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47、此子不可小覷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31 字數:4609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當氣憤的阿骨打回到完顏部軍陣中后,冷靜下來(lái),這才驚覺(jué)他上了伏昊的當了,后悔剛才說(shuō)了那些狠話(huà)。

    “阿爹,趕快下令吧!伏昊狗賊既然那么想死,那我們就送他去死,順便讓他的漢部,為他陪葬吧!”

    一向就贊成屠滅漢部,為兩個(gè)兄弟報仇的斡離不,聽(tīng)到剛才阿骨打要屠滅漢部的話(huà)后,只當是阿骨打想通了,所以在阿骨打回軍陣之后,上來(lái)就催促阿骨打進(jìn)軍,出戰漢部和伏昊。

    “斡離不,無(wú)論今日我們怎么贏(yíng)漢部,你都要記住對面的伏昊,要是你能學(xué)得他的能力,那我完顏部日后必定要讓所有人震驚!”阿骨打并沒(méi)有立即回應斡離不的話(huà),而是看著(zhù)對面的漢部方向,期望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讓我學(xué)伏昊?阿爹,這是什么意思?”斡離不聞言,十分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伏昊雖然是我們完顏部的敵人,但是他的能力,非常值得你去學(xué)習?!?br />
    “這家伙有什么好學(xué)的,不過(guò)是喪家之犬而已,今日之后,就讓他和漢部,全部消失?!?br />
    “若非漢部初立,說(shuō)不得今日要消失的,可能就是我完顏部?!?br />
    “不會(huì )吧?阿爹,一個(gè)伏昊而已,值得你如此評價(jià)?我可不認為就漢部那點(diǎn)人,伏昊能短時(shí)間里就能超越我們完顏部,畢竟我們完顏部,也是花了數代人經(jīng)營(yíng),才有今天的實(shí)力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還是太年輕了,看不明白的伏昊的能力,剛才我就不知不覺(jué)上了他的當,否則,說(shuō)不得今日滅了伏昊,我們完顏部的損失還會(huì )小一點(diǎn)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阿爹上了伏昊的當?”斡離不聽(tīng)后,一臉震驚道。

    “嗯!就在剛才,兩軍陣前,伏昊讓我中計,把漢部里的所有人,都逼到了我完顏部不死不休的對立面?!卑⒐谴螯c(diǎn)了點(diǎn)頭道。

    “還請阿爹明示,孩兒還是不懂阿爹的意思?!?br />
    “很簡(jiǎn)單,本來(lái)我是想利用這次決戰,擊潰漢部,殺了伏昊之后,再吸納整合漢部的殘兵敗將,擴大我完顏部,來(lái)補充與漢部交戰損失的兵力的,相信剛建立的漢部,肯定會(huì )有二心者,眼見(jiàn)打不過(guò)我完顏部而投降的??墒?,伏昊這家伙,故意利用戰前和我對話(huà)的機會(huì ),提及斡本和訛里朵的死訊,激怒我,讓我在漢部所有人面前,把他們投降的希望給斷了,讓他們只能存了死志,和我完顏部決戰,這等才智能力,絕非等閑人可比,此子不可小覷,要是多給他點(diǎn)時(shí)間,假以時(shí)日,此子必然成為我完顏部的大敵?!?br />
    “我還是覺(jué)得阿爹太看得起伏昊了,雖然伏昊能在戰前,還能權利阿爹,確實(shí)可以證明伏昊有幾分才智能力,但就憑這點(diǎn),就說(shuō)伏昊會(huì )成為我們完顏部的大敵,孩兒還是不敢茍同?!?br />
    “算了,你還年輕,想要明白這些,也得等你以后歷練多了才行。眼下,我們還是要準備和漢部決戰才行,不過(guò),今日這一戰,漢部的人為了活命,必然會(huì )要和我們殊死搏斗,我們注定要花不少代價(jià)了?!卑⒐谴蚩粗?zhù)對面的漢部兵馬,皺著(zhù)眉頭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只要能給大哥、三哥報仇,花多少代價(jià)都值得?!蔽与x不又勸阿骨打道。

