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51、梟雄落幕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32 字數:3337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“伏昊,我問(wèn)你,我完顏部的村寨出了什么事情?”阿骨打沒(méi)有廢話(huà),上來(lái)就直奔主題道,他十分好奇后方生亂,到底和伏昊以及漢部有沒(méi)有關(guān)系。

    “你的部落出了什么事情,我怎么會(huì )知道?”伏昊聞言,當然是毫不猶豫的表示一問(wèn)三不知。

    這種事情,在現在的局勢下,那是千萬(wàn)不能承認的。

    要是承認的話(huà),傳了出去,伏昊之前所做的努力,那可就全都白做了,他可不會(huì )那么傻去承認的,否則,剛才阿耶骨建議他乘勝追擊,驅殺完顏部的潰兵時(shí),伏昊肯定就會(huì )答應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在狐貍溝決戰,是你約戰的地點(diǎn),這狐貍溝離我們完顏部這么近,對我完顏部有利,我之前還在奇怪你為什么會(huì )選擇這里,現在卻是終于知道你選擇這里的原因?!卑⒐谴虻?。

    “我選擇在狐貍溝決戰,只是因為這里離你完顏部的村寨近,你肯定答應,沒(méi)有其他的原因?!狈换氐?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因為狐貍溝離我完顏部近,所以才會(huì )讓人在我們決戰的時(shí)候,偷襲我完顏部,從而打擊我完顏部軍心士氣。本來(lái),我早就懷疑你選擇這里別有用心,雖然做了防備,但完全沒(méi)想到你竟然會(huì )為了取勝,連信義都不要,做出這種背信棄義的事情。伏昊我告訴你,不要看你今日用這種卑鄙手段贏(yíng)了我就得意,日后你絕對會(huì )為你今日所為,付出代價(jià)的?!?br />
    聽(tīng)到伏昊的回答,阿骨打就大聲的斥訴伏昊,說(shuō)他背信棄義。

    語(yǔ)氣里,言語(yǔ)十分激烈,很是氣憤,畢竟這一戰大好局面敗了,甚至他自己也可能就此被漢部俘虜或殺死,阿骨打要是不氣才怪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雖然阿骨打說(shuō)的是真的,可伏昊卻是絕對不會(huì )承認的。

    “阿骨打,本來(lái),我敬你是條漢子,可沒(méi)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,輸了就找借口,你完顏部和我漢部決戰的時(shí)候,村寨被偷襲,與我何干?難道我向你約戰,這還有錯?”伏昊反駁道。

    “伏昊,既然你說(shuō)今日我完顏部被偷襲和你無(wú)關(guān),那你能解釋一下,為什么時(shí)間上會(huì )這么巧?在你定下的決戰時(shí)間里,我完顏部就會(huì )被偷襲?況且,你就因為狐貍溝距離我完顏部近,就選擇在這里決戰,偏偏又碰巧的是我完顏部被襲擊,狐貍溝就能看見(jiàn)?世上哪有這么多巧合在一起?伏昊,你就不要在這里給我說(shuō)瞎話(huà)了,我都已經(jīng)敗了,你就告訴我,漢部偷襲我完顏部的兵從哪來(lái)的吧?”阿骨打說(shuō)到這里,言語(yǔ)里,莫名多了幾分哀求的語(yǔ)氣,似乎是他知道他離死亡不遠,不想帶著(zhù)疑問(wèn)死去,才這么直接問(wèn)伏昊的。

    然而,伏昊卻愣是表現出沒(méi)聽(tīng)懂的樣子,一臉憤怒反駁道:“阿骨打,你不要血口噴人,我把決戰地點(diǎn)定在狐貍溝,就是因為近,地理位置對你有利,知道你肯定會(huì )答應,才會(huì )這么做的。我就是要在你完顏部的面前,堂堂正正的擊敗你完顏部的精銳,好為我漢部揚名,至于完顏部被偷襲,這實(shí)在是出乎我的預料,要怪,就怪你完顏部命不好,被人偷襲。反正,我漢部就這點(diǎn)兵馬,再多也抽不出來(lái),你要是硬要說(shuō)偷襲你完顏部的人是我漢部的人的話(huà),那也沒(méi)辦法,總不能你眼瞎,別人也眼瞎吧?我漢部就這么多人,還能變出人,去偷襲完顏部嗎?”

