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64、一起反遼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35 字數:4410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當去烏里通知的所有女真部落的酋長(cháng)都到了后,伏昊便讓漢部的人安排酒宴,將他們都喊來(lái)招待,準備進(jìn)行他接下來(lái)的計劃。

    這一日,天氣晴朗,來(lái)到漢部,一直沒(méi)見(jiàn)到謝里達的各部女真部落的酋長(cháng),終于被漢部的人通知,漢部要舉辦酒宴,屆時(shí)謝里達也會(huì )出現在場(chǎng)。

    所有在漢部的女真部落的酋長(cháng),都笑著(zhù)參加了這次宴會(huì )。

    然而,這一天,他們注定笑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當穿了一身甲胄的伏昊,走進(jìn)宴會(huì )的時(shí)候,在場(chǎng)所有的酋長(cháng),都停止了說(shuō)笑,而后都盯著(zhù)伏昊。

    他們之中,不少人其實(shí)都是第一次見(jiàn)伏昊,就是很多派人觀(guān)察漢部和完顏部決戰的女真酋長(cháng),也只是聽(tīng)過(guò)自己部落的探子,描述過(guò)伏昊的模樣,但是他們卻根本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伏昊本人。

    如今第一次見(jiàn)到伏昊,正好奇穿著(zhù)甲胄的伏昊是誰(shuí)的時(shí)候,就聽(tīng)到旁邊見(jiàn)過(guò)伏昊的人說(shuō)出了他的身份,所以不由自主的觀(guān)察起伏昊來(lái)。

    對于這個(gè)帶領(lǐng)才建立的漢部,打敗勢力強大的完顏部的人,他們也全是聞名已久,卻無(wú)緣得見(jiàn),今天有機會(huì )見(jiàn)到了,自然要好好看看這位創(chuàng )造了以少勝多的奇跡的男人。

    只是,當他們看到伏昊穿著(zhù)甲胄來(lái)時(shí),所有人的心里面,都涌現出一股不詳的預感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他們說(shuō)不出這股預感是什么,只是單純的感覺(jué)到不好而已。

    畢竟,今天可是一般的酒宴,漢部周?chē)矝](méi)有什么敵情,伏昊穿一身甲胄,明顯看著(zhù)有些來(lái)者不善。

    聯(lián)想到來(lái)漢部之后,他們屢次要求見(jiàn)謝里達等人,都被漢部的人推諉,直到今天,漢部竟然讓他們參加宴會(huì )見(jiàn)謝里達,而來(lái)到就要,伏昊竟然穿著(zhù)甲胄,他們心里能有好的預感才怪了。

    沒(méi)有在乎周?chē)说哪抗?,伏昊一步一步走向自己所在的唯一的主座?br />
    這一番動(dòng)作,更是讓在場(chǎng)的所有酋長(cháng),心中一驚。