    “胡鬧!代價(jià)豈是輕易就能付出的?斡離不,我今天說(shuō)的話(huà)你一定要記得,完顏部要想發(fā)展,那就必須要用最小的代價(jià),換取最大的利益。今日要不是出了意外,否則我們找漢部報仇的話(huà),其實(shí)殺了伏昊和主要人物便可,至于其他漢部的人,能留就留,因為無(wú)論我們做什么,所求的都是完顏部的壯大,沒(méi)有強大的完顏部支持,你和我就什么都不是?!甭?tīng)到斡離不這么敗家的言語(yǔ),阿骨打不由得對他喝罵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是!孩兒明白!”斡離不眼見(jiàn)阿骨打生氣,雖然依舊還不是非常懂阿骨打話(huà)里的深意,但卻是知趣的認錯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日后把我的話(huà)都記住,等你把這些都明白了,相信我完顏部日后,必然不會(huì )差的?!?br />
    “孩兒謹記!”

    教訓完兒子斡離不后,阿骨打便決定和漢部正面決戰了,他知道他已經(jīng)中了伏昊的計策,事已至此,無(wú)法挽回,他也不得不開(kāi)戰屠戮了。

    “完顏部的勇士們,前面就是屠戮我完顏部族人的漢部仇人。今日,不將他們屠盡,為我們死去的族人報仇,那我們還有什么臉面,去見(jiàn)我們死去的族人呢?”阿骨打抽出長(cháng)刀,舉刀高呼道。

    “報仇!報仇!

    “屠滅漢部!屠滅漢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隨著(zhù)阿骨打的話(huà)說(shuō)完,完顏部軍陣內,所有的完顏部兵卒,都拿起手中的武器,揮舞大喊。

    一陣殺戮氣息,從完顏部軍陣內,猛烈傳來(lái),令得對面的漢部兵卒,心中皆是一動(dòng)。

    先有阿骨打剛才聲明要屠戮漢部,讓漢部雞犬不留,現在又有完顏部的兵卒這般高喊,這些都說(shuō)明了完顏部的人是不會(huì )給他們這些漢部兵卒留活路的。

    明白了投降也不可能了,漢部的所有兵將,為了活命,心里自然不敢再有二心,每個(gè)人的眼里,都充滿(mǎn)了堅定。

    伏昊聽(tīng)到這里,心里也是高興,至少這說(shuō)明待會(huì )兒的決戰,無(wú)論漢部是勝是敗,都不會(huì )有漢部兵將會(huì )臨陣脫逃的,因為他們知道就算逃跑,以完顏部在女真的勢力,他們也逃不出完顏部的追殺的,只有打敗完顏部,他們才能帶著(zhù)家小親人活命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眼見(jiàn)得士氣高昂,阿骨打一點(diǎn)兒也不遲疑,高喊著(zhù)舉刀指向漢部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得令后的完顏部騎兵,也是大喊著(zhù)向漢部殺來(lái)。

    霎時(shí)間,地動(dòng)山搖,完顏部八百余騎,在阿骨打的帶領(lǐng)下,沖向漢部軍陣。

    眼見(jiàn)完顏部出動(dòng)了,伏昊當然不會(huì )乖乖坐以待斃。

    “漢部的族人們,完顏部要把我們屠滅,為了部落里的家小親人免于死亡,你們說(shuō)我們該怎么辦?”伏昊對漢部所有兵將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,任何言語(yǔ),都不及一個(gè)“殺”字,能反應漢部兵將的心情,他們自發(fā)舉起手中武器,揮動(dòng)吶喊著(zhù)。

    眼見(jiàn)軍心一致,士氣高昂,伏昊抽出他選的作為武器的長(cháng)劍,對著(zhù)沖刺的完顏部揮動(dòng)喊道:“殺!”

    得了伏昊之令,漢部兵將紛紛高喊著(zhù)“殺”,與對面的完顏部沖殺而去。

    若是從高空往下看,就會(huì )看見(jiàn)兩支全副武裝的鋼鐵洪流,在狐貍溝旁的原野之上,相撞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打斗之中,雙方的廝殺聲,不絕于耳。

    完顏部的兵將,相比較于漢部,他們的優(yōu)勢就是軍事經(jīng)驗豐富,其它的差距不大。

    而此番漢部兵將存了死志,他們明白不拼命就得死,所以打的很頑強,和完顏部的兵將打的難解難分。

    一時(shí)之間,誰(shuí)也奈何不了誰(shuí)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完顏部人多,而且個(gè)個(gè)都是身經(jīng)百戰,隨著(zhù)戰局發(fā)展,漢部的人,死的越來(lái)越多。

