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71、完顏部被屠滅不值得同情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7 1:47:48 字數:3124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理政室里,伏昊的聲音洪亮有力,令得下首所有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一怔。

    無(wú)論他們之中,有多少人對伏昊不滿(mǎn),此時(shí)聽(tīng)到伏昊商討反遼大業(yè)的具體計劃,也都不由收緊心神,認真商討。

    畢竟,他們都上了伏昊的賊船,除非萬(wàn)不得已,否則他們也是不會(huì )輕易下船的,真要是隨伏昊反遼,再背叛伏昊投靠遼國,誰(shuí)也不能保證到時(shí)候遼國會(huì )不會(huì )相信他們。

    那樣的話(huà),說(shuō)不得他們就得承受伏昊和遼國的雙重怒火了,因此,這種情況下,他們最好的選擇,當然是放下對伏昊的芥蒂,和伏昊一起先把反遼的大業(yè)完成,然后再考慮如何應對伏昊要做女真君王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首領(lǐng),雖然我軍準備充足,但不可大意,想來(lái)遼國方面已得消息,無(wú)論我軍如何進(jìn)軍,其等必然有所防備?!焙财詹康氖最I(lǐng)甘當首先出列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確實(shí)如此,你既然說(shuō)了,想必已經(jīng)有所對策?!狈稽c(diǎn)了點(diǎn)頭認同道。

    言語(yǔ)之中,伏昊也是異常親切,原因很簡(jiǎn)單,伏昊已經(jīng)把甘當這人,當做自己人了。

    自從伏昊暴露出他要當女真的王的意思后,在如今的女真內部,稱(chēng)呼伏昊為“首領(lǐng)”,基本上就代表認同伏昊是女真所有人的首領(lǐng)了,也就是認同伏昊是女真的君王。

    而若是有人稱(chēng)呼伏昊為“伏昊首領(lǐng)”,直呼其名后,再加“首領(lǐng)”二字,那很明顯就是不認同伏昊是女真的君王,因為從他們的稱(chēng)呼里,就可以看出他們認為伏昊和他們一樣,只是女真普通的部落首領(lǐng),而不是女真所有人的首領(lǐng),伏昊只代表漢部而已。

    現在,甘當稱(chēng)呼伏昊為“首領(lǐng)”,而不是直呼其名后,再加首領(lǐng)二字,已經(jīng)說(shuō)明了他的態(tài)度,就是把伏昊當做他的首領(lǐng)。

    而且,甘當就是之前主動(dòng)向伏昊進(jìn)獻美女的部落首領(lǐng)之一,他效忠伏昊的態(tài)度明確,伏昊當然要投之以桃,報之以李,給他好的態(tài)度了。

    “回稟首領(lǐng),我軍若要攻遼,自當進(jìn)軍寧江州,此乃遼國管控我女真之重鎮。取得寧江州,我軍便可以此城,再攻遼國黃龍府,到時(shí)據守黃龍府,則可抗擊來(lái)犯之遼人?!备十斦J真說(shuō)道,言語(yǔ)條理清晰,顯然事前就考慮周全。

    當然,不只是他,在場(chǎng)很多人之前也都想過(guò),終究這是反遼,事關(guān)他們在場(chǎng)每個(gè)人以后的生死,以及他們所在的部落的存亡,由不得他們不考慮完全。

    而他們在想過(guò)攻遼的途徑后,也都是選擇先打寧江州。

    原因無(wú)它,只因為攻打寧江州的路程最近,便于他們的兵卒騎馬突襲。

    “你說(shuō)得不錯,和我想的一樣,進(jìn)攻寧江州,確實(shí)是最好的選擇。雖然我們攻打其他的親遼部落時(shí),反遼的消息已經(jīng)泄露,恐怕此時(shí)遼主已經(jīng)知道了消息,正調兵遣將對付我們,不過(guò)以遼人的速度,他們調兵,一人雙馬,日夜不停地增援,最快也要五天后才能到寧江州,所以我們必須在五天之內破了寧江州,你們怎么看?”伏昊認同甘當道,同時(shí)把他的想法說(shuō)出來(lái),讓他們討論。