    因為,在他們看來(lái),這個(gè)唯一的主座,應該是留著(zhù)謝里達坐的才對。

    畢竟,謝里達是遼國的上使,背后有強大的遼國撐腰,他們這些弱小的女真部落,為了表示對遼國的尊重,自然應該給謝里達最好的位置才對。

    然而,這一次酒宴,也不知道漢部安排的人怎么想的,對于在上首的主位上,竟然只安排一個(gè)主座,這卻明顯不是太合乎常理的。

    終究,無(wú)論是作為主人的伏昊,還是謝里達這個(gè)遼國使者,都不適合一個(gè)人坐在主位。

    終究,你讓伏昊坐在主位,明顯是對謝里達背后的遼國不敬,而只讓謝里達坐主位的話(huà),那對作為主人的伏昊,也明顯有些不尊重。

    當然,若是伏昊或者謝里達主動(dòng)屈尊,讓對方坐在主位,那就合理了,只是,很明顯這樣做沒(méi)任何道理。

    除非,漢部本來(lái)就沒(méi)有考慮過(guò)給謝里達主位,就是給伏昊主位的,如此想著(zhù),所有人都細思極恐,心中的不安之感更加大了。

    伏昊雖不知道在座各部女真酋長(cháng)的感覺(jué)和心理想法,但他們看他的眼神,還有現場(chǎng)緊張的氣氛,也能猜出他們此刻的心情和想法了。

    只是,很明顯,這才剛剛開(kāi)始,伏昊既然要把他們召集過(guò)來(lái)赴宴,自然不會(huì )真的讓他們來(lái)喝酒吃飯的。

    “諸位,在下伏昊,蒙漢部部民不棄,推為首領(lǐng),今日在此見(jiàn)過(guò)諸位了?!狈粚χ?zhù)在場(chǎng)眾人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敢問(wèn)伏昊首領(lǐng),約我們來(lái)漢部的是遼國謝里達上使,不知今日宴會(huì ),為何謝里達上使不在?”見(jiàn)伏昊說(shuō)話(huà),當即便有人向他問(wèn)話(huà)。

    一直沒(méi)見(jiàn)到謝里達的他們,心中不詳之感不斷增加,隨著(zhù)伏昊開(kāi)口,他們也終于是忍不住詢(xún)問(wèn)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放心,既然請大家赴宴,說(shuō)過(guò)謝里達上使會(huì )來(lái),他自然會(huì )來(lái)的?!狈徽暬氐?。

    “那謝里達上使的人呢?請他出來(lái)一見(jiàn)?我們可是等很久了?!?br />
    “好!我現在就讓謝里達上使出來(lái)?!币?jiàn)有人直接奔著(zhù)主題,正合伏昊之意,他也不想和這些人客套,所以直接回應。

    說(shuō)完,伏昊便拍了拍手,對著(zhù)值守的漢部兵將道:“來(lái)人,把謝里達帶上來(lái)?!?br />
    這話(huà)一出,當即便有機智警覺(jué)的人,臉色一變,感覺(jué)到了不對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發(fā)現伏昊竟然直呼“謝里達”的名諱,并沒(méi)有加“上使”這樣的尊稱(chēng),這明顯是對謝里達和他背后的遼國的不尊敬,一時(shí)間,這些人心里的不詳之感更加重了。

    沒(méi)過(guò)多久,眾人就聽(tīng)到宴會(huì )上傳來(lái)沉重的腳步聲,配合著(zhù)鐵甲撞擊的聲音,像是一隊全副武裝的精兵走來(lái)。

    循聲望去,果然,就見(jiàn)得遠處,有一支漢部十余人的隊伍,正披堅執銳的向宴會(huì )方向走來(lái)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見(jiàn)了那隊兵卒,心中都是一怔,原因無(wú)它,自然是因為那些兵卒可謂是武裝到牙齒了。

    對于大部分女真部落而言,鐵礦和工匠稀少,兵器和鎧甲自然更少,一個(gè)部落能有幾個(gè)全副武裝的兵卒,那都了不得,多數部落能配齊鐵質(zhì)兵器就不錯了,甚至于相當多的部落,不少人只能用石質(zhì)的兵器,類(lèi)似于之前的漢部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自從戰勝完顏部之后,憑借著(zhù)繳獲,漢部可以說(shuō)從上到下,所有人都鳥(niǎo)槍換炮了,基本上每個(gè)兵卒都是全副武裝,根本沒(méi)人用石質(zhì)的兵器了。

    在場(chǎng)被漢部那隊兵卒驚怔住的人,突然看到這一隊全副武裝的兵卒,真的是有些嚇到了。

    畢竟,在他們部落里面,能看到這種全副武裝的隊伍都是問(wèn)題,不少人心里都在想,這該不會(huì )是漢部的主力吧?

    不過(guò),很快他們就發(fā)現,在場(chǎng)的漢部兵卒里,不只是那隊走來(lái)的兵卒全副武裝,就是在他們身邊值守的漢部兵卒,其實(shí)也都是全副武裝的,這更是讓他們驚訝萬(wàn)分。

    原來(lái),漢部這么富有,怪不得他們敢和實(shí)力強大的完顏部戰斗,甚至還打敗了完顏部,就憑借著(zhù)他們普通兵卒的這一身兵甲,那就不是一般的女真部落能比的。

    眼見(jiàn)得漢部有這么多的兵卒都全副武裝,很多人都無(wú)師自通的腦補出了漢部的實(shí)力,他們可不認為這是漢部故意把兵甲齊全的主力隊伍,拉出來(lái)給他們看的,為的是震懾他們。

