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54、漢部得利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33 字數:3220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“殺……”

    喊殺聲在完顏部?jì)却似鸨朔?,斡帶最后時(shí)間的抉擇,終于是為了完顏部趕來(lái)救援的敗兵,贏(yíng)得了時(shí)間。

    他們見(jiàn)到完顏部的慘烈景象后,紛紛怒不可遏,直接就往正在和斡帶的人戰斗的偷襲者們沖去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剛剛被伏昊的漢部打敗,潰逃而來(lái),但他們又與一般的逃兵不同,他們和漢部打仗潰逃,只是因為在戰斗中,看到部落被偷襲,心慌意亂,無(wú)心再戰而已,并非是他們實(shí)力不濟。

    相反,在和漢部決戰的初期,這些完顏部的兵卒,可是一直在壓制漢部,足可說(shuō)明他們的實(shí)力不弱。

    現在,眼見(jiàn)親族們都被烏塌、黑錫這些投資者殺死凌辱,這些完顏部的兵卒因為憤怒,當然爆發(fā)出了極強的戰斗力,直接那些剛剛還因為輕松偷襲完顏部,便自得發(fā)泄的偷襲者,給打懵了。

    那些潰逃的完顏部兵卒,雖然在回援完顏部前,沒(méi)有被整合,戰斗時(shí)沒(méi)有章法,但部落被如此殘害的大仇,令得他們同仇敵愾,即使打的散亂,但依舊讓那些偷襲者們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仇恨的力量是很大的,再加上烏塌、黑錫等人率領(lǐng)的流亡勢力,雖然都和完顏部有仇,但其中很多偷襲者,并未和完顏部到至死不休的地步,他們跟隨烏塌、黑錫等人偷襲完顏部,多數是為了完顏部的財貨和女人的。

    而完顏部的人,因為仇恨,卻是心里就只剩下了和這些偷襲者拼到你死我活的想法。

    兩者的戰斗意志,完全是天差地別,所以,結果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在一片亂戰之中,見(jiàn)勢不妙的偷襲者,發(fā)揮了他們流亡勢力的長(cháng)處,打不贏(yíng)就遠遁,根本不管自家頭目的命令,也根本就不給完顏部兵卒反應的時(shí)間。

    空氣里蔓延著(zhù)血腥的氣息,完顏部里,可以說(shuō)是尸橫遍野,除了死戰擊敗偷襲者的完顏部兵卒的呼吸聲,也就只有那些得救的完顏部婦女的哭泣聲,在完顏部里回蕩。

    率領(lǐng)潰兵救援完顏部成功的斡離不,說(shuō)起來(lái)這時(shí)候應該高興才對,只是,想到這場(chǎng)驅逐偷襲者的勝利,是他的父親阿骨打拼了性命換來(lái)的,斡離不自己就沒(méi)了笑容了。

    在場(chǎng)所有知道今日完顏部連續兩戰結果的人,心里面都明白,就算完顏部沒(méi)有從內到外被攻破,但自今日之后,完顏部的實(shí)力肯定會(huì )大幅度削弱的。

    事實(shí)也正是如此,戰后經(jīng)過(guò)清點(diǎn),完顏部所剩甲兵也就只有三百七十八人了,其中還大半帶傷,完全和之前的完顏部,不可同日而語(yǔ)。

    之前的完顏部,帶甲千余,并且個(gè)個(gè)都是精銳,哪像現在,人數連之前的一半都不夠,并且很多人身上都帶著(zhù)傷,其中有不少人必須要休養一段時(shí)間,才能再戰。

    可以說(shuō),完顏部和漢部的這場(chǎng)決戰,因為有著(zhù)流亡敵對勢力偷襲的這個(gè)變數,直接就把完顏部從一個(gè)大部落,打成了一個(gè)實(shí)力不錯的中等部落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完顏部先和漢部大戰一場(chǎng),雖然大部分時(shí)間在壓制漢部,但漢部也不是軟柿子捏的,在消滅阿骨打,清點(diǎn)戰場(chǎng)后,漢部統計出他們殺了連阿骨打在內的完顏部三百五十二人。

    伏昊沒(méi)有留任何活口,那些在大戰中受傷落馬的完顏部的兵卒,即使傷得不重,也都被伏昊強行命令漢部的兵卒補刀,原因也很簡(jiǎn)單,漢部沒(méi)那么多人力和糧食藥物,用來(lái)照顧這些其他部落的傷兵。

    要是治好了對方,而對方卻不領(lǐng)情,好了以后就回到原部落去,那伏昊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?

