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77、陰狠的陽(yáng)謀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27 1:47:33 字數:4334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在各部集結完畢之后,伏昊便率領(lǐng)麾下所有兵馬,帶領(lǐng)所需攻城物資,出了營(yíng)寨,前往寧江州城前。

    軍隊里帶的攻城物資很多,帶了五輛馬車(chē),上面只有一輛裝滿(mǎn)鼓囊囊的沙土包,里面裝滿(mǎn)了沙土,其它的馬車(chē)卻都是裝的袋子,這是用來(lái)填護城河的,當然,并非是都填平,只是填出一段能過(guò)護城河的路而已。

    另外,為了強登攻城,軍隊里面還帶了幾十具云梯。

    沙土包和云梯都是昨天扎營(yíng)之后,伏昊下令軍中的兵卒和工匠趕制的。

    當然,有將領(lǐng)反應,就算把那些空的沙土包用泥沙填滿(mǎn),那也是完全不夠填平護城河的,希望伏昊再多準備一些沙土包,別出現攻城后,連護城河都鋪不完,讓攻城的兵卒連城墻都摸不到。

    只是,毫無(wú)疑問(wèn),那些將領(lǐng)的請求,被伏昊直接拒絕了。

    對于早有謀劃的伏昊而言,沙土包和云梯這兩樣攻城所需的工具,只不過(guò)是他的障眼法而已,為的只是迷惑遼國守軍,他根本就沒(méi)想強攻登城,所以他自然用不到。

    強攻登城的話(huà),無(wú)論是填護城河還有架云梯登城,都是會(huì )造成很大傷亡的行動(dòng),對于伏昊而言,現在還承受不不起這樣的損失。

    否則,要是真要強攻登城的話(huà),伏昊昨日到寧江州城前的時(shí)候,早就同意麾下眾將的請求,直接下令攻城了,才不會(huì )用軍隊需要休整的理由,來(lái)命令麾下軍隊扎營(yíng)休整的。

    路上,有熟悉孫定、徐欽等人的人,突然發(fā)覺(jué)他們并不在隊伍中,不由好奇的向四周熟悉的人詢(xún)問(wèn)他們的下落,很快,他們失蹤的消息,便傳到了伏昊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所謂在軍隊里失蹤,這是好聽(tīng)一點(diǎn)兒的說(shuō)法,要是說(shuō)得難聽(tīng)一些,那就是當了逃兵逃跑了。

    伏昊聽(tīng)了之后,當即命令全軍不得議論此事,告訴各部將領(lǐng)孫定、徐欽等人已經(jīng)另有安排,昨夜出了營(yíng)地,要求他們安撫所管轄的兵卒,讓他們全身心投入到接下來(lái)的戰斗中來(lái),不能因為這件事情胡思亂想而分心。

    “城上的遼兵聽(tīng)著(zhù),我女真共主伏昊首領(lǐng)仁慈,再給你們最后一次機會(huì ),投降不殺,否則,負隅頑抗者,殺!”

    攻城之前,伏昊最后一次派人去城頭前勸降,這是給他們最后的機會(huì ),伏昊的原則是可一可二,不可再三。

    要是這些遼兵連續兩次給臉不要臉的話(huà),那就別怪伏昊無(wú)情了。

    “城下的女真賊子們聽(tīng)著(zhù),你們要打就打,我大遼國的勇士是絕對不怕你們的,也絕對不會(huì )怕投降的?!?br />
    回答伏昊和女真軍隊的,是城頭上的遼國普通兵卒的大喊聲。

    那兵卒的嗓門(mén)很大,聲音喊出來(lái),傳得很遠,基本上伏昊麾下的所有兵將,都聽(tīng)到了聲音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為那兵卒的嗓門(mén)大,這才被守城的女真將領(lǐng)命令他回應的吧,伏昊是這樣認為的。