    這一番話(huà),有理有據,愣是堵得阿骨打找不到任何言語(yǔ)來(lái)反駁。

    的確,漢部也不是什么大部落,今天決戰能帶出這幾百人來(lái),按理已經(jīng)是漢部能抽調的全部兵馬了,這是任何知道漢部的人都該知道的常識問(wèn)題,阿骨打要是沒(méi)證據證明漢部還能抽出兵馬來(lái),那他說(shuō)的話(huà)就只能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伏昊,你真的至死也不讓我知道我完顏部被偷襲的真相嗎?”阿骨打嘗試做最后的努力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你完顏部被誰(shuí)偷襲的,這事和我無(wú)關(guān)?!?br />
    回答阿骨打的,依舊是伏昊裝傻充愣般的一問(wèn)三不知。

    看著(zhù)面前當著(zhù)他的面做戲的伏昊,阿骨打雖然知道伏昊在做戲,卻真的沒(méi)有任何辦法來(lái)拆穿伏昊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些偷襲完顏部的兵馬的來(lái)歷,哪怕阿骨打明知道這一切都是伏昊所為,也沒(méi)辦法證明。

    當然,換做其他不明真相的人,也一樣沒(méi)法去證明。

    伏昊,你贏(yíng)了!我阿骨打輸得不冤!

    阿骨打自知不能在臨死前,坑一手伏昊,心里十分不甘的想著(zhù)。

    此刻阿骨打的心里面,也是對伏昊有了更深的認知,他知道他和完顏部敗得不冤,伏昊是和他一樣的梟雄。

    其實(shí),阿骨打之所以剛才對伏昊尋根問(wèn)底,就是希望給伏昊挖坑,讓伏昊在已經(jīng)勝利之余,親口承認今天這一仗他背棄約定,在主動(dòng)決戰之余,派人偷襲完顏部取勝的。

    今天雙方?jīng)Q戰,有其它女真部落派人探查消息,這早在戰前,完顏部的探子就告訴阿骨打了。

    剛才阿骨打大聲問(wèn)伏昊,就是希望伏昊承認,這樣的話(huà),今天完顏部落敗的真相就絕對會(huì )被其它部落的人聽(tīng)到,并且傳出去,如此,日后漢部必然會(huì )讓其它女真部落提防。

    誰(shuí)知道,伏昊愣是不入這個(gè)坑,根本不承認,這讓阿骨打的籌謀落空。

    同時(shí),也讓阿骨打明白伏昊的心機有多深,即使已經(jīng)勝了,也不會(huì )給別人落口舌的機會(huì ),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伏昊,今日我敗了,若是我求你放了我,你會(huì )放我嗎?”阿骨打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作為完顏部的梟雄,阿骨打不想死,他還有完顏部一直蟄伏,所要完成的事業(yè)要做,所以阿骨打打算求饒。

    能屈能伸,不拘小節,這是能做大事的人都會(huì )做的,很明顯,阿骨打做到這一點(diǎn)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今日我敗了,你會(huì )放了我嗎?”伏昊反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應該已經(jīng)有了答案?!卑⒐谴蛐χ?zhù)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答案,你心里也有答案?!?br />
    兩人互相說(shuō)了句各自心里明白的話(huà),他們的答案,當然是不能。

    他們都互相明白,要是勝利了還放走對方,以對方的能力而言,那無(wú)異于放虎歸山,所以自然不會(huì )放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能答應我,放了我的親族嗎?”阿骨打又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一死,就算完顏部還有實(shí)力,但日后終會(huì )被伏昊打敗,所征服吞并,阿骨打可是知道一個(gè)部落被征服吞并后,部落的高層多數會(huì )出現的下場(chǎng),所以他希望伏昊能放了他的親族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伏昊注定不會(huì )讓阿骨打如愿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漢人有一句話(huà),叫斬草除根?行了,聊了這么多了,你該死了!”