    當然,他們死的多數都是漢部的女真人,那些伏昊招來(lái)的流亡漢人,因為多年和遼國追捕的兵馬,以及各處部落周旋,軍事經(jīng)驗豐富,卻是一點(diǎn)兒也不落下風(fēng)。

    完顏部的人也是發(fā)現了漢部有那么一些人非常厲害,吃驚的同時(shí),也在有意去圍攻他們,可是盡管完顏部上了更多的人去圍攻,但還是和那些流亡漢人殺的難解難分,這很明顯出乎了很多完顏部的人的預料,畢竟他們事先都沒(méi)想過(guò)漢部的人會(huì )這么難纏,直到此時(shí),他們才明白他們低估了漢部兵將的戰力。

    當然,因為戰場(chǎng)激烈,完顏部的一些兵將沒(méi)有時(shí)間去細心觀(guān)察,并且他們也沒(méi)有想到,否則,他們一定會(huì )發(fā)現漢部的兵將里面,有不少像孫定、陳武這樣的他們完顏部的“熟人”的,那樣的話(huà),他們也能明白漢部怎么會(huì )有這么強的戰力的。

    狐貍溝附近,雙方的激烈廝殺,引得不少女真部落派來(lái)打探消息的人,看得眼珠子都要驚出來(lái)了,畢竟,一次性有這么多人大戰,這可是在女真部落里很少見(jiàn)的。

    伏昊命令漢部兵將沖鋒之后,并沒(méi)有和阿骨打一樣,跟著(zhù)麾下兵卒一起沖鋒,而是留在后方,并有十名兵卒保護他。

    阿骨打領(lǐng)軍多年,驍勇善戰,帶著(zhù)完顏部東征西討,上戰場(chǎng)的次數可多的是,早已習慣,而且一般人還不是他的對手,自然不害怕親自帶兵沖鋒。

    可伏昊不同,雖然他穿越前,經(jīng)常偷獵,也經(jīng)歷過(guò)生死,有些武藝防身,但這點(diǎn)普通武藝,顯然不夠伏昊在戰場(chǎng)上自保的。

    對于惜命的伏昊而言,他肯定不會(huì )讓他自己深處陷境的,所以他當然是坐鎮后方,讓麾下兵將去作戰,這是每一個(gè)領(lǐng)導者都該做的。

    否則,要是領(lǐng)導者親自上陣廝殺,結果被對方斬首爆頭,那就麻煩了,這極有可能會(huì )改變一場(chǎng)戰爭的走向,伏昊可不希望明明還可以斗爭的漢部,卻因為他被人殺了,沒(méi)了首領(lǐng),而直接崩潰。

    明白這些,伏昊在看到阿骨打親自帶兵沖鋒后,對左右道:“傳我命令,各部猛攻阿骨打所在,擒賊先擒王,凡取阿骨打首級者,賜十金!”

    命令說(shuō)出,當下便有漢部的傳令兵,四下跑出,向著(zhù)漢部各部兵將傳令。

    很快,在和完顏部兵卒對戰漢部兵將,頓時(shí)又興奮起來(lái),他們都知道在漢部十金的獎勵意味著(zhù)什么。

    那意味著(zhù)他們將有大量的財富,同時(shí),能拿到這獎勵,也意味著(zhù)他們獲得伏昊的信任,所以他們因為在戰斗中,被完顏部壓制,而有些衰弱的士氣,一下子又高漲起來(lái),令得完顏部兵將有些不知所措,覺(jué)得漢部又強了,更難對付了。

    因為漢部初立,伏昊訂制的獎賞辦法還很簡(jiǎn)單,除了參戰兵將該有的戰利品之外,對于功勞特別大的,伏昊還會(huì )親自賞賜,當然,對于犯錯的,自然也會(huì )懲罰,以顯示賞罰公平。

    而漢部的賞賜,伏昊為了簡(jiǎn)單,就以金為賞賜單位,當然,并不是說(shuō)伏昊真的賞賜漢部兵將部民金子,這只是個(gè)代表對比而已。

    伏昊根據遼國的物價(jià),定制了賞賜一金,就可以從他征討各部落,搜集來(lái)的部落倉庫里面,選擇相當于一金價(jià)格的貨物,作為獎勵,賞賜給需要賞賜的兵將部民的賞賜制度。

