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60、要是我不答應你們的要求呢?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34 字數:5350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就在伏昊還在準備著(zhù)漢部自制鐵器的大業(yè)時(shí)候,謝里達一行人也終是到了漢部,準備走訪(fǎng)視察漢部的具體情況。

    “見(jiàn)過(guò)統領(lǐng)!”

    漢部村寨外,得到消息的伏昊,連忙點(diǎn)齊手下能迎接的親信,匆匆迎接謝里達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漢部的首領(lǐng)伏昊?”謝里達看到伏昊站在漢部所有迎接的人前,就猜測到他的身份,直接問(wèn)話(huà)道。

    “區區薄名,沒(méi)想到統領(lǐng)竟然知道?!狈恍χ?zhù)回道。

    “試問(wèn)現在女真各部,還有誰(shuí)不知道你的名字?”謝里達反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統領(lǐng)繆贊了,漢部不過(guò)數百人,我只不過(guò)是漢部這個(gè)小部落的首領(lǐng)而已,怎么會(huì )有那么大的名氣?”

    “在你后面的這些人都是你漢部的勇士嗎?”謝里達見(jiàn)伏昊一直這么低調,完全不像是干出挑戰完顏部的人,心里也是懷疑伏昊這種沒(méi)一點(diǎn)霸氣顯露的人,是怎么能帶領(lǐng)漢部戰勝強大的完顏部的,不過(guò)為了不讓這番談話(huà)冷場(chǎng),他便轉移話(huà)題,看著(zhù)伏昊帶來(lái)迎接的人,問(wèn)起話(huà)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他們都是我漢部盡忠職守的勇士,我這便為統領(lǐng)介紹,這是去烏里、貞良、突津……”伏昊這次接了話(huà),并且為謝里達一個(gè)一個(gè)介紹他手下的親信兵將。

    貞良、突津等人,都是在與完顏部的大戰中,表現優(yōu)異,戰斗兇猛,從而被伏昊看中提拔,并且在平常時(shí)候把他們留在身邊教導的。

    伏昊就是希望利用這種方式,拉近他和漢部兵將的關(guān)系,讓他們更加忠心,同時(shí),言傳身教,把他在軍事上的一些先進(jìn)想法交給他們,進(jìn)而提升漢部的整體軍事素質(zhì)。

    謝里達作為遼國任命的把守寧江州,監視女真的官員,自然不是普通的莽夫,在伏昊介紹手下兵將后,他就一一和貞良、突津等人交談,言語(yǔ)之中,讓人有一種如沐春風(fēng)般的感覺(jué),足可見(jiàn)謝里達的手段。

    這次伏昊帶來(lái)迎接謝里達的人,并沒(méi)有孫定、徐欽那些遼國通緝的流亡人員,雖然讓他們換一下裝束打扮,再用漢部的身份遮擋,謝里達等人不一定能發(fā)覺(jué)他們的真實(shí)身份,但這樣做并不值得,畢竟,漢部現在正在發(fā)展,伏昊就能冒著(zhù)被遼國敵視的風(fēng)險,讓孫定、徐欽這些人在漢部這么出風(fēng)頭的見(jiàn)外人。

    況且,隱藏起這些人,將漢部的真正實(shí)力保密,這明顯對于漢部的發(fā)展更為有利,現在很多人都認為漢部戰勝完顏部,靠的是完顏部被偷襲的運氣,實(shí)則漢部有孫定、徐欽這些人的加入,本身的實(shí)力就不弱,要是外人輕看漢部,并且與漢部為敵的話(huà),那他們與漢部對戰的話(huà),肯定會(huì )因此吃大虧的。

    而伏昊要的就是這種效果,所以他在戰勝完顏部后,一直嚴令漢部的人,不能向漢部之外的人,透露任何關(guān)于孫定、徐欽等人加入漢部的消息。

    因為女真部落和寧江州之間的消息傳遞,并不迅捷,而且消息內容也不詳實(shí),很多消息在具體的細節內容上,謝里達得到的消息也不是非常充分,就比如特別是漢部飛快的發(fā)展速度,若是謝里達知道,一定會(huì )非常吃驚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孫定、徐欽等人投靠漢部的消息,伏昊有意隱藏,所以謝里達也不知道漢部還隱藏著(zhù)孫定、徐欽那樣的遼國通緝要犯。

