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70、該反遼了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6 0:46:51 字數:2856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漢部兵卒的喊聲,當即讓理政室里的不少首領(lǐng),心中非常不滿(mǎn)。

    你伏昊未免也太自大了吧?

    竟然要讓他們迎接?

    大家都是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,憑什么要讓他們迎接你?

    這是把你伏昊當成帝王了?

    要讓他們這些女真族的首領(lǐng),像他們向遼帝稱(chēng)臣一樣,向你伏昊稱(chēng)臣?

    難道真以為整合了他們部落的主力兵馬,就把自己當成女真族的帝王?

    別忘了,他們雖然失去了大部分兵馬的指揮權,可他們的部落里,剩余的部民還是能夠組建起一支兵馬的!

    更何況,就算是被伏昊整合的兵馬,一旦他們反水,和伏昊分裂,以他們多年對那些被整合兵馬的情分,還是會(huì )有一定的人馬會(huì )投奔他們的。

    正是因此,伏昊過(guò)來(lái)理政室,竟然毫不顧忌他們的感受,直接就讓隨從叫喊,讓他們迎接,他們哪會(huì )高興?

    畢竟,他們對比伏昊,并非處于劣勢,手中還是有反抗的實(shí)力的,當然不會(huì )服氣伏昊,更不愿意說(shuō)伏昊讓他們迎接,他們就去迎接伏昊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他們不服氣伏昊沒(méi)關(guān)系,在場(chǎng)的首領(lǐng)里,可是有人服氣伏昊,其中尤其是那些之前回部落后,就從部落挑選美貌女子,進(jìn)獻給伏昊的首領(lǐng)。

    這些人聽(tīng)到漢部勇士的喊聲后,當即分列兩旁,留出中間的空當,給伏昊當過(guò)道,走向理政室上面的虎皮椅子。

    同時(shí),他們在伏昊進(jìn)來(lái)后,也是躬身行禮,大喊道:“見(jiàn)過(guò)伏昊首領(lǐng)!”

    而他們這么做,一下子就把那些心里不服氣的人處于尷尬境地,總不能有人服從伏昊了,他們還硬扛著(zhù)反抗吧?

    只有大家都統一行動(dòng),表現出自己的反抗意愿,這樣才能讓伏昊知道他們這些首領(lǐng)也不是任他宰割的。

    現在倒好,不少人做了軟骨頭,這讓不服氣的人,硬氣也硬不起來(lái),他們感覺(jué)到形勢不利自己,也不想做出頭鳥(niǎo),被伏昊針對。

    之前像完顏部、愛(ài)新部那些反抗伏昊的部落的下場(chǎng),他們可是記憶猶新,都不想走到那個(gè)地步,所以,即使心中有所不愿,但他們也跟著(zhù)那些服氣的人一起,自覺(jué)走到兩旁,讓伏昊走過(guò)道,去上面的虎皮椅子。

    當然,他們也只是讓路而已,行禮方面,卻是根本不和服氣的首領(lǐng)一起行禮,不服氣的他們,只能用這種方式表達他們的不滿(mǎn)。

    那些服氣的首領(lǐng),行禮迎接伏昊十分恭敬,聲音洪亮,就像是對伏昊有個(gè)人崇拜一樣。

    尤其是禮節上,都是一應的漢人大禮,如同臣子見(jiàn)君王般,就差那種奠定地位的跪拜大禮了。

    當然,這些漢人禮節,那些女真首領(lǐng)平日里在各自部落,也不會(huì )用到的,甚至于有的首領(lǐng),根本不知道漢人的禮節該怎么做。

    終究,那些知道漢人禮節的,除了去遼國覲見(jiàn)遼帝,在遼國境內知道,要不然就是他們部落內來(lái)往的遼籍漢人客商多,他們和那些客商交流學(xué)到的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無(wú)論是覲見(jiàn)遼帝,還是和漢人客商交流,這些都是中等以上的部落首領(lǐng),能有機會(huì )做的的。

    其它的小部落首領(lǐng),別說(shuō)沒(méi)有資格覲見(jiàn)遼帝了,就是普通的客商,也都是先去女真大部落做生意,畢竟,相對而言,大部落購買(mǎi)貨物的能力更強,只有貨物賣(mài)不完,才會(huì )去那些小部落里面碰運氣。

    女真一直以來(lái)就很窮困,很多物資奇缺,通常來(lái)說(shuō),客商去了大部落,基本上就把運來(lái)的貨物賣(mài)完了,自然也就不回去小部落了,而那些小部落首領(lǐng)當然很多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漢人客商,對于漢人禮節,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至于他們今天學(xué)會(huì )這些禮節的原因,卻是因為他們被就在漢部整合的兵馬里,有依舊心向他們的人透露的。

    自從伏昊名義上一統女真后,他就按照在漢部的措施,給那些整合過(guò)的兵馬,進(jìn)行漢化。

    當然,這次漢化,伏昊肯定不能向在漢部那樣,一人教授部落所有部民了,那樣的話(huà),伏昊明顯受不了,畢竟現在要漢化的可有一萬(wàn)多女真兵卒,你除非給伏昊來(lái)個(gè)多重分身才夠用。