    說(shuō)完之后,伏昊便覺(jué)得說(shuō)得差不多了,轉身便策馬回了漢部軍陣內,根本不給阿骨打反應的時(shí)間。

    讓他放了完顏部的人,伏昊知道他肯定不會(huì )答應的。

    畢竟,這些完顏部的人,真實(shí)歷史上,未來(lái)可都是金人的高層,和漢人有著(zhù)血仇,要是讓伏昊放了他們,伏昊覺(jué)得對不起他體內流淌的漢家血液。

    靖康之恥,一直為后世所記,伏昊知道,他要是個(gè)漢人,就不會(huì )讓完顏部有存在于這個(gè)世界的機會(huì )。

    至于說(shuō)漢部日后漢化的女真人,也有很大程度上是那樣和漢人有血仇的金人,伏昊知道他現在不能殺他們,但也能用其他方式消滅他們。

    就比如在文化中消滅他們,漢化他們,讓女真徹底絕種,留下的只有知道自己是漢人的女真人,又或者是不浪費他們的生命價(jià)值,讓他們作為漢部擴張的先鋒,在作戰中,為漢部獻出生命……這些,都是可以為真實(shí)歷史上那些被金人禍害的漢人們報仇的方式。

    回絕了阿骨打,在進(jìn)入漢部軍陣的同時(shí),伏昊就大聲的對漢部兵卒下了命令道:“完顏部的人,一個(gè)不留!”

    “殺……”

    早就持兵等待的漢部兵卒,聽(tīng)到這命令,紛紛齊聲大喊,而后舉起手中兵器,策馬直沖被包圍的阿骨打等人。

    數刻功夫后,戰場(chǎng)歸于平靜,只留下完顏部幾十兵卒的尸體。

    團團包圍之下,他們雖然也砍殺了十幾名漢部兵卒,但最終還是被人數眾多的漢部兵卒,給亂刀殺死。

    其中,阿骨打最慘,因為伏昊說(shuō)過(guò)取阿骨打首級的人,有十金賞賜。

    結果,亂戰之中,六個(gè)砍中阿骨打的漢部兵卒,沒(méi)人能證明到底誰(shuí)殺死阿骨打的,所以導致他們都在爭搶阿骨打的首級。

    而其中被一人搶到后,其他五人又都不服氣,所以就把阿骨打分尸,來(lái)向伏昊邀功理論。

    伏昊知道后,也是感慨,沒(méi)想到真實(shí)歷史上的女真雄主,竟然因為他,而被分尸求賞,落得如此慘的下場(chǎng)。

    一代梟雄落幕的方式,真是令人唏噓。

    當然,殺死阿骨打的該給的賞賜還是要給的,而且要保證公平,不能讓這些漢部忠誠的漢化女真戰士,心生不滿(mǎn)。

    既然他們六人都砍殺過(guò)阿骨打,那就索性人人有賞,平分賞賜。

    只是,十金的賞賜,卻是不好被六人平分。

    思索一番后,伏昊就下了命令,多賜二金,連同原本答應的十金,賞賜給那六人平分,這才解決此事。

    至于多給出兩金賞賜,雖然多了一些,但在伏昊看來(lái),這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畢竟,這可是完顏阿骨打的人頭的賞賜,殺了阿骨打,就是為他除了一個(gè)統一女真的大患,伏昊自然要重賞。

    況且,這些聽(tīng)他命令,瘋狂殺死阿骨打的漢部兵卒,絕對是忠誠的,伏昊絕不能因為賞賜不均,就讓他們怨恨。

    而且,伏昊這么做的話(huà),也就相當于千金買(mǎi)馬骨,讓其他漢部的兵卒知道,伏昊絕對不會(huì )克扣他們的賞賜,哪怕賞賜出了意外,伏昊也會(huì )用其它辦法,給足每個(gè)人還有的賞賜的。

    只有保證賞罰公平,才能讓漢部的兵卒,對他更加忠誠,伏昊心里,深知這一點(diǎn)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