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65、摔杯殺人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35 字數:2909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在場(chǎng)的不少酋長(cháng),能統領(lǐng)一個(gè)部落,自然不會(huì )太笨,在伏昊反復說(shuō)他們會(huì )隨伏昊反遼后,他們認真一想,也是終于明白伏昊話(huà)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試想一下,今日的酒宴之上,假如伏昊宣布反遼,并且對外宣布他們這些赴宴的女真部落的酋長(cháng),也跟著(zhù)伏昊一起反遼,外界知道這消息,特別是遼國知道的話(huà),會(huì )有什么反應?

    很明顯,任何遼國人的第一反應,就是懷疑他們真的跟隨伏昊反遼了,唯一不一定會(huì )被遼國懷疑的,也就只有與漢部之間有深仇大恨的完顏部了。

    “斡離不,既然你明白我的意圖,那你也該猜出來(lái)我接下來(lái)要做什么吧?”見(jiàn)斡離不已經(jīng)發(fā)覺(jué)了不對,伏昊便直接對他明言道。

    “殺我!”斡離不恨恨的回道。

    自從他的父親阿骨打死后,接下完顏部崛起重擔的斡離不,也變得越來(lái)越成熟了,對于很多事情考慮的更認真,也更完善,所以他也很快就明白了伏昊的計劃了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錯!就是殺你!果然完顏部的人都不笨,只可惜你們遇到了我!”伏昊看著(zhù)斡離不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伏昊,你太天真了,你以為你殺了我,在場(chǎng)的女真各部落的首領(lǐng),就會(huì )全部愿意聽(tīng)從你的擺布嗎?你瘋了,不顧漢部上下的死活,別的首領(lǐng)可沒(méi)瘋,就算會(huì )因為今天參加你的酒宴,會(huì )被遼國懷疑,但與其參加一場(chǎng)明知道沒(méi)有好結果的叛亂,他們寧愿被遼國懷疑,也不會(huì )隨你反遼的?!蔽与x不說(shuō)到后面,聲音越來(lái)越大,仿佛要傳遍整個(gè)酒宴一樣。

    事實(shí)上,這正是斡離不的想法,他明白,伏昊應該是大概率的要反遼了,而他今日估計也很難活著(zhù)從酒宴上走出來(lái),所以索性就在死之前,也要給伏昊增加點(diǎn)困難,惡心他。

    伏昊的計策,無(wú)非就是在這次商討反叛遼國的酒宴上,給其他女真部落的酋長(cháng),加上一個(gè)參與商討反叛遼國的嫌疑,這樣的話(huà),其中害怕遼國報復的女真酋長(cháng)們,肯定只能咬牙帶著(zhù)部落的兵卒,隨伏昊一起反叛遼國了。

    當然,為了增加遼國對那些女真酋長(cháng)的懷疑,伏昊誓必要把他斡離不給殺了,畢竟,假如參加這次酒宴的完顏部的首領(lǐng)被殺了,而其他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卻還活著(zhù),傳了出去,很明顯其他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身上反叛遼國的嫌疑會(huì )更大,更加洗脫不清。

    終究,雖然完顏部私下陽(yáng)奉陰違的事情很多,但他們在遼人眼里,依舊是最忠誠的女真部落。

    要是完顏部的酋長(cháng)斡離不,突然在伏昊這個(gè)叛亂者舉辦的酒宴上,被伏昊害死了,而其他的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,卻完整無(wú)好的走了出來(lái),那在遼人眼里,這些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,就算不是伏昊的同謀,但他們心里面,也肯定有想過(guò)反叛遼國,否則,他們?yōu)槭裁匆?jiàn)到斡離不身死,而不去救援,并且能活著(zhù)從漢部走出來(lái)呢?

    這就是徹徹底底的陽(yáng)謀陷害,哪怕這些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里,有真的完全忠誠遼國的人,中了伏昊的招的話(huà),在遼國人眼里,也基本和叛逆無(wú)疑。

    所以,斡離不非常確定,伏昊今天肯定要殺他,不殺他的話(huà),伏昊今天威逼一眾女真部落首領(lǐng)的計劃,就差了點(diǎn)兒意思了。

    為了不讓伏昊的計劃得逞,斡離不剛才就特別大聲的向四周喊話(huà),為的就是警醒其他的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,就算他們隨伏昊起兵反遼,可強大的遼國也不是他們能打敗的。

    因此,與其明知道會(huì )被打敗,到時(shí)候可能部落都被遼人滅了,那還不如乖乖做遼國的忠誠狗腿子,就算日后會(huì )被遼國懷疑,但總有活命的機會(huì ),不會(huì )被遼人把部落都給滅了。

    聽(tīng)到斡離不的話(huà),伏昊心里當然明白他說(shuō)這話(huà)的意思,心里不由贊了一聲,果然完顏部能建立金國不是沒(méi)有道理的,高層的人才是真的多。

    當然,伏昊沒(méi)立即去對斡離不的話(huà)去駁斥,他決定隨機應變,想著(zhù)可以利用斡離不給他帶節奏,看看在場(chǎng)的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里面,還有多少忠實(shí)的親遼分子,要是他們借著(zhù)斡離不的話(huà)跳出來(lái),為斡離不說(shuō)話(huà),希望能讓其他首領(lǐng)陪他們一起對付自己,那伏昊就正好能把他們這一批都收拾掉了。