    所以,除非是確定對方會(huì )真心實(shí)意的投效自己和漢部,否則,伏昊都是抱著(zhù)寧殺錯三千,不放走一個(gè)的態(tài)度,絕不留多余的人浪費漢部的人力和糧食藥物去照顧對方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完顏部潰逃的人,逃回完顏后,就與斡帶率領(lǐng)的人合力與烏塌、黑錫的人對戰,打得不死不休,雖然最終只讓不足百人的偷襲者逃出生天,但完顏部損失也大。

    說(shuō)到底,那些流亡的偷襲者,也都是無(wú)數次能在遼國眼皮子底下逃過(guò)遼國追捕的人,個(gè)個(gè)都不是簡(jiǎn)單角色,即使這次因為對完顏部回援這么快,感到錯愕,戰斗中也落了下風(fēng),可完顏部要消滅他們,也是要付出大代價(jià)的。

    這一次,前后兩番戰斗,完顏部可謂是把多年的老底子都折損了。

    當然,那些流亡勢力的偷襲者也不好過(guò),幾個(gè)帶人偷襲的流亡勢力的頭目,只有事先就覺(jué)得停留在完顏部時(shí)間太長(cháng),謹慎非常的黑錫,提前讓親信戒備,帶人逃了出來(lái),而其他頭目卻都死在完顏部了。

    饒是如此,黑錫也只帶了十幾名親信逃出生天,并且個(gè)個(gè)帶傷,就是黑錫,右臂也中了一箭。

    這種結果,對黑錫這樣的流亡勢力而言,明顯有些傾家蕩產(chǎn)的意思。

    好在,黑錫是個(gè)聰明人,知道和他一起偷襲的其他流亡勢力的頭目都死了后,就簡(jiǎn)單治療了傷勢,便帶著(zhù)老巢里剩余的部下,挨個(gè)去那些頭目的老巢,吞并那些已經(jīng)無(wú)主的勢力。

    雖然這些勢力就在老巢的人都不多,但幾個(gè)勢力合在一起就很可觀(guān)了,并且那些勢力藏在老巢的財貨不少,還有一些對流亡勢力來(lái)說(shuō)十分寶貴的婦女,總之,這一番吞并,黑錫的勢力比起以前,還強大了不少,說(shuō)是因禍得福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當然,整場(chǎng)戰斗的最大受益者,只有伏昊和他的漢部。

    經(jīng)過(guò)決戰,漢部只剩下兩百七十八人,其中部分還帶傷,好在有伏昊的治傷神藥,除了有幾人因為重傷,以后上戰場(chǎng)困難外,其他人的問(wèn)題都不大。

    雖然漢部損失了不少兵將,但經(jīng)過(guò)和完顏部這樣的精銳對戰,能活命剩下來(lái)的無(wú)一不是精銳,這對漢部的實(shí)力來(lái)說(shuō),其實(shí)也是一種提升。

    而漢部活下來(lái)的人里,多數都是孫定、徐欽所部的人,這也讓伏昊對他們又高看幾眼,暗道這些人能屢屢從遼國兵將的追捕中活下來(lái),確實(shí)是有些實(shí)力的,不可小覷,而經(jīng)過(guò)這一戰,伏昊也確定這些人的忠臣沒(méi)問(wèn)題,所以以后必須要重用他們,誓必讓他們歸心才行。

