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58、藏匿人口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34 字數:3745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翌日,晴空萬(wàn)里,一看就是個(gè)好日子,范閑匆匆來(lái)了漢部送人,屁股還沒(méi)坐熱,就又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當然,這并不是說(shuō)伏昊招待不周,沒(méi)讓范閑過(guò)好,讓他想提前走的,范閑提前走,卻是因為范覺(jué)強制的,迫不及待要回寧江州的范覺(jué),可是想早早就和范家談?wù)勊拇蛩?,從而快點(diǎn)促成范家和漢部的合作。

    在漢部呆的這段時(shí)間里,范覺(jué)清楚,日后漢部在女真部落的地位,肯定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高,而漢部的地位變高,就代表其他的走私鐵器的團伙,也會(huì )主動(dòng)來(lái)找漢部談合作,搶奪漢部這個(gè)客戶(hù),這對范家來(lái)說(shuō)是極為不利的。

    所以,范覺(jué)清楚,現在時(shí)間就是金錢(qián),不早一點(diǎn)和漢部談合作,那等到其他人來(lái)找漢部談合作的話(huà),范家為了搶奪漢部,那肯定就要讓出很大的利益才行,為了減少不必要的損失,范覺(jué)自然得要快點(diǎn)回到范家稟報才是。

    隨著(zhù)范覺(jué)帶著(zhù)范家一行人離開(kāi),伏昊也是輕松許多,畢竟,范家人在的話(huà),有些事情,他反而不好做,就比如,檢驗范家送來(lái)的宋寶的實(shí)力。

    “你會(huì )騎馬嗎?”

    在宋寶被伏昊傳喚來(lái)后,伏昊上來(lái)就沒(méi)頭沒(méi)腦的問(wèn)了宋寶一句,直把有些緊張的宋寶問(wèn)糊涂了,好一會(huì )兒都不知道該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昨日若非有范覺(jué)、范閑等人在家,否則根本沒(méi)怎么上過(guò)酒宴的宋寶,必然會(huì )緊張的出丑的。

    自小在范家,對于宋寶來(lái)說(shuō),和其他的鐵匠,一起吃著(zhù)范家家主賜予的酒肉,那就是他吃的最大的酒宴了,像昨天伏昊這種正式的酒宴,宋寶是根本就沒(méi)想過(guò)他能有機會(huì )參與的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宋寶就是個(gè)賣(mài)力氣的普通鐵匠,即使遼國對待工匠很重視,但他也不可能變成貴族,能參加有一定規格檔次的酒宴,基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我問(wèn)你,你會(huì )騎馬嗎?”

    見(jiàn)宋寶的呆傻樣子,伏昊便看出來(lái)這家伙應該是個(gè)忠厚老實(shí)的性格,沒(méi)有生氣,又認真的再問(wèn)了一句。

    這一次,宋寶終是回過(guò)神來(lái),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道:“會(huì )一點(diǎn)兒,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范四郎教過(guò)小人,能駕馭得了馬?!?br />
    聞言,伏昊挑了挑眉道:“你才學(xué)會(huì )騎馬嗎?以前不會(huì )?”

    “以前很多時(shí)候,小人都是在范家的作坊里打鐵,家主也不讓小人出門(mén),連馬都見(jiàn)得少,更何況是騎馬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讓你出門(mén)?”

    “嗯?!?br />
    “為什么不讓?zhuān)俊狈辉尞惖?,鐵匠又不是千金大小姐,范家竟然不讓宋寶出門(mén),實(shí)在讓他覺(jué)得有些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宋寶聞言,遲疑著(zhù)沒(méi)有回復,像是擔心著(zhù)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別怕,是什么原因,不讓你出門(mén),你老實(shí)告訴我,要是出了什么事情,范家要針對你的話(huà),你來(lái)找我,到時(shí)候我來(lái)保你?!狈辉?huà)里給宋寶一顆定心丸道,為的就是讓他安心。

    “因為家主怕小人被寧江州的官吏看到?!彼螌毾肓讼?,覺(jué)得范家把他給伏昊,肯定是信任伏昊,所以沒(méi)必要向伏昊隱瞞,更何況,這事情只要多加打聽(tīng),旁人都會(huì )知道,所以宋寶最終還是向伏昊吐露了實(shí)情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情況?難道你是遼國通緝的犯人,身上背負著(zhù)大案不成?范家竟然怕你被官吏瞧見(jiàn)?!狈宦?tīng)后,十分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?!?br />
    “那范家為什么怕你被寧江州官吏看到呢?”

