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85、契丹人的噩夢(mèng)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3/3 1:48:18 字數:2038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寧江州的管理,并沒(méi)有出現意外。

    而對于寧江州的百姓而言,這一天,注定不會(huì )平靜。

    女真人竟然攻破的寧江州,這是他們怎么也沒(méi)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他們不明白,一共也就那么點(diǎn)人的女真人,怎么敢反叛大遼的?

    街道上,到處都是殺氣騰騰,兇神惡煞的女真兵卒。

    不少女真兵卒身上都沾滿(mǎn)了鮮血,一看便是大戰之后所留,看著(zhù)嚇人得很,讓得不少寧江州的百姓嚇破了膽子,生怕這些女真大兵,強行闖入家門(mén),對他們行兇,為非作歹。

    雖然遼人是游牧民族,在塞外與野獸肉搏見(jiàn)血十分平常,但那都是住在野外的遼人,像寧江州城內的遼人百姓,早就因為居住在城里,見(jiàn)到這種見(jiàn)血的時(shí)候,卻是非常少得了。

    某種程度而言,城內舒適的生活,早就讓那些住在城內的遼人,失去他們祖先的兇狠之氣,雖然他們平日里也都訓練,算得上是弓馬嫻熟,武器也使得好,但這不代表他們見(jiàn)血無(wú)壓力。

    在忐忑當中,隨著(zhù)伏昊的安民榜文一出,很快寧江州的百姓就知道女真人的動(dòng)作了。

    當然,對于契丹人來(lái)說(shuō),伏昊的榜文完全就是災難,因為他們要變成女真人的奴隸,而對于不是契丹人的百姓來(lái)說(shuō),伏昊的榜文卻是代表了他們以后得安全,讓他們慶幸不已。

    抓捕城內契丹人的事情,伏昊交給徐欽去辦了,他讓徐欽帶領(lǐng)他親自挑選的五百人入城,拿著(zhù)從寧江州官府里繳獲來(lái)的人口戶(hù)籍名冊,挨家挨戶(hù)的去抓捕契丹人。

    多虧于契丹人被漢化,所以對于治下人口的統計,做的十分細致,伏昊找到寧江州的人口戶(hù)籍名冊后,就能輕而易舉的完成他的奴隸制度的第一步了。

    那人口戶(hù)籍名冊上,對于各家各戶(hù)的人,屬于什么民族,都記載的很仔細,根本不需要伏昊去為如何甄別契丹人而去煩心。

    至于挑選徐欽做這個(gè)抓捕契丹人奴隸的任務(wù),也行因為這家伙之前帶領(lǐng)他的漢人流亡勢力時(shí),經(jīng)常四處搶劫,對于搶人這種情況真是了如指掌,而且他干這種事情,還沒(méi)有任何心里負擔,所以伏昊自然就讓徐欽帶人抓捕了。

    寧江州城內,很快便不斷響起了敲門(mén)聲,首當其沖的便是那些住在城內的契丹人貴族,然后是官員、富商和平民,總之但凡花名冊有名字的人,徐欽都會(huì )帶人去走一遍。

    那些遼人對于伏昊明目張膽的努力制,自然是毫不猶豫的要反抗,家里有私兵的,都被他們命令,在城自家府邸外,拿起武器和女真人拼命。

    然而,這些都是徒勞的,女真人連寧江州都已經(jīng)攻下,如何會(huì )在意城內的女真人,況且那些遼國貴族的手里的私兵,有很多根本就不如之前在寧江州城頭守城的遼軍,他們無(wú)非是有些武藝,這才被他們的主人給招募到麾下,當起了私兵的。

    或許,那些女真貴族自信能打得過(guò)女真兵卒,只是沒(méi)經(jīng)歷過(guò)戰爭的兵卒,和經(jīng)歷過(guò)戰爭的精兵,確實(shí)差距很大。

    那些私兵面對隨伏昊血戰很多的女真兵卒,根本不是對手,徐欽帶人也沒(méi)花什么力氣,就把那些女真貴族的私兵給解決干凈了。

    對于這類(lèi)敢反抗的私兵,伏昊暫時(shí)實(shí)在行的原則,自然是一個(gè)不留。

    要是這樣人能像伏昊攻克寧江州后,在城內主動(dòng)投降的遼國兵馬一樣投降,伏昊自然會(huì )免他們一死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暫時(shí)作為奴隸的命運,他們卻是改變不了的,畢竟,他們在伏昊攻打寧江州時(shí),沒(méi)有第一時(shí)間投降,伏昊就不可能對他們寬容,只有等他們?yōu)榱⒐?,可以消除他們奴隸的身份。

    當然,要立下這樣的功勞,并不容易,就比如要是他們在伏昊攻城前就投降,那自然算是立功,而且是大功。

    否則的話(huà),現在他們想立功改變身份,那就只能靠戰功了,要是他們愿意立功,改變身份,那伏昊就打算讓這些身強力壯的契丹人,去做他打仗的敢死炮灰。

    假如仗打勝了,而他們依舊還活著(zhù)的話(huà),那自然算是立功了,伏昊當然會(huì )獎賞他們,免去他們奴隸的身份。

    一時(shí)間,寧江州城內,又到處響起了喊殺聲,徐欽和他麾下搜掠的女真兵卒,完全成了契丹人眼中的惡魔。

    當然,徐欽等人所為,只不過(guò)是讓他們適應他們祖先的擴張方式而已。

    自然住進(jìn)了寧江州,他們基本上就習慣于安逸的生活了,再加上遼國自上而下的漢化,他們也完全忘了遼人崛起擴張時(shí),對于其它民族,是如何的欺壓的,他們契丹人的崛起,也是摻雜了其它民族的血淚,只是到了今日,伏昊讓他們來(lái)體驗這些血淚了。

    這些,也是伏昊允許手下欺壓折辱契丹人的原因,伏昊可是知道契丹人以前,可是經(jīng)常有南下入宋打草谷的傳統,他們的崛起,和欺辱漢人離不開(kāi)的,現在,伏昊欺辱他們,也是一點(diǎn)兒也沒(méi)有壓力。

    當然,欺壓漢人,也有伏昊手下的女真人和其它北方民族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,伏昊覺(jué)得,日后攻遼時(shí),他會(huì )保存手下的漢人數量,讓那些以女真和其它民族的人,去和遼人死磕,讓他們狗咬狗,換來(lái)他和手下漢人美好的明天。

    血色在寧江州城內籠罩,女真兵卒在徐欽的率領(lǐng)下,破門(mén)而入,搜掠契丹人的同時(shí),也搜掠其它的財貨物資,然后統一送到伏昊所呆的寧江州的官府了。

    整個(gè)寧江州城,在被契丹人統治百余年后,現在成為了城內所有契丹人的噩夢(mèng)。

    做這些的時(shí)候,伏昊并沒(méi)有讓徐欽等人避諱城內的其他人,只是讓他們在做事的時(shí)候,要向周?chē)傩战忉屗麄冎会槍|人。

    伏昊并不確定寧江州城內的所有百姓,都知道他的意圖,特別是一旦徐欽帶人大肆搜掠的話(huà),肯定會(huì )引起不知道情況的百姓的恐慌,所以在搜索普通契丹人的百姓時(shí),伏昊可是嚴格要求徐欽向城內所有百姓解釋的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