    這一戰,漢部繳獲不少,僅僅是完顏部遺留在戰場(chǎng)的武器和甲胄,扣除損壞不能用的,剩下來(lái)的也夠伏昊在擴充裝備幾百人的兵力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伏昊暫時(shí)也找不到那么多人來(lái)裝備擴充了,這和之前漢部連兵馬也只有幾十相比,真是天差地別。

    當然,最讓伏昊高興的,自然就是完顏阿骨打死了。

    雖然伏昊不敢確定殺了阿骨打,會(huì )不會(huì )使得完顏部就此衰弱,畢竟真實(shí)歷史上,阿骨打的兒子們也個(gè)個(gè)出色,現在阿骨打死了,伏昊確定不了阿骨打的兒子們能不能復興完顏部。

    但是,這次殺了阿骨打,卻是讓伏昊相信完顏部就算還能崛起,但很大概率上,不會(huì )和真實(shí)歷史一樣,在阿骨打的領(lǐng)導下,建立不可一世的金國,吞了遼國,滅了北宋了,這對同情那些被金人欺辱的漢人的伏昊來(lái)說(shuō),已經(jīng)足夠了。

    隨著(zhù)這一戰的經(jīng)過(guò),在各女真部落派來(lái)查探的人的宣傳,所有人都知道漢部在這一戰后,將變得強大,完全就是女真部落的新銳。

    很多部落,第一次知道了漢部的名字,畢竟他們打敗了大部落完顏部,當然,要是他們知道漢部的人都認為自己是漢人,那不知道會(huì )是什么感想。

    而因為伏昊在殺阿骨打后,并沒(méi)有立即追擊斡離不的潰兵,這也一定程度上,打消了不少人對伏昊背信棄義,使用陰謀詭計打敗完顏部的看法。

    畢竟,要是伏昊和那些流亡勢力的偷襲者有合作,那他應該繼續追擊斡離不的部隊,然后和那些偷襲者一起消滅完顏部的兵馬才是。

    這樣的話(huà),說(shuō)不得完顏部會(huì )就此消失,而不會(huì )存活。

    再加上,事后所有部落的人都知道那些偷襲完顏部的人,都是和完顏部有仇的流亡勢力組成的,并且漢部和完顏部決戰的時(shí)間地點(diǎn),很早之前就被漢部傳了出去,所以有不少人都自行腦補,這次偷襲純粹是那些流亡勢力知道完顏部后方空虛,主動(dòng)聯(lián)合攻擊的,一切和漢部無(wú)關(guān),也不存在伏昊的背信棄義。

    伏昊知道這些,心里也是高興,很明顯,他當初的籌謀是對的,沒(méi)有因為對付完顏部,而提前把他和漢部的處境敗壞。

    唯一讓伏昊心情不好的便是黑錫帶人逃了出來(lái),并且之后還把其他群龍無(wú)首的勢力給吞并了,這可讓伏昊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畢竟,本來(lái)伏昊就希望這些偷襲者都死干凈,這樣說(shuō)不得他連雇傭的財貨都不用給,就能贏(yíng)了完顏部。

    誰(shuí)知道,竟然多出了黑錫這個(gè)怪胎,不僅逃了出來(lái),還吸收了其他勢力,要是黑錫用他吸收其他勢力的名義,要求伏昊把雇傭其他勢力的雇傭金,都給他的話(huà),那伏昊的算計不就相當于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嗎?

    為此,伏昊在聽(tīng)到黑錫吞并其他偷襲者的流亡勢力的消息是,也是不禁暗罵完顏部真是個(gè)廢物,連這么點(diǎn)人都留不住,活該被他打敗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對伏昊而言,黑錫的事情其實(shí)還只是小事情而已,最不忌,伏昊大不了最后四處湊財貨,把他想賴(lài)掉的賬還清便是。

    這一戰之后,真正讓伏昊在意的卻是遼國的動(dòng)靜,因為遼國官吏那邊,注意到了他和漢部,并且給他統一女真的步伐,帶來(lái)了一些麻煩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