    當然,看著(zhù)是伏昊讓他們討論,其實(shí)已經(jīng)相當于伏昊下命令了,除非是有人有更好的決策,否則誰(shuí)也不會(huì )改變伏昊提出的想法的。

    眾人相互看了一眼,如伏昊所料,都紛紛贊同,沒(méi)有反對。

    “好!那就這么定了,不過(guò)你們剛剛從各自部落過(guò)來(lái),不宜立即走,這樣吧,你們先在漢部休息一夜,明日我們整軍出征,誓師反遼,進(jìn)攻寧江州?!边^(guò)了好一會(huì )兒,伏昊見(jiàn)沒(méi)人反對,便下了最終的命令。

    下首眾人依舊沒(méi)有人反對,都遵守伏昊的命令。

    只不過(guò),沒(méi)有伏昊想要的那種“我等遵命”那樣齊整的言語(yǔ),這讓伏昊聽(tīng)著(zhù)很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然而,伏昊也不能要求他們如何,畢竟,女真族至今都沒(méi)有文字,更不會(huì )有完整的禮儀制度,再加上這些人又沒(méi)有經(jīng)過(guò)系統的漢化,想讓他們做出一樣的動(dòng)作言語(yǔ),顯然不現實(shí)。

    當然,這其中,像甘當這樣稱(chēng)呼他為“首領(lǐng)”的人,伏昊都記住了,他知道這些人可以倚為心腹,日后是他統治女真,漢化女真的重要主力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稱(chēng)呼他為“伏昊首領(lǐng)”的人,伏昊也是記在心里,準備日后慢慢調教他們,要是他們一直不把他當做女真君主的話(huà),那就休怪伏昊心狠手辣了,特別是剛才語(yǔ)氣里不敬意味重的人,伏昊不介意就在打寧江州的戰爭里,用手段合理的滅了他們。

    反正,伏昊早就想過(guò),這些反遼的戰爭,都會(huì )被他當做鏟除女真異己的手段,終究,戰爭是不可能不死人的。

    一場(chǎng)關(guān)于反遼的戰爭路線(xiàn),就這樣確定了,伏昊在討論完之后,便在漢部勇士的護送下,回到他處理政務(wù)的屋子里處理事情。

    攻打遼國,并不是伏昊口頭說(shuō)說(shuō)就行,還要有相應的準備,雖然如今兵馬充足,但兵甲武器、戰馬糧草這些,都能提前準備好多余的備用,防止兵器損壞,沒(méi)有備用的替換。

    特別是以伏昊手下女真兵馬現在的處境,在戰斗里,肯定壞得會(huì )更多。

    這倒不是伏昊杞人憂(yōu)天,實(shí)在是他清楚這一仗準備再多的兵器,可能都不夠用。

    畢竟,女真缺鐵,各部落的鐵質(zhì)兵甲都不多,別看伏昊現在整合集結了一萬(wàn)多人,可其中真正有鐵質(zhì)兵器的人,才五千多人。

    甚至于這五千多人里,也就不到一半人有鐵甲,不少人的鐵甲還是破損的,而其他的女真兵卒,多數都是用的石質(zhì)兵器,不少人也就是用獸皮都鎧甲,打起仗來(lái),那簡(jiǎn)直是脆得很!