    “因為小人雖然是范家的鐵匠,但并未被范家上報給寧江州官府,甚至是寧江州的官吏,他們可能應該都不知道小人的存在。為了不讓他們查到范家隱藏小人的事情,所以家主命令小人不要外出,以防被寧江州的官吏發(fā)現小人,查出小人的身份來(lái),那樣范家以前所做的一切可就全完蛋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的意思也就是說(shuō)范家一直以來(lái)都對官府藏匿人口,瞞報鐵匠的真實(shí)數量,是嗎?”

    “首領(lǐng)說(shuō)得不錯,確是如此!”

    宋寶的回話(huà)很快解釋了他回答伏昊問(wèn)話(huà)遲疑的原因,確實(shí),范家瞞著(zhù)遼國官吏藏匿鐵匠人數,這種事情,實(shí)在是不能告訴外人,否則,傳了出去,范家就算勢力大,但難免也要受些損失。

    雖然在遼國,契丹貴族,地方豪強,私自藏匿人口不是什么新鮮事情,但也不能做的太大張旗鼓。

    否則,要是家族真遇到事情,這在平常時(shí)候,問(wèn)題不大的藏匿人口的罪名,說(shuō)不得就會(huì )被仇家拿來(lái),作為報復的罪證,到時(shí)候,輕則家族受到遼國懲處,重則家破人亡也不是沒(méi)有可能。

    當然,一般而言,遼國貴族豪強,都不會(huì )用藏匿人口的事情來(lái)對付政敵,因為基本上,但凡有點(diǎn)勢力的貴族豪強,都會(huì )在家里藏匿一些人口的。

    這些人口,多數都被他們用來(lái)做仆役奴隸,伺候他們,當然,若是有需要,那些仆役奴隸里的男丁,頃刻之間,就會(huì )被他們武裝成私兵。

    這也是遼國建立至今,很多叛亂的貴族豪強,在原本遼國允許擁有的私兵數量下,還可以暴漲叛亂兵馬數量的原因,就是因為他們藏匿的供他們享受的仆役奴隸多,并且還可以保證忠心。

    其實(shí),這種藏匿人口的隱患,遼國統治者不是不知道,他們也嘗試過(guò)審查統計人口,阻止貴族豪強們藏匿人口,可最終都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其中原因很多,但根本原因還是阻止審查統計人口的人太多,阻力太多。

    游牧民族的制度,使得遼國統治者要想改變遼國藏匿人口的情況,那就得破壞大部分遼國貴族豪強的利益,因此,審查統計藏匿人口,要是能做好,那可就怪了。

    遼國雖然立國,也接受了漢化,但很多草原上的遼人,依舊過(guò)得是游牧民族的生活,而在草原,部落里的奴隸,根本就不是部民,他們和牲口無(wú)異。

    很多契丹貴族眼里,也是這么認為的,他們認為他們藏匿的人口,其實(shí)就是牲口,若是報備遼國官府的話(huà),豈不是浪費了他們有限的私兵奴隸的數量?

    所以,他們不如不報,久而久之,隨著(zhù)遼國官府也無(wú)意得罪權貴,讓得很多契丹貴族更加肆無(wú)忌憚,藏匿的人口數量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之后,不少原本勢力不太雄厚的地方豪強勢力,也跟著(zhù)契丹貴族的腳步,開(kāi)始藏匿人口,為己所用,只要明面上,他們沒(méi)暴露他們藏匿人口的問(wèn)題,官府就不會(huì )不追究他們。

    終究,普通的遼國官員,面對那些契丹貴族,本身就不愿意招惹他們,誰(shuí)也不清楚招惹了這些人,最終會(huì )不會(huì )按照遼國的律法處理他們,說(shuō)不得審到最后,遼國上層有熟悉這些人的大人物,出面調和,然后對于此事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這就是對于藏匿人口的現狀,遼國屢禁不止的原因。

    伏昊理解范家藏匿鐵匠不報的原因,畢竟,遼國重視鐵器管理,范家如果不藏匿鐵匠,保證他們實(shí)際的鐵器產(chǎn)能,比上報遼國官府多的話(huà),那他們也就沒(méi)有多余的鐵器,去女真部落走私了,所以,藏匿部分不在遼國花名冊的鐵匠,這是范家必須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這次給伏昊送鐵匠來(lái),雖然是范家第一次送鐵匠,但很明顯,范家絕不可能把登記在官府花名冊的鐵匠,交給漢部。

