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61、把遼人綁了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34 字數:2348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伏昊的話(huà),說(shuō)得不合時(shí)宜,再加上酒宴時(shí),伏昊又喝了不少酒,所以一開(kāi)始說(shuō)這話(huà)的時(shí)候,那些遼國兵卒都以為伏昊說(shuō)錯話(huà)了,并沒(méi)有太過(guò)在意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是酒喝多了吧?才會(huì )這么說(shuō)?!彼饕獘D女的遼國兵卒里,一個(gè)滿(mǎn)臉醉醺醺模樣的兵卒,指著(zhù)伏昊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言語(yǔ)之中,那兵卒明顯對伏昊的態(tài)度,十分看不起。

    “我沒(méi)有喝多?!狈豢戳搜勰鞘勘?,硬氣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答應不答應我們的要求?”

    “剛才我已經(jīng)說(shuō)了,不答應?!?br />
    “活得不耐煩了嗎?竟然敢這么和我們說(shuō)話(huà),伏昊你是要我大遼的鐵騎來(lái)讓你答應嗎?”伏昊拒絕那兵卒的話(huà),顯然激怒了謝里達,在伏昊又一次肯定拒絕那兵卒后,謝里達當即插了話(huà),言語(yǔ)非常憤怒的對伏昊大喝道。

    整個(gè)宴會(huì ),頓時(shí)安靜了許多,所有人聞言,都看向伏昊和謝里達,空氣里,也似乎開(kāi)始彌漫起一股火藥味。

    在謝里達這些遼國兵將眼里,伏昊這個(gè)女真部落的小酋長(cháng),接下來(lái)就該給他們道歉服軟,然后乖乖的答應他們的要求,把他們看中的漢部的女人,夜里送到他們房里,陪他們侍寢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他們不清楚伏昊是怎么帶來(lái)漢部發(fā)展的,也高估了遼國在伏昊心中的地位,要是區區一個(gè)遼國使者,就能讓伏昊屈服的話(huà),伏昊早就會(huì )屈服于完顏部,而不是和完顏部為敵了。

    在伏昊看來(lái),做任何事情,都不能傷害漢部部民對他的忠誠,畢竟,只有那些部民對他忠誠,伏昊才能帶領(lǐng)他們走向壯大,否則,一旦漢部部民對他失去了忠誠,那伏昊和漢部的下場(chǎng)可想而知,那就是眾叛親離,分崩離析。

    如今,謝里達這些遼國兵將,如此當著(zhù)漢部眾人的面,向他索要漢部女子侍寢,很明顯,這是在削弱他在漢部的威信,這是伏昊絕對不能允許的。

    畢竟,遼國兵將索要女子的舉動(dòng),其實(shí)與羞辱漢部無(wú)異,沒(méi)有一個(gè)部民,會(huì )允許自己部落的女子,會(huì )像一個(gè)妓女一樣,被其他人隨意索要。

    當然,要是他們去索要其它部落族群的婦女,他們也會(huì )變成遼國兵將的樣子,就和真實(shí)歷史上,被契丹人欺凌的女真人,滅了契丹人后,像契丹人欺辱他們一樣,欺辱被他們占領(lǐng)的北宋漢人一樣。

    每個(gè)人的心里都是自私的一面,在做事情時(shí)候,既希望自己能受到公平對待,卻又想別人受到不公平對待,就是如此復雜的雙標原則,構成了現在張狂的契丹人的性格,也構成了真實(shí)歷史上滅遼立金后的女真人的性格。

    伏昊知道,若是以后漢部壯大起來(lái),他手下的部民也會(huì )變成那樣的雙標人士,只是他沒(méi)辦法去改變漢部部民以后的轉變,因為這就是弱肉強食的人性,是世界所有生物鏈的生存法則,沒(méi)有任何辦法能夠改變的。

    以現在的情勢來(lái)看,伏昊心里清楚,假如他今天答應了謝里達等人的無(wú)理的羞辱要求,那么漢部肯定會(huì )有部民對他的統領(lǐng)產(chǎn)生質(zhì)疑。