    簡(jiǎn)而言之,只要部落倉庫有的,被賞賜的人就可以按照價(jià)格去索要,這是目下對伏昊而言最好的賞賜制度。

    畢竟,直接給錢(qián)財寶物的話(huà),漢部的人可能都沒(méi)地方去用,對于這些之前吃飯都成問(wèn)題的兵將部民而言,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的物品,顯然更容易讓他們滿(mǎn)足。

    當然,這也只是現在的情況,伏昊知道,隨著(zhù)以后漢部的擴張,金銀賞賜,奴隸賞賜這些,肯定要有。

    終究,只有在地位和財富上的對比,才能讓漢部支持他的部民更加愿意他,否則,沒(méi)有地位和財富的差距滿(mǎn)足,誰(shuí)會(huì )愿意跟著(zhù)他拿命去拼?

    戰場(chǎng)上,漢部突然高漲的士氣,一下子給了完顏部兵將,漢部要反壓制他們的錯覺(jué)。

    特別是阿骨打的首領(lǐng)旗幟所在的地方,漢部的人因為都想殺他,所以能往他附近進(jìn)攻的,就都往他附近進(jìn)攻,一時(shí)間,讓阿骨打所在的地方,壓力大增。

    “阿爹,不行了,漢部難纏得很,再這么打下去,我們可能會(huì )輸的?!蔽与x不逼退一個(gè)漢部兵卒的進(jìn)攻,大聲的對阿骨打喊道。

    從戰斗開(kāi)始,斡離不就跟著(zhù)阿骨打身邊,阿骨打可不放心他一個(gè)人去廝殺,所以讓他待在身邊,以方便出現危險的情況時(shí),阿骨打帶人保護他。

    “確實(shí)有些難纏,看來(lái)我還是太小看伏昊了,要是再讓他發(fā)展下去,再得幾百甲兵,那我完顏部豈不是要被他滅了?”阿骨打殺了一個(gè)漢部兵卒后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帶人殺回部落,請斡帶叔叔撥些兵馬來(lái)支援吧?”斡離不喊道。

    “好!你要注意安全,快些去,不要戀戰?!卑⒐谴蚵?tīng)后沒(méi)有猶豫,就同意了斡離不的計劃。

    這是他們事先就商量好的安排,因為狐貍溝離完顏部的一些村寨非常近,所以他們早就計劃假如戰場(chǎng)這里出現了問(wèn)題,他們就快速派人回部落求援,帶來(lái)部落的援軍支援戰場(chǎng),從而增加勝算,擊潰漢部兵馬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雖然他們早有計劃,但阿骨打卻是真沒(méi)想到他會(huì )這么早就去求援兵了,實(shí)在是伏昊和漢部的實(shí)力,太讓他震驚了,令得阿骨打不得不去這么做,好快速的消滅他們,絕了完顏部現在的大患,以防他們日后成為對完顏部更加不利的存在。

    當然,其實(shí)本來(lái)阿骨打并沒(méi)有打算讓斡離不去報信的,他本來(lái)是想讓斡離不一直在他身邊,使得他可以好好保護斡離不的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漢部的進(jìn)攻,連他自己都有些管不了了,所以為了斡離不的安全,阿骨打覺(jué)得讓斡離不去后方報信,遠比在這里和漢部廝殺,更加安全。

    只是,還沒(méi)等斡離不帶人離開(kāi),他就聽(tīng)到后方有人在喊“部落著(zhù)火了”。

    頓時(shí),斡離不就驚恐的往完顏部村寨的方向望去,當即就看到部落村寨上空,飄起了不小的黑煙,而部落所在,也是冒起了不少火焰。

    顯然,部落里面出了大事,否則,以斡帶的能力,絕不會(huì )在這種時(shí)候統領(lǐng)部落,還能讓部落出現失火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阿爹,部落出事了……”當即,斡離不驚慌的對阿骨打那邊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阿骨打聞言,大為驚恐,又在完顏部兵將的保護下,逼退了幾名漢部兵卒的進(jìn)攻,這才轉頭,望向完顏部的方向。

    入眼所見(jiàn),便是完顏部所在已經(jīng)燃起了大火……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