    伴隨著(zhù)那兵卒大喊之后,是城頭其他的遼國兵卒的辱罵聲。

    “女真狗賊,想讓爺爺們投降,簡(jiǎn)直癡人說(shuō)夢(mèng)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也不撒泡尿照照你們自己,看看你們什么狗模樣,還敢讓我們投降?勸你們快快投降,免得等我遼國大兵一到,叫你們化為飛灰!”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,就憑你們也敢打我寧江州……真是笑死人了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頭上,遼國守軍的辱罵聲不斷傳出,當下就激起了不少女真兵卒的火氣,恨不得把寧江州城內的那些負隅頑抗的守軍屠盡。

    若是寧江州城中的遼國守軍多,那些遼人不怕他們攻城也是應該的,他們也能忍受,畢竟守軍人數多的話(huà),自然是可以守得住城池,當然不會(huì )在乎他們的威脅,也有資格輕視他們攻城,他們也不會(huì )這么憤怒。

    可現在是他們攻城的人多,遼國守軍少,而那些遼軍竟然不怕他們,在伏昊連續兩次派人勸降后,都拒絕投降,這很明顯是不怕他們,瞧不起他們的實(shí)力,即使他們攻城的人數比遼軍多得多了,讓他們覺(jué)得非常恥辱,憤怒之極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因為這些日子伏昊的整合,讓得他們紀律嚴明,所以他們即使再憤怒,也沒(méi)有像散兵游勇一樣胡亂叫罵,而是緊握著(zhù)武器,死死看著(zhù)城頭

    雖然伏昊早有所料,但聽(tīng)到守城遼軍的回復,還是有些不太相信遼人會(huì )這么自大,以為憑著(zhù)這點(diǎn)就能守得住他麾下兵馬的進(jìn)攻。

    或許,這也是真實(shí)歷史上,實(shí)力龐大的遼國會(huì )被女真人滅國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看了眼前方足有數丈寬的護城河,還有那十余丈高的城墻,伏昊心里默默想著(zhù),大概這兩樣東西,正是那些守城的遼軍,不怕女真兵馬的信心來(lái)源。

    按照后世的計量單位,伏昊目測那護城河大概就有八、九米寬,寧江州的城墻看著(zhù)也有二十多米高,對于依賴(lài)騎兵野戰,兵器又不精良的塞外異族來(lái)說(shuō),這真可以說(shuō)是銅墻鐵壁了。

    特別是對于沒(méi)有大型攻城器械的女真人來(lái)說(shuō),哪怕寧江州的遼國守軍少,并且招募很多沒(méi)上過(guò)戰場(chǎng)的青壯守城,但即使如此,他們想攻下寧江州的花,那也真的是要用人命來(lái)填才行。

    當然,要沒(méi)有這般防御能力,也就配不上寧江州這座城池的遼國邊塞重鎮的名字,伏昊看著(zhù)寧江州,很快就想到了攻下寧江州后的戰略。

    那就是把女真部民遷徙來(lái)城中居住,再以寧江州作為踏板,利用以戰養戰的戰術(shù),一路猛攻遼國,只要女真人能發(fā)揮出真實(shí)歷史上的戰力,就算沒(méi)有其它的因素,以女真人的實(shí)力,伏昊指揮他們短時(shí)間內吞并遼國,那也并非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待會(huì )你們帶人攻城,組成前鋒,記得千萬(wàn)不要強攻,只要裝裝樣子,佯攻便可。記得填護城河時(shí),少帶殺土包,多帶盾牌,防御好流矢便可,切勿傷到自己?!?br />
    攻城之前,伏昊把挑選出來(lái)的帶人攻城的女真首領(lǐng),以商量強攻寧江州計劃的名義,喊到身邊吩咐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讓我們佯攻?那我們怎么攻城?不打寧江州了嗎?”很快,便有人聽(tīng)出伏昊話(huà)里有異,反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!到時(shí)候自有辦法讓寧江州里的遼軍,乖乖出來(lái),和我們決戰?!?br />
    “讓他們出來(lái)?不會(huì )吧?伏昊首領(lǐng),你是不是說(shuō)錯了?寧江州里的遼軍人數本來(lái)就少,與我們決戰,死守住寧江州才對,他們怎么會(huì )愿意出來(lái)和我們決戰呢?”