    否則,留著(zhù)他們的話(huà),日后和遼國對戰,指不定這些人會(huì )在私底下,和遼國眉來(lái)眼去,暗中背叛他了,所以能提前消除這種隱患,那就得提前消除。

    “斡離不首領(lǐng)說(shuō)得是,我們女真族一直忠于遼國,豈可輕易背叛?諸位首領(lǐng),我是愛(ài)新部的首領(lǐng)努赤,今日我告訴諸位,我愛(ài)新部是絕對不會(huì )反遼的,諸位若也是遼國的忠臣,那就隨我一起召集來(lái)漢部的人手,把伏昊這個(gè)亂臣賊子拿下?!?br />
    果不出伏昊所料,真的有人跳了出來(lái),這個(gè)第一個(gè)跳出來(lái)叫努赤的人,伏昊不清楚他和愛(ài)新部的具體情況,但心里面,已經(jīng)給他和愛(ài)新部下了死刑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伏昊給下死刑的,還不只是努赤和愛(ài)新部,因為在努赤附和過(guò)斡離不之后,又有其它幾個(gè)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,也跟著(zhù)響應起努赤的建議,聯(lián)合起來(lái),對付伏昊,不能叛亂遼國。

    在他們響應的時(shí)候,謝里達也被漢部兵卒帶到酒宴之中了,那些響應忠誠遼國的首領(lǐng),當即要求伏昊識時(shí)務(wù)回頭是岸,放了謝里達。

    自從被伏昊綁架后,過(guò)得不好,吃得也不好的謝里達,聽(tīng)到剛才的話(huà),像是抓住一顆救命稻草一樣,不斷掙扎,比起以前的無(wú)力反抗的樣子,明顯有了很大的活力。

    “你們說(shuō)完了嗎?說(shuō)完了,那就該我說(shuō)了?!狈谎垡?jiàn)沒(méi)人繼續響應后,直接對眾人大喊道,一下子就讓場(chǎng)面安靜下來(lái)。

    他知道,也許還會(huì )有其他人之后會(huì )響應,但明顯這些人不會(huì )是努赤這樣的遼國死忠分子,只是墻頭草那一類(lèi)的類(lèi)型,對付他們的話(huà),只需要震懾他們,就能讓他們老實(shí)下來(lái)。

    眼見(jiàn)四周安靜下來(lái),伏昊卻突然把酒案上的酒杯摔在地上,而后出乎所有人預料大聲喊道:“漢部諸將何在?將這些違逆我的人,連同謝里達一起,給我斬首!”

    這話(huà)一說(shuō),當即就讓所有人驚訝。

    畢竟,他們都以為伏昊是有話(huà)和斡離不、努赤等人說(shuō)的,因為剛才斡離不和努赤等人可是和他爭辯,勸伏昊不要執迷不悟的,誰(shuí)知道,伏昊一言不合,就要殺人。

    只是,他們驚訝歸驚訝,不過(guò)漢部在場(chǎng)值守的兵將,可不會(huì )給他時(shí)間驚訝完。

    就見(jiàn)得,在斡離不和努赤等人附近的漢部兵將,手持兵器,快速向他們攻擊,根本不給他們反應的時(shí)間。

    斡離不和努赤等人,因為參加酒宴,雖然把親信都帶來(lái),并且也都帶了兵器赴宴,但他們并沒(méi)反應過(guò)來(lái)伏昊又突然下令殺了他們,再加上漢部要有準備,準備埋伏的兵卒,都是漢部的百戰精銳,所以在漢部兵卒的攻擊下,他們根本沒(méi)抵抗多久,就被兇狠的漢部兵卒殺盡。

    一時(shí)間,場(chǎng)面變得十分混亂,不少人來(lái)回躲避。

    他們之中,不僅有漢部負責送酒菜的婢女,因為突然動(dòng)刀兵,十分害怕亂跑,就是其他沒(méi)有響應斡離不和努赤的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和兵卒,也都連忙避開(kāi)交戰雙方。

    對于這些人而言,他們還沒(méi)考慮好站在忠心遼國,還是反叛遼國的立場(chǎng),即使他們很多人因為遼國的凌辱欺壓,恨透了遼國,但在這可能決定生死,決定部落族人以后命運的選擇下,他們還是顯得非常猶豫。

    所以,目前的情勢下,自然兩不相幫最好,等到兩方分出高下,那就為了保命,再選擇支持對象便好。

    只是,這場(chǎng)戰斗很快結束,他們再拖著(zhù),也得做出選擇,而他們的選擇,自然就是響應伏昊,隨伏昊一起反遼。

    原因也很簡(jiǎn)單,那就是漢部的兵將,雖然遇到一些反抗,但還是把斡離不和努赤等人,全部消滅了。

    換而言之,現在的酒宴上,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反對伏昊的話(huà)的人了。

    其他的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,自然明白,要是他們不響應伏昊,換來(lái)的會(huì )是什么下場(chǎng),那就只有死而已。

    伏昊這一手,擺明了就要魚(yú)死網(wǎng)破,不隨他反遼,他就先要了他們的命,逼他們上賊船,而他們?yōu)榱嘶蠲矝](méi)得選。

    畢竟,他們可以想到,伏昊殺了他們,之后必定會(huì )對他們的部落動(dòng)手,那樣的話(huà),他們不用等遼國的報復,就得被伏昊滅了部落,所以他們不得不支持響應伏昊,加入反遼的隊伍里來(lái)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