    否則,謝里達知道的話(huà),肯定會(huì )覺(jué)得伏昊內心不軌,并且安排計劃,剿滅漢部,也不會(huì )親自來(lái)漢部,想著(zhù)在漢部與完顏部之間拉攏分化,來(lái)達到他所想的平衡女真部落的實(shí)力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“漢部能戰勝完顏部,并且有今天的名聲,一定有獨到之處,就勞煩伏昊你帶路,讓我見(jiàn)識一下漢部的情況吧!”聊的差不多后,謝里達便說(shuō)出了他的來(lái)意。

    “好!”伏昊應了一句,而后硬著(zhù)頭皮,帶謝里達一行人進(jìn)入漢部。

    因為這次謝里達到來(lái)的很突然,而且伏昊事先對他也沒(méi)有什么了解,不知道他的脾氣,所以伏昊根本沒(méi)做什么接待這里的的表面工作,而漢部的內部情況,也讓謝里達全部看到了。

    好在,漢部?jì)炔繘](méi)什么讓謝里達不滿(mǎn)的東西,反而,伏昊在漢部實(shí)行的漢化策略,卻是讓謝里達很滿(mǎn)意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想到你竟然讓這群女真人學(xué)漢話(huà),讓他們以為他們是漢人后代,真是有一套!”看過(guò)漢部的大概情況后,謝里達十分驚訝道,特別是當他問(wèn)詢(xún)幾個(gè)說(shuō)漢話(huà)的女真人,見(jiàn)到他們都十分認同他們是漢人后代,這可是讓謝里達十分吃驚,不知道伏昊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對于女真種族的來(lái)源,謝里達雖然知道的不多,但他心里清楚,說(shuō)他們祖上曾與漢人結合,那有可能,但說(shuō)他們是漢人后代的話(huà),那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然而,現在伏昊能直接讓那些女真人相信他的說(shuō)辭,這實(shí)在是讓謝里達有些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“漢人的文化博大精深,我覺(jué)得讓部民學(xué)了不錯,便這樣推行了?!狈还室庹伊死碛?,敷衍謝里達道,畢竟,他真正漢化女真的原因,可不能說(shuō)出來(lái),真要說(shuō)出來(lái)的話(huà),他從后世穿越過(guò)來(lái)的事情,肯定會(huì )被人當做傻子的。

    “做的不錯!漢人的文化,是要好好推廣才行,我覺(jué)得其它的女真部落,也都要這么做,就像你,漢話(huà)說(shuō)得就很好?!敝x里達聞言,十分認同的點(diǎn)頭道。

    “謝統領(lǐng)夸獎,其實(shí)在下就是原本就是漢人,只不過(guò)機緣巧合,做了這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而已?!?br />
    “你竟然是漢人?真的嗎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在下確實(shí)是漢人?!?br />
    “老實(shí)告訴我,你沒(méi)有騙我吧?”

    “并無(wú)欺騙,在下真的是一個(gè)如假包換的漢人?!?br />
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?漢人竟然做了女真人的統領(lǐng)?”謝里達聽(tīng)到這里,直覺(jué)得他肯定是聽(tīng)錯了,他再怎么樣也沒(méi)想到過(guò),一個(gè)在女真闖出名氣的中等部落的首領(lǐng),竟然不是女真人,而是漢人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能的?又沒(méi)有人說(shuō)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,一定就是女真人,我是漢人,統治女真部落,又怎么了?”伏昊聞言反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怎么!沒(méi)怎么!我只是覺(jué)得驚奇,僅此而已!”謝里達回應著(zhù),便沒(méi)有在伏昊是漢人的問(wèn)題上,再討論其它的什么問(wèn)題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心里面,謝里達對于伏昊的映像,也是有了幾分改觀(guān)。