    畢竟,在場(chǎng)之中,可是有漢部的對手完顏部的人在,以完顏部對漢部的熟悉,他們可不信漢部敢在了解他們的完顏部的人面前這么做。

    當然,此時(shí)完顏部的新任酋長(cháng)斡離不,看到那隊漢部的精兵時(shí),心里面卻是怒氣橫生,差點(diǎn)要把他手中的酒杯給捏碎了,

    因為斡離不知道,這些漢部兵卒的兵甲,其實(shí)原來(lái)都是他們完顏部的。

    斡離不至今還記得當初完顏部和漢部決戰,漢部雖然人馬實(shí)力不俗,但在兵甲上面,卻是差了一些,絕沒(méi)有像現在這樣齊整,而現在漢部這些兵卒的兵甲從哪里來(lái)的,斡離不想想也就猜到了,自然是從他們完顏部戰死的勇士身上繳獲來(lái)的。

    想到這些,也難怪斡離不生氣了,至今,斡離不還對那一場(chǎng)莫名其妙就崩盤(pán)的戰事耿耿于懷。

    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斡離不實(shí)在是想不通,為什么偏偏那么巧,在完顏部和漢部決戰的時(shí)候,會(huì )有完顏部的仇敵來(lái)偷襲完顏部的營(yíng)村寨,使得完顏部在占盡優(yōu)勢的情況下,突然崩盤(pán)。

    斡離不一直覺(jué)得這一切都是伏昊搞的鬼,否則伏昊選擇的決戰地點(diǎn),也不應該在狐貍溝那個(gè)適合完顏部決戰的地點(diǎn)才是,只可惜,他沒(méi)證據證明這一點(diǎn),否則,他必然會(huì )將這一切公之于眾,好讓女真部落都聯(lián)合起來(lái)對付伏昊,從而報完顏部兵敗,以及他父親被伏昊帶人所殺的大仇。

    “謝里達上使……怎么會(huì )……”

    “伏昊瘋了吧?他怎么敢這樣?”

    “漢部這是自尋死路!”

    “不過(guò),這很解氣??!那些遼人,活該,可惜了漢部,才剛剛成立,就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斡離不還在想著(zhù)報仇的事情的時(shí)候,耳邊突然傳來(lái)無(wú)數竊竊私語(yǔ)的聲音,那是參加酒宴的各女真部落酋長(cháng)在談話(huà),而他們談話(huà)的內容是關(guān)于謝里達的,卻又明顯有些不對勁。

    斡離不聞言連忙仔細向四周環(huán)顧,到底謝里達出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當然,他倒不是因為關(guān)心謝里達出事會(huì )帶來(lái)什么麻煩才看的,斡離不心里清楚,這里是漢部,要是謝里達這個(gè)遼國上使在漢部出事的話(huà),那謝里達背后的遼國,就肯定不會(huì )放過(guò)漢部。

    真正讓斡離不關(guān)心的原因就是這個(gè),對于斡離不而言,以完顏部現在的實(shí)力,單獨找漢部報仇,已經(jīng)不太可能了,要是能借助遼國之力報仇的話(huà),那無(wú)疑是勝算很大。

    所以,斡離不現在可是非常希望謝里達出事,這樣的話(huà),他完全可以回到完顏部之后,就整頓兵馬,配合遼國,一起滅了漢部,從而報仇。

    只是,斡離不想是這么想的,但真正讓他發(fā)現謝里達的時(shí)候,卻是讓他吃了一驚。

    因為,謝里達就在那隊來(lái)到酒宴的漢部兵卒的隊伍中,然而,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此時(shí)的謝里達正被綁著(zhù)手腳,嘴里塞著(zhù)白布,和那些漢部兵卒一起到了酒宴上。

    在場(chǎng)沒(méi)有人敢想象,伏昊竟然對謝里達動(dòng)手,所以剛才才會(huì )有那么多的人在私下里竊竊私語(yǔ),討論情況。

    當然,或許是因為被伏昊這一番動(dòng)作嚇到的緣故,又或許是因為這些人心里面對于謝里達有恨意,他們雖然在竊竊私語(yǔ),卻并沒(méi)有人出言問(wèn)話(huà)伏昊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別人不問(wèn),不代表斡離不這家伙不問(wèn),他可是想著(zhù)和謝里達結交好關(guān)系,然后配合遼國對付漢部,從而報仇。

    因此,斡離不見(jiàn)此情況當即拍案,而后指著(zhù)伏昊喊道:“伏昊,你這個(gè)禍亂無(wú)窮的家伙,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?你是想陷我女真族于危難之中嗎?竟然敢對謝里達上使這么做?你活得不耐煩了,不代表我們不耐煩,識相點(diǎn)的,趕快放了謝里達上使,否則,我女真族必因你而惹禍上身!”