    要不是知道手下的兵馬數量翻了幾百倍,伏昊都覺(jué)得他回到了剛開(kāi)始掌控漢部的時(shí)候了,那時(shí)候兵甲奇缺,和現在一樣,簡(jiǎn)直愁死了他。

    雖然宋寶那里,已經(jīng)建好了冶鐵作坊,開(kāi)始打鐵了,但很明顯,因為熟練工人少,產(chǎn)出的鐵器也少,基本上就只有宋寶一天幾件兵器的產(chǎn)出,至于生產(chǎn)鐵甲,那更是想都不要想了。

    而要想提高手下兵馬的戰斗力,更換兵甲,那明顯是必須要做的,所以,伏昊知道他必須要繳獲遼人兵甲,俘虜遼國鐵匠,否則,他手下兵馬的戰斗力,那是根本提升不了多少的。

    想到真實(shí)歷史上遼國的結局,伏昊也不怕他繳獲不了兵甲了,畢竟,阿骨打建立的金國,其實(shí)完全就是喝遼國的血,吞并了積攢多年的物資,才能稱(chēng)霸的。

    伏昊不信,阿骨打能辦到的,他辦不到,畢竟,都是統一了女真反遼,還能打不過(guò)遼國嗎?

    處理完了戰前要準備的各項事情,已至夜里,伏昊吃了送來(lái)的飯食,活動(dòng)了一下,便回到自己的屋子里。

    這幾天處理各種事情,真是把伏昊累壞了,這不像以前在漢部,因為漢部人少,伏昊處理的方便,現在處理一萬(wàn)多人的事情,很多事情伏昊根本不能輕易定奪,不累死他才怪。

    只是,現在他身邊也沒(méi)有合適的人幫助,伏昊只能自己來(lái)做了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伏昊知道,以后勢力壯大了,他必須招人,幫忙處理內政,而目下有一個(gè)人選,伏昊也想好了,那就是當初幫他許多的范覺(jué)。

    可惜,他人現在不在漢部,回寧江州范家去了,不過(guò)正好,馬上進(jìn)攻寧江州,直接去范家把他們招來(lái)便是。

    要是范家和范覺(jué)看不上他,還想著(zhù)繼續做遼國的子民,伏昊也不怕,反正范家和他合作著(zhù),只要他到時(shí)候把這個(gè)消息泄露出去,范家在遼國那里就是絕對的反賊了,也不怕他們不就范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屋里,伏昊讓人送了熱水來(lái)泡腳,馬上要出征了,他自然要好好再享受一回,畢竟,軍營(yíng)生活苦,天知道再次享受要多久。

    一盆熱水,一個(gè)美貌少婦,蹲著(zhù)按捏著(zhù)腳,舒服極了。

    為伏昊按捏的是完顏部被滅后,被他強占的阿骨打的小妾,叫舍虎,很古怪的名字,反正伏昊不懂這名字的意思,據說(shuō),她是阿骨打最中意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舍虎美則美矣,但并不算天人之姿,只不過(guò)有股子少婦特有的熟感,再加上他是阿骨打的女人,這才激發(fā)了伏昊的獸性。

    大概是完顏部已經(jīng)被滅了,再加上女真弱肉強食的傳統,舍虎也是認命了,再被伏昊強占后,也從一開(kāi)始的反抗,變得溫順從命了。

    伏昊這幾日留她過(guò)夜,這少婦留非常配合,各種熟透風(fēng)情,比起那些進(jìn)獻來(lái)的女真少女而言,卻是真的讓伏昊難忘。

    說(shuō)起來(lái),不只是舍虎如此,完顏部被屠滅后,其她的被凌辱霸占的完顏部婦女,此時(shí)也都認命,經(jīng)過(guò)伏昊手下男人們的調教,也都開(kāi)始融入了新的部落,忘記了她們以前丈夫、父親、兄弟被伏昊等人殺了的仇恨。

    當然,伏昊并未因此同情這樣女真婦女,甚至同情完顏部,這都是歷史定律,失敗就要被欺辱。

    畢竟,要是他不穿越的話(huà),完顏部那些被伏昊屠滅的人,可就要吞并遼國欺辱完遼人后,就滅了北宋,欺辱漢人了,要是為這些完顏部的人同情,那他們怎么不同情真實(shí)歷史上被他們欺辱的漢人同情呢?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