    對伏昊映像的改觀(guān)原因,自然是因為伏昊漢化漢部的人,眾所周知,契丹人建立遼國后,就開(kāi)始從上到下的被漢人逐步的漢化,使得整個(gè)遼國上下,對于漢人文化都十分尊崇,就是謝里達自己,也是非常推崇漢人文學(xué),所以見(jiàn)到伏昊這么漢化女真人,自然對伏昊有了其它的好感了。

    見(jiàn)識了漢部的具體情況后,伏昊便安排人去為謝里達一行安排酒宴了,這些遼國官吏遠道而來(lái),伏昊再怎么樣,也要好好招待他們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當伏昊暗中向隨行的親信下達接待謝里達等人的命令時(shí),他可是感覺(jué)到他的親信里面,有人非常不愿意接待遼人的,甚至于在某些人身上,伏昊感覺(jué)到了一股恨意。

    想到女真人一直經(jīng)受遼人的壓榨欺辱,伏昊也就明白了這股恨意的由來(lái)了,否則,若非有這股恨意,真實(shí)歷史上,女真部民日后也不會(huì )隨已經(jīng)死去的完顏阿骨打一起,起兵叛遼,并且滅了遼,建立金國了。

    然而,這與他無(wú)關(guān),現在的伏昊為了發(fā)展漢部,可是能不輕易得罪遼國,就不會(huì )得罪遼國。

    像這樣接待遼國上官的事情,伏昊自然是會(huì )接待好的,他絕不會(huì )因為部民恨遼人,就不好好接待遼國上官。

    伏昊可不想在他統一女真的道路上,被遼國牽扯,那樣的話(huà),即使他最后能統一女真,說(shuō)不得都要超過(guò)腦子里那破地球儀規定的時(shí)間了。

    要是不能在規定時(shí)間里統一女真的話(huà),伏昊可就要死了,為了保命,伏昊肯定選擇對他最為有利的選擇去做事的,而不是因為要照顧別人,選擇對他不利的事情去做。

    在漢部已經(jīng)接受漢化的女真人有些敵意的目光下,伏昊還是好好的接待了謝里達等人,酒肉管夠,也是讓風(fēng)塵仆仆趕來(lái)漢部的謝里達等人飽餐一頓了。

    這次酒宴,因為謝里達帶來(lái)的人多,在村寨屋子里舉辦,地方明顯不夠,所以伏昊依舊選在了村寨里的空地上,按位置擺上酒案,宴請今日謝里達帶來(lái)的一行遼國兵卒。

    夜色深了,漢部安排的酒宴,也開(kāi)始了。

    謝里達和伏昊坐在上座,下面坐的是謝里達帶來(lái)的兵卒,以及漢部里被伏昊安排,陪那些遼國兵卒喝酒的人,坐在下面。

    其實(shí),伏昊本來(lái)是不想給那些兵卒安排位置的,畢竟按理來(lái)說(shuō),以那些兵卒的身份,就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次酒宴上,所以可以不用安排。

    只是,因為謝里達要求,要和他帶來(lái)的兵卒一起參加酒宴,所以伏昊才不得不這樣安排這些兵卒參加酒宴,并且廢了心思,不讓這次接待出現問(wèn)題。

    期間,謝里達與伏昊喝了不少,并且連連稱(chēng)贊伏昊治理漢部的本事,卻是說(shuō)得伏昊都有些臉紅了。

    當然,伏昊可不信謝里達的話(huà),一方面,他的經(jīng)驗告訴他,酒桌上的話(huà),千萬(wàn)不可當真;另一方面,靜觀(guān)謝里達今天來(lái)漢部的表現,伏昊也有些懷疑那些話(huà)是謝里達故意說(shuō)得,就是為了拉近他們之間的關(guān)系而已。