    “你們拭目以待就行!到時(shí)候都聽(tīng)我的命令,讓你們撤退,就給我裝出撤退的樣子逃跑。記得,撤退的時(shí)候,逃跑的陣型一定要亂,不要被看出破綻來(lái),記得要把盾牌什么的都丟了,每人只帶各自的兵器,以備決戰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(méi)什么可是不可是的,你們難道不想打遼人嗎?再有反對者,論罪串通勾結遼人!”

    “是!我等明白!”所有被召集的人被伏昊這么一威嚇,互相看了看,欲言又止,面面相覷,不敢反對,最終還是應命。

    這些人被伏昊挑選召集之前,其實(shí)都有些詫異,一方面是因為昨天伏昊才說(shuō)不強攻登城,今天就突然用商討強攻寧江州的名義,召集他們過(guò)來(lái)商討,與昨天相比,明顯有些不對勁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他們這些人,可都是不支持伏昊統治女真各部的首領(lǐng),伏昊召集他們商討強攻寧江州,明顯就是讓他們指揮軍隊去強攻,這實(shí)在是不符合伏昊的利益。

    按理來(lái)說(shuō),像這種只要出征,就能手到擒來(lái)破城的送功勞的戰斗,伏昊不應該給他們才對。

    畢竟,他們女真的攻城人數本來(lái)就多,再因為剛才女真人被遼人輕視羞辱,軍中因為要報被羞辱之仇的士氣非常旺盛,這怎么看都是他們攻城的一方要贏(yíng)的,守城的那些遼軍根本沒(méi)機會(huì )守住寧江州。

    因此,伏昊不是給他們送功勞還能是什么?

    只是,一旦他們拿了這功勞,那作為女真首攻遼國城池的人,那他們的名聲會(huì )在女真瘋狂上漲,這明顯不符合伏昊的利益,因為他們利用這名聲阻攔伏昊統治的話(huà),明顯不符合伏昊的利益。

    等到他們聽(tīng)到伏昊的命令之后,頓時(shí)就明白伏昊肯定是有其它的謀劃,只是伏昊昨天就沒(méi)告訴他們,到今天要實(shí)施行動(dòng)了,才和他們告知。

    果然,伏昊就不會(huì )安好心,讓他們得到功勞,現在讓他們扛沙土包和盾牌佯攻,明顯是讓他們去送命,從而實(shí)施他的計劃。

    被伏昊召集的首領(lǐng)的心里,都是狠狠地大罵伏昊,他們此刻都明白,伏昊就是要把這種得不到多少功勞,又能削弱他們勢力的事情,給他們做。

    他們心里想拒絕,然而,偏偏他們根本拒絕不了。

    反遼,已經(jīng)成為所有女真人的目的,要是他們對伏昊的命令有所遲疑,那他們就會(huì )被所有女真人敵視,甚至連自己的威望都沒(méi)有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這些,他們所有人才明白伏昊到底有多陰狠,為了對付他們,絕不明著(zhù)來(lái),就是要他們明知道伏昊在針對他們,可他們卻沒(méi)有辦法去拒絕。

    要是他們敢拒絕,就說(shuō)明他們不愿意和遼人作對,這對他們在女真部落里的威望,絕對是個(gè)不小的打擊,而沒(méi)了威望,自然也就不會(huì )再有多少人愿意跟隨他們去反對伏昊。

    可如果他們答應伏昊去佯攻,那就是拿自己和麾下親信的命去送。

    畢竟,他們手中能直接命令的軍隊,基本都是在整合時(shí),他們挑選的親信兵卒,都是支持他們,保證他們在女真部落里面的地位的人。

    雖說(shuō)伏昊這次是讓他們負責佯攻,不和守城遼軍近距離搏斗,不過(guò),戰場(chǎng)之上,箭矢無(wú)眼,哪怕是他們有盾牌但那樣也不一定能讓他們萬(wàn)無(wú)一失,說(shuō)不定就有突然出現的流失,直接就要了他們的性命。

