái)拖住女真人,等待援軍和皇帝的平叛措施。

    事實(shí)也正是如此,耶律延禧接到東北統軍司使的消息時(shí),知道伏昊率領(lǐng)女真人反叛后,就命令寧江州附近各地,整頓兵馬,防備女真人,同時(shí)派遣海州刺史高仙壽,抽調一萬(wàn)渤海子弟軍,由他統率,援護寧江州。

    雖然耶律延禧經(jīng)?;膹U軍政,將處理軍政的權利下放給心腹,但并非說(shuō)他一無(wú)是處,畢竟他能在知道女真叛亂后,還是能第一時(shí)間安排起平亂事宜,并且安排得井井有條的。

    這就說(shuō)明耶律延禧的能力還是很強的,只是平日里不在乎權利,也懶政不想做,否則,面對遼國經(jīng)常爆發(fā)的叛亂,說(shuō)不得早就出大事了,哪還用等到阿骨打起兵反叛?

    當然,耶律延禧改不了性子,在安排完平亂事宜后,他就沒(méi)有心思放在軍政上,而是繼續游獵,同時(shí)等待著(zhù)高仙壽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在耶律延禧看來(lái),女真的這次叛亂,就是小打小鬧,只要他安排好一切,等遼國大兵一到,就能平定區區女真小族的叛亂。

    卻說(shuō)伏昊率領(lǐng)女真騎兵一路趕到寧江州附近后,便廣撒探馬,打探消息,為攻城做準備。

    很快,伏昊便得到探子消息,他們打探到寧江州如今的兵力部署。

    然而,得到的結果卻是令伏昊有些吃驚,因為這個(gè)人口數萬(wàn),有著(zhù)監視女真的軍事重鎮,城中竟然只有四百常備兵,這兵力未免有些太少了。

    仔細詢(xún)問(wèn),伏昊才知道,遼國在和平時(shí)期,城池中的守兵,其實(shí)都不多,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契丹人是草原民族。

    契丹人建立遼國后,因為擴張太快,版圖很大,雖然學(xué)習漢家王朝的很多封建制度,但其又保留著(zhù)很多其原始部族的痕跡。

    在長(cháng)城以北,遼國統治下的草原人口多,又沒(méi)有進(jìn)行從上到下的先進(jìn)的漢化教育,只有一些權貴,接受過(guò)先進(jìn)的漢化教育,所以長(cháng)城以南的遼人,在制度上,多偏于草原民族。

    特別是軍事制度,由于游牧性質(zhì)濃郁,各部都逐水草而居,他們沒(méi)有明確的駐地,所以對于駐守不駐守城池并不看重,因為他們的部族就生活在城池附近,一旦附近城池遇襲示警,他們部族得到消息,就可以立即集結部族里的常備兵馬,安排救援城池。

    因此,這就導致雖然遼國常備兵馬有數十萬(wàn),但很多長(cháng)城以北的城池,城中的守備兵力并不多,因為長(cháng)城以北的常備兵馬,多數都集中在各處游走的部族之間。

    而進(jìn)入長(cháng)城以南地區后,幽云十六州的遼國人口不多,他們基本都受到先進(jìn)的漢家文化的影響,漢化很多,生活習性上已經(jīng)偏農耕民族,只保有部分本民族的特色。

    在軍事上面,他們就和長(cháng)城以北不一樣,因為漢化更多,居住在城池里,所以長(cháng)城以北的遼地,常備兵馬都集中在城池內外,駐守兵力多。

    可以說(shuō),長(cháng)城內外,遼國完全就是被分為兩個(gè)軍事制度,也正是因此,遼國的兵權制度才會(huì )被皇帝一分為二,由遼國皇帝親掌最高兵權,下設北、南樞密院。

    北樞密院為最高軍事行政機構,一般由契丹人主管﹔南樞密院亦稱(chēng)漢人樞密院,掌漢人兵馬之政,因此,遼國出現了特殊的一個(gè)朝廷里面,有兩種軍事體制并存的局面。

    伏昊了解的這個(gè)消息時(shí),也是覺(jué)得有些好笑,沒(méi)想到后世天朝重要的一國兩制制度,其實(shí)在遼國時(shí)代早就有了,只不過(guò)一個(gè)兩治的是政治制度,另一個(gè)兩治的卻是軍事制度,這看起來(lái)還真是繼承中華民族的優(yōu)良歷史傳統??!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