    總之,那些夸獎的話(huà),伏昊基本上沒(méi)當真,只是附和著(zhù)謝里達,陪他在這頓酒宴之中,喝得盡興。

    酒足飯飽,宴會(huì )結束前,卻是出了點(diǎn)意外的插曲。

    有幾名謝里達的帶來(lái)的兵卒,喝了酒后,看中了幾名前來(lái)送酒食的漢部的女真女子,竟然到伏昊身邊,指名告訴伏昊,要求那些女子陪他們一起去下榻的地方,為他們侍寢。

    這一幕,卻是讓伏昊有些不知所措,他倒是沒(méi)想到這樣遼國兵卒,竟然對他這么頤氣指使,仿佛他就是個(gè)后世拉皮條的皮條客一樣,這實(shí)在是讓伏昊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伏昊心中雖然有火,但沒(méi)有立即發(fā)作,打狗要看主人,更何況這些人是勢力龐大的遼國兵卒,他以為是那樣遼兵酒喝多了所致,因此,伏昊寄希望去找謝里達,讓謝里達教訓這幾個(gè)喝多了的兵卒。

    只是,當伏昊看向謝里達時(shí),卻是發(fā)現這位遼國兵卒的統領(lǐng),似乎絲毫對此不以為意,仿佛那些兵卒強取婦女侍寢,這事情很正常一樣。

    伏昊沒(méi)有傻到去問(wèn)謝里達這是怎么回事,要是謝里達借此戲弄他,這明顯對伏昊而言,有些自取其辱的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,伏昊沒(méi)有立即答應那些遼國兵卒,而是先穩住他們,以酒宴沒(méi)有結束為由,他們先喝酒,實(shí)際卻是打算悄悄問(wèn)話(huà)在他身邊,負責酒宴安保值守的去烏里的。

    在伏昊看來(lái),既然謝里達等人這么不在乎女真人的感受,酒宴之上,就當眾索取婦女,那明顯這事情肯定對他們來(lái)說(shuō)習以為常,所以去烏里按理來(lái)說(shuō)肯定是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那些索要婦女的兵卒,見(jiàn)伏昊言語(yǔ),以為伏昊已經(jīng)答應,只等酒宴結束以后,就安排他們看中的女子侍寢,所以又笑著(zhù)回去喝酒了,一副真把伏昊當做皮條客的樣子。

    趁這機會(huì ),伏昊趕緊就問(wèn)了值守在他身邊的去烏里,那些遼國兵卒索要婦女的具體情況。

    起初,去烏里聽(tīng)到伏昊的問(wèn)話(huà),顯得很詫異,他倒是沒(méi)想到伏昊竟然不知道這事情到底怎么一回事,后來(lái)想到伏昊建立漢部也沒(méi)多久,之前恐怕也不在女真地盤(pán)上,這才使釋然,所以便悄悄的簡(jiǎn)單把事情的情況說(shuō)出了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伏昊聽(tīng)完以后,也是明白了那些遼國兵卒有恃無(wú)恐索要女真女子的原因,同時(shí)也明白了為什么在他下令款待謝里達等人時(shí),他手下的人對于那些遼國兵卒,有很深的恨意。

    原因也很簡(jiǎn)單,那就是遼國欺壓女真,已經(jīng)形成了一種令女真人痛恨,卻又反抗不了的“薦枕”制度。

    所謂“薦枕”,就是進(jìn)獻枕席,侍寢陪睡的意思,而“薦枕”制度的出現,也是女真部落被遼國上官逼迫而來(lái)的。

    遼朝統治時(shí)期,女真人雖然沒(méi)有被契丹人趕盡殺絕,但是,他們的日子過(guò)得非常的屈辱。

    為了利于統治,遼國把一部分強橫的女真人編為遼籍,而遼籍女真又被稱(chēng)為“熟女真”,遼國讓熟女真去管理另一部分貧窮和落后的女真人,這些女真人卻是被稱(chēng)為“生女真”。