    他們知道,伏昊此舉,絕對是徹徹底底的陽(yáng)謀,十分陰狠毒辣,逼得他們不得不聽(tīng)命去佯攻,去接受可能會(huì )被削弱實(shí)力的命令,至于能不能在佯攻中活下來(lái),就要看他們各自的運氣了。

    明白了這些,雖說(shuō)知道強攻寧江州會(huì )有死亡的危險,但是他們還是召集了心腹親信,不情不愿的準備攻城,他們可不想當著(zhù)所有女真兵將的面,違逆伏昊的意思,讓在場(chǎng)的女真兵將們以為他們不想反遼,從而失去了他們在女真內部的威望。

    好在,他們是將領(lǐng),可以在隊伍后方指揮,不用跑那么前拼命,危險相對來(lái)說(shuō),會(huì )少一點(diǎn)。

    “擂鼓!前鋒聽(tīng)令,攻城!”

    伏昊看到那些被他召集的反對他的首領(lǐng),服從命令,不情愿的集結了本部兵馬,準備攻城后,便拔出腰上的長(cháng)劍,下起了命令。

    說(shuō)來(lái)也怪,這些兵將里,無(wú)論是本來(lái)反對伏昊的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,還是普通的兵卒,在伏昊下令之后,就不由自主的想要服從伏昊的命令,并且情緒高漲,屁股他們根本不在乎他們是在拿命做賭注來(lái)攻城的一樣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……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前鋒的兵將,高喊著(zhù)口號,然后不是舉起手中的盾牌,就是背著(zhù)沙土包,攜帶兵器,跟著(zhù)戰鼓聲一起,抱著(zhù)誓死也要填平護城河的信念,向護城河跑去。

    看到這些兵卒這么拼命,伏昊也是一驚,他明明提示那些首領(lǐng)要演戲了,根本沒(méi)想過(guò)前鋒部隊會(huì )這么拼。

    特別是伏昊看到有的反對他的首領(lǐng),竟然身先士卒,主動(dòng)背著(zhù)沙土包,扛著(zhù)盾牌,在前鋒隊伍的前方?jīng)_鋒,這實(shí)在是讓伏昊覺(jué)得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伏昊可不信,那些反對他的人,會(huì )這么有覺(jué)悟,就因為這是反遼的大戰,就當著(zhù)所有女真兵將的面,這么拼命,這里面,絕對有問(wèn)題。

    事實(shí)上不只是伏昊這么認為,就是那些被伏昊逼得不得不當前鋒的首領(lǐng),在發(fā)覺(jué)自己這么拼命進(jìn)攻時(shí),也是一臉懵逼。

    這和他們之前想得完全不一樣,他們在決定接受伏昊命令的時(shí)候,可是想著(zhù)在隊伍后面相對安全的位置上面保命的,可沒(méi)想過(guò)把他們自己當做敢死隊,背著(zhù)沙土包,扛著(zhù)盾牌沖鋒。

    只是,事已至此,那些沖到前鋒隊伍前面的女真部落的首領(lǐng),也不可能在后退。

    畢竟,一方面,作為兵將,他們也沒(méi)臉在后方這么多女真人面前,攻城時(shí)突然退縮;另一方面,現在他們后面的兵卒都在死命的往前沖,他們要是突然停下后退,說(shuō)不得就會(huì )被后面的兵卒踩踏到地上致使。

    因此,他們不得不咬牙沖鋒,只能想著(zhù)第一波用沙土包填了護城河結束后,他們返回去取沙土包時(shí),落在沖鋒隊伍的后面,避免受傷或者死亡了。

    當然,這得有個(gè)前提,那就是他們運氣好,在第一波用沙土包填護城河的沖鋒過(guò)程里,不會(huì )被寧江州城頭上的遼軍箭矢射中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