    一開(kāi)口,斡離不就直接把伏昊推到了女真的對立面,用伏昊這么對待謝里達,來(lái)指責他不顧女真族的安危,就這么對付遼國上使。

    伏昊聞言,明知道斡離不這是故意要給他挖坑,但他還是要跳進(jìn)這坑喊道:“放了謝里達?告訴你,斡離不,還有在做的女真各部落的首領(lǐng),今日,我伏昊把各位首領(lǐng)請來(lái)不為別的,就是要殺了謝里達,然后邀請各位首領(lǐng)一起,抗擊暴遼,還各部部民一片安寧,讓他們過(guò)上不會(huì )被暴遼欺負的好日子?!?br />
    這話(huà)一出,立刻又讓在場(chǎng)的人大驚,伏昊竟然要拉著(zhù)他們一起反遼,這實(shí)在是大出他們的預料,他們千想萬(wàn)想,都沒(méi)想過(guò)伏昊竟然要帶他們反遼,也怪不得他們今天會(huì )有那么多不詳的感覺(jué)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覺(jué)得心臟跳得厲害,實(shí)在是今天給他們的沖擊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伏昊,你是瘋了吧?你竟然敢反遼,就憑你?你以為漢部戰勝了我完顏部,就不可一世了嗎?告訴你,在場(chǎng)的大家,絕對不會(huì )陪你去瘋的?!蔽与x不仿佛聽(tīng)到一個(gè)笑話(huà)一樣,對伏昊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嗎?你認為是笑話(huà),認為我瘋了,可我倒是覺(jué)得我說(shuō)得很正常,遼人欺壓我們,那我們自然要反抗,女真自古便是與漢人同源的諸夏遺脈,漢人自古以來(lái),對于暴虐的政權,都會(huì )反抗。如今,遼人處處壓榨我們,難道我們不該向我們的先輩一樣反抗嗎?”伏昊反駁道,當然,言語(yǔ)之中,伏昊也沒(méi)忘記加上他關(guān)于女真起源的私貨。

    雖然現在他還沒(méi)統一女真,但伏昊還是覺(jué)得提前給這些女真酋長(cháng)們灌輸女真人是好人的思想最好,畢竟,思想這東西,越早灌輸,那自然越好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瘋了,伏昊。你想反抗大遼,沒(méi)人攔你,但我不相信,在場(chǎng)的諸位首領(lǐng),會(huì )跟你一樣瘋,識相點(diǎn)的就快點(diǎn)收手,放了謝里達上使,向遼國請罪,說(shuō)不得還能寬恕你和漢部的不敬之罪?!蔽与x不又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沒(méi)瘋,你不相信我能讓各位首領(lǐng)隨我反遼嗎?”伏昊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當我是傻子,會(huì )信你的鬼話(huà)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沒(méi)當你是傻子,因為你本來(lái)就是個(gè)真的傻子。難道你到現在還沒(méi)發(fā)現,從你們來(lái)到我漢部開(kāi)始,大部分人就不得不隨我起兵反遼了嗎?否則,我漢部反遼,就算你們不反,遼國也不一定相信你們?!?br />
    “你在胡說(shuō)什么,我們怎么可能會(huì )隨你反遼……不好!上當了……”斡離不剛要繼續反駁伏昊,結果突然想到了什么,面色一驚道。

    而在場(chǎng)的其他人,不少機敏的人也反應過(guò)來(lái)伏昊話(huà)里的意思,臉色也都是跟著(zhù)一變。

    他們沒(méi)想到,從他們被伏昊用謝里達的名義約到漢部來(lái)時(shí),就已經(jīng)落入了伏昊的算計之中,而且這算計還是徹徹底底的陽(yáng)謀,因為除了完顏部和斡離不之外,其它的部落和酋長(cháng),想撇清與漢部和伏昊的關(guān)系都非常困難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