    好在,原先漢部被漢化的兵卒夠多,他們都在伏昊的教育下,有著(zhù)不錯的漢化基礎,現在被伏昊分配到基層擔任兵將,正好可以漢化教育他們下屬的兵卒。

    反正,伏昊可是給這些漢化兵將下了政治任務(wù)了,以后每天,他都會(huì )固定抽幾支基層隊伍,抽查他們的漢化工作進(jìn)展,要是沒(méi)達到他的要求,那就找他們直屬的基層兵將受罰。

    靠著(zhù)這一手,那些整合兵卒的漢化工作,進(jìn)度很大,基本上每個(gè)兵卒都能說(shuō)一些日常的漢語(yǔ)用語(yǔ),而在禮節上,也都能熟練掌握漢人禮節了。

    而這些被漢化教育的各女真部落的兵卒,也都和自己部落的親族有聯(lián)系。

    很快,通過(guò)他們,伏昊關(guān)于女真和漢人同根同源,諸夏遺脈別種的消息,也都傳到各部落了,而各部落從上到下對這消息,自然十分懷疑。

    那些不服氣的首領(lǐng)自然對比嗤之以鼻,不當回事,可那些打定主意討好伏昊,抱伏昊大腿的部落首領(lǐng),卻是積極的在自己部落里面,推行漢化,他們今天迎接伏昊的漢人禮儀,就是他們在自己部落里,推行漢化的時(shí)候,突擊學(xué)習的成果,很顯然,效果不錯。

    卻說(shuō)伏昊在屋內眾首領(lǐng)各不相同的迎接態(tài)度中,走到虎皮椅子上坐下后,就對眾人道:“諸位都是女真族的中堅支柱,不必多禮?!?br />
    “謝伏昊首領(lǐng)?!狈夥坏娜?,當即感謝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不服氣的人,卻是無(wú)動(dòng)于衷,同時(shí),心里更加不服氣。

    他們是中堅支柱,那伏昊是什么?

    這么囂張,無(wú)視他們還掌控著(zhù)部落,真把自己當帝王了?

    想到伏昊現在連首領(lǐng)都不稱(chēng)呼他們了,就說(shuō)他們是女真族的中堅支柱,而且對他們說(shuō)話(huà)的語(yǔ)氣,就像君主對臣子說(shuō)話(huà)的語(yǔ)氣,這不擺明了他要做女真族的君王?這實(shí)在讓那些不服氣的首領(lǐng)氣憤不已。

    可惜,他們也只敢在心里生氣,不敢直接表露出來(lái),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會(huì )和他們一樣對伏昊不滿(mǎn),他們暫時(shí)也不敢違逆伏昊。

    對面,高臺的虎皮椅子上,伏昊也是將下面這些女真部落首領(lǐng)的樣子,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這種看人一覽無(wú)余的感覺(jué),特別是剛才那些服氣他的人,回答他的話(huà)時(shí),各種討好跪舔的樣子,真是讓他感覺(jué)舒服,也怪不得后來(lái)皇帝都不會(huì )和臣子平起平坐了,畢竟,要是皇帝和臣子平起平坐,那怎么體驗出皇帝身份的優(yōu)越出來(lái)?

    可惜,現在還沒(méi)有見(jiàn)面就下跪的禮節,不能更直觀(guān)的感受。

    伏昊覺(jué)得,等他掌握大權,定立君臣身份,就肯定要設置見(jiàn)他跪拜的禮節,那樣看著(zhù)都舒服。

    至于理政室里那些不服氣首領(lǐng)的樣子,伏昊其實(shí)從進(jìn)屋時(shí)候就注意到了,不過(guò)并未發(fā)作。

    倒不是伏昊仁厚,不想現在收拾這些不敬的家伙,實(shí)在是現在這時(shí)候不宜出生事。

    畢竟,伏昊剛剛在名義上統一女真,又連續屠滅了完顏部、愛(ài)新部等部落,其實(shí)各部落內部氣氛已經(jīng)很緊張,只是因為有反遼的共同目標,很和諧。

    要是突然之間,伏昊再懲治一些不服氣他,卻沒(méi)有背叛他的首領(lǐng),說(shuō)不得會(huì )出亂子,所以,為了大局著(zhù)想,伏昊暫時(shí)不想動(dòng)他們。

    反正,他們暫時(shí)也沒(méi)反叛,就是對伏昊不敬而已,伏昊覺(jué)得他們還有的救,只要隨著(zhù)時(shí)間流逝,女真在他手里做大做強,打敗遼國,甚至吞并遼國,讓他們看清楚大勢不可逆,只有臣服自己才有出路的話(huà),相信他們會(huì )非常服氣的當軟骨頭,徹底臣服自己。

    當然,要是這些人最近跳得太歡的話(huà),那伏昊也不介意消滅他們,不過(guò),他不能直接動(dòng)手,得借刀殺人。

    就比如,安排他們帶人做先鋒,和遼國兵將血拼,要是他們能活下來(lái),就算他們命大,而要是活不下來(lái),那就沒(méi)辦法了,只能自認倒霉,這樣的話(huà),也就不會(huì )出現內部不穩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想完這些,伏昊放下對在場(chǎng)的那些不服氣他,行為無(wú)禮的女真部落首領(lǐng)的不滿(mǎn),開(kāi)始說(shuō)出了今天來(lái)理政室的主要目的。

    “諸位,如今女真各部整合完畢,兵卒士氣正盛,我想也該到我們正式反遼的時(shí)候了,下面我們談?wù)勗撊绾芜M(jìn)兵吧!”伏昊對在場(chǎng)諸女真部落首領(lǐng)說(shuō)道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