    不然的話(huà),等到寧江州的官吏到了時(shí)間核查寧江州的工匠,范家肯定是會(huì )穿幫的,所以,范家不得不從他們藏匿的鐵匠中,選人送給伏昊和漢部。

    而范覺(jué)對于范家十分重要,他事關(guān)著(zhù)范家的未來(lái),所以范家選人也不會(huì )選擇打鐵技術(shù)差得來(lái),否則,伏昊一怒之下,殺了范覺(jué)也不定,所以才會(huì )有宋寶的到來(lái)。

    當然,范家并不是遼國貴族,所以在藏匿人口上面,還是很謹慎的。

    范家不像是那些關(guān)系復雜的契丹貴族,出事之后,有人不遺余力的保他們,范家充其量就是個(gè)有些實(shí)力的地方小土豪,就算是能和遼國的一些貴族搭上線(xiàn),但想要讓那些遼國貴族,為他不遺余力的說(shuō)話(huà),明顯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因此,范家肯定不能像那樣背后人脈多的契丹貴族一樣,不怕遼國官府知道他們藏匿人口的事情,所以,命令宋寶這些不在范家上報花名冊的鐵匠,不要輕易出門(mén),避免被官府官吏發(fā)現,自然成為了范家的首選。

    明白了這些,伏昊又問(wèn)了宋寶關(guān)于他的其它事情,知道宋寶是漢人孤兒,他的父母在宋寶小時(shí)候因為遼國的某次叛亂,被叛軍殺害,一下子就讓宋寶成為了孤兒。

    宋寶后來(lái)一直靠要飯為生,直到后來(lái)被范家家主收留,并且因為他老實(shí)忠厚,就讓范家的老鐵匠傳授他打鐵技術(shù),讓他一直暗中為范家打造鐵器。

    本來(lái)無(wú)依無(wú)靠,差點(diǎn)餓死的宋寶,就這樣,任勞任怨的為范家工作,日復一日的在范家一處隱秘的作坊里打鐵。

    打鐵的日子雖然單調乏味,但對于宋寶來(lái)說(shuō),這已經(jīng)很好了,因為這種單調的生活,遠比要飯的苦日子,要好得多了,直到現在,他被范家送給了漢部,來(lái)?yè)Q范覺(jué)回來(lái)。

    當然,對于宋寶來(lái)說(shuō),他不怨范家,因為范家對他有恩,更何況他是被用來(lái)?yè)Q范覺(jué)的,這更讓宋寶怨恨不起范家來(lái)。

    聽(tīng)到這些,伏昊不得不感嘆范家人的奸詐,收養了宋寶,用一份低廉的伙食,讓他任勞任怨的賣(mài)力氣打工,等到要撇開(kāi)他時(shí),什么都不用給,甚至于常年不露面的宋寶離開(kāi),出了事情也很難牽扯到范家。

    畢竟,沒(méi)人證明的話(huà),僅憑宋寶自己證明,可不一定有人相信他曾經(jīng)給范家打過(guò)鐵的,相信范家讓他來(lái),也是考慮到這一點(diǎn),知道他即使在漢部出了事情,也不會(huì )牽扯到范家的。

    就這樣,范家把一個(gè)勤勤懇懇的老實(shí)鐵匠給賣(mài)了,關(guān)鍵是范家賣(mài)了他,還讓這家伙感恩戴德,真是什么好處都讓范家給占了。

    特別是以前,他們用一點(diǎn)點(diǎn)偽善的恩情,還有廉價(jià)的伙食壓榨宋寶,讓宋寶給他們打造出能讓他們獲利數十上百倍的鐵器,這實(shí)在是真的太奸詐了,真是和后世那些壓榨員工,用低廉的工資,讓員工給他們創(chuàng )造巨大利益的黑心資本家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這樣的范家,伏昊喜歡,起碼來(lái)說(shuō),如果日后漢部真的與范家合作的話(huà),伏昊不用擔心范家對漢部會(huì )有其它的小動(dòng)作,因為在范家的眼里,與漢部合作,只是為了利益而已,所以沒(méi)必要坑害漢部和伏昊,除非是出現什么危及到范家本身的意外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伏昊給范家足夠的利益,范家就絕不會(huì )昏了頭,在背后給漢部使小動(dòng)作,坑害漢部。

    “去寨子里選一匹好馬,隨我出去?!?br />
    “是!小人明白?!?br />
    最終,伏昊命令宋寶騎馬,隨他去漢部外面,他打算先讓宋寶這個(gè)有經(jīng)驗的鐵匠去他之前發(fā)現的鐵礦那里看一看,然后讓宋寶安排一下漢部該怎么冶鐵煉鐵。

    對于自制鐵器,伏昊可是想了很久了,因為這決定日后漢部的軍事能力的上限,現在鐵匠到位了,他自然要準備漢部的自制鐵器研發(fā)了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