    如果生女真不聽(tīng)話(huà),熟女真就被去修理生女真,要是熟女真修理不下來(lái),契丹人就會(huì )派他們的鐵騎給熟女真撐腰,直到將生女真修理得服服帖帖。

    而契丹人就是通過(guò)這種以夷制夷的管理方式,每年都會(huì )從女真人那里掠奪大量的奇珍異寶,比如:貂皮、人參、北珠和海東青。

    在女真人眼里,貂皮、人參和北珠異常珍貴,其中,海東青這一神鳥(niǎo),被女真人視為生命。

    海東青,在女真語(yǔ)中,稱(chēng)其為“雄庫魯”,意為世界上飛得最高和最快的鳥(niǎo),有“萬(wàn)鷹之神”的美譽(yù)。

    平日里,海東青可以捕捉天鵝和大雁,而大雁可以從一種巨型蚌里啄出寶貴的珍珠。

    這種珍珠一直被北宋的皇室和貴族視為至寶,趨之若鶩,價(jià)格昂貴,時(shí)人稱(chēng)之為“北珠”。

    為此,契丹人專(zhuān)門(mén)在女真地區設置了管理海東青的“鷹坊子弟”,因為他們身上都佩戴有象征遼國皇室的銀牌,所以又被稱(chēng)為“銀牌天使”。

    每年,銀牌天使都會(huì )奉命到女真部落去收刮海東青和北珠,一開(kāi)始,有的女真人為了討好天使,贏(yíng)得天使的青睞,便主動(dòng)向天使“薦枕”。

    起初,女真人將中、下階層中未嫁的處子之身的女子,進(jìn)獻給銀牌天使,為他們薦枕。

    但到了后來(lái),銀牌天使仗著(zhù)大國使者的權勢,囂張跋扈,竟要求女真必須按自己的要求來(lái),只要自己看上的女子,不管是哪家的,無(wú)論是貴族還是平民,已婚還是未嫁,有無(wú)子女,都必須為他們薦枕。

    礙于女真人和契丹人之間巨大的實(shí)力差距,女真人敢怒不敢言,最終忍受了這種恥辱性的制度。

    只是,受虐者越是忍讓?zhuān)蜁?huì )越激起施虐者的欲望,遼國來(lái)女真部落的人,隨著(zhù)銀牌天使的不斷提出無(wú)理要求,銀牌天使以下的遼人,也跟著(zhù)銀牌天使一起,開(kāi)始提出無(wú)理要求,久而久之,不管是誰(shuí),但凡是遼國官吏,來(lái)到女真部落,都會(huì )踐踏女真人的尊嚴,提出發(fā)泄他們欲望的“薦枕”要求。

    在漢部酒宴上,那些強行索要婦女薦枕的遼國兵卒,就是因此緣故,才會(huì )大張旗鼓的當面和伏昊要人。

    知道了這些,伏昊也是明白了為什么歷史上女真人對于契丹人會(huì )那么恨了,實(shí)在是契丹人自己作死,生生的用“薦枕”這種羞辱制度,把女真各大部落從上到下、從生到熟,都羞辱逼反了,使得他們都對契丹人產(chǎn)生了強烈的敵意,并最終讓他們都自愿加入完顏部阿骨打的叛亂。

    奪人妻女,于普通人而言,本身就是大仇,更何況契丹人還對女真人有其它的欺壓行為,并且持續這么久,他們不恨才怪。

    如果把薦枕用在利益交換的基礎上,沒(méi)有問(wèn)題,各取所需;但如果把這種方式強加到別人身上,甚至是不同的族群之間,則會(huì )引起軒然大波。

    伏昊想來(lái),真實(shí)歷史上遼國的滅亡,就和他們欺壓女真人,以及這一帶有羞辱性的“薦枕”制度,息息相關(guān)。

    只是,普通女真人會(huì )忍受這種羞辱,但伏昊不會(huì )。

    所以,在酒宴結束,那些遼國兵卒再和伏昊索要他們看中的婦女時(shí),伏昊是明確的對他們說(shuō)道:“要是我不答應你們的要求呢?”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