    哪怕遼國兵將一直是這么對其它女真部落的,他們看上其它女真部落的女子,就讓那些女子侍寢,雖然這已經(jīng)成為了一種強制規則,但是這種羞辱性的規則,依舊不是女真人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要是伏昊也接受這些羞辱性的規則,那就不明顯不能讓跟隨他的人信服了,自然的,這會(huì )讓不少漢部的人,對伏昊的忠誠度減少,這是伏昊最不想看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此,伏昊并沒(méi)有因為謝里達的話(huà)而退縮,卻是盯著(zhù)謝里達說(shuō)道:“你真以為我怕遼國不成?今日接待你們,是伏某不想多事,可你們要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的話(huà),那就休怪伏某不客氣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說(shuō)什么?伏昊?難道你真的要找死不成?想讓整個(gè)漢部給你陪葬不成?”謝里達明顯不相信伏昊敢說(shuō)出這樣的話(huà),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(zhù)伏昊道。

    當然,不只是謝里達如此,在場(chǎng)的其他遼國兵將,也是不相信伏昊會(huì )說(shuō)出這樣的話(huà),按理來(lái)說(shuō),一旦他們拿出大遼的鐵騎,來(lái)威脅那些女真部落的酋長(cháng)時(shí),那些女真部落的酋長(cháng)不都該像被嚇傻了一樣,向他們求饒嗎?

    總之,根本就不該有像伏昊這樣不怕遼國鐵騎,甚至言語(yǔ)之中,對于遼國還極為不敬的女真部落的酋長(cháng)存在。

    如果有的話(huà),那就要狠狠的將這種不尊重遼國的人,修理干凈,讓他們明白與遼國對抗的下場(chǎng)。

    否則,出現一個(gè)這樣的酋長(cháng),遼國卻沒(méi)有任何動(dòng)作的話(huà),其他的女真部落的酋長(cháng)還不有模學(xué)樣,跟著(zhù)那個(gè)酋長(cháng)學(xué)著(zhù)違抗遼國的意思,這不是讓遼國威名掃地,顏面無(wú)存嗎?

    所以,謝里達的心里,已經(jīng)準備若是伏昊繼續這樣對遼國違逆的話(huà),他一定要讓伏昊付出代價(jià),雖然他有在漢部和完顏部之間,拉攏分化,保持女真部落平衡的打算,但像伏昊這樣一點(diǎn)兒也不尊重大遼的人,謝里達也不會(huì )用的。

    哪怕完顏部也有陽(yáng)奉陰違,背地里也有違逆遼國的的動(dòng)作,但至少明面上,完顏部是遼國的忠臣,所以謝里達還能容忍遼國,可像伏昊這樣明面上都要違逆他們意思的人,謝里達明顯不可能讓伏昊和漢部還存在的。

    聽(tīng)到謝里達又一次的威脅恐喝,伏昊卻是一點(diǎn)兒也不驚慌,知道遼國會(huì )被女真人滅國的他,可是一點(diǎn)兒也不怕遼國,只是現在忌憚遼國在他一統女真的道路上,給他舔麻煩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現在謝里達等人這么逼他,伏昊當然不會(huì )委曲求全,大不了,老子在統一女真的道路上,順便把你遼國也給滅了。

    當下,伏昊看著(zhù)謝里達冷冷說(shuō)道:“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我伏昊長(cháng)這么大,可不是嚇大的。這里是我漢部的地盤(pán),你們敢如此羞辱我漢部,那就休怪我無(wú)情了!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難道你還真的敢對我們動(dòng)手不成?”謝里達聽(tīng)后,心中一驚,直覺(jué)告訴他,伏昊這家伙敢做其他女真部落的酋長(cháng)都不敢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真是出乎他的預料,在謝里達看來(lái),經(jīng)過(guò)他的再三威喝,伏昊應該和其它女真部落的酋長(cháng)一樣,怕的要命,直接求饒,來(lái)?yè)Q求他的諒解才是。

    畢竟,女真部落的勢力,真的是太渺小了,區區一個(gè)漢部的實(shí)力,都不及遼國的一根毫毛,就是整個(gè)女真部落的實(shí)力加起來(lái),也是一樣。

    只是,謝里達終究要為他的自大而付出代價(jià),知道未來(lái)走向的伏昊可不會(huì )怕了他和他背后的遼國。

    “你說(shuō)對了,你們已經(jīng)過(guò)了我容忍的底線(xiàn),既然你們這樣,那就別怪我動(dòng)手了?!狈焕淅涞膶χx里達和他手下的遼國兵將低喝道。

    而后,伏昊看向四周,對在場(chǎng)值守的漢部兵將大聲命令道:“來(lái)人!把這些無(wú)禮的遼人,都給我綁了!若膽敢有反抗者,殺無(wú)赦!”

    一聲令下,全場(chǎng)皆驚!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