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44、名聲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30 字數:6111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“阿耶骨,你持斡本人頭,再去一次完顏部?!?br />
    漢部新搭建的專(zhuān)門(mén)用于議事的屋子里,想清楚如何應對完顏部的伏昊,對著(zhù)麾下眾將,下起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是!”阿耶骨聞言,當即行禮領(lǐng)命道。

    這一次,阿耶骨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前番去完顏部前,聽(tīng)到伏昊讓他去完顏部的命令的恐懼了。

    畢竟,已經(jīng)帶著(zhù)訛里朵的人頭,去過(guò)一次完顏部了,知道完顏部的人不會(huì )殺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的路上,肯定會(huì )遇到完顏部的兵馬,到時(shí)候,你將斡本的人頭交給完顏部的人,并且告訴他們,我們漢部和完顏部,五日后約在狐貍溝附近的平原上決一死戰?!狈挥置畎⒁堑?。

    這話(huà)一出,眾人皆驚。

    在場(chǎng)很多人都不明白,伏昊這次又從什么地方得來(lái)的勇氣,竟然要和實(shí)際上依舊比漢部強得多的完顏部決戰?

    而且,有熟悉狐貍溝所在的人,可都知道,那里離完顏部的主要村寨,可不遠,也就是幾十里而已。

    伏昊這么做,豈不是舍近求遠?

    要是漢部去那里和完顏部決戰的話(huà),會(huì )因為那里離得遠,使得漢部不少人不熟悉那里,失去一些主動(dòng)優(yōu)勢。

    甚至于要是完顏部使計的話(huà),他們也可以提前做準備,快速從他們部落里調兵增援,這明顯對漢部極為不利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雖然不少人想到了這些,但因為大家都知道伏昊曾經(jīng)以少勝多,征服并且吞并了紇石部,所以即使不明白他的意思,但也沒(méi)有提出異議。

    只有孫定、徐欽這些因為流亡,沒(méi)去過(guò)多少女真部落,也不熟悉女地形的人,對定在狐貍溝,沒(méi)有在意戰斗地點(diǎn),他們和在場(chǎng)的人一樣,都驚訝伏昊作為人少的一方首領(lǐng),竟然主動(dòng)下戰書(shū),約戰完顏部。

    好在,這也沒(méi)什么,本來(lái)就要打的,選在那里打都一樣,在完顏部這次絕對的實(shí)力面前,他們如果想用詭計應對,恐怕還不如決戰靠譜了。

    靠著(zhù)詭計,要是完顏部吃了斡本所部被殲滅的虧,不上當的話(huà),那漢部就危險了。

    而直接與完顏部決戰的話(huà),說(shuō)不得能利用如今漢部正盛的士氣,再次創(chuàng )造伏昊以少勝多的奇跡,一舉大破完顏部的八百甲兵。

    眾人心里,如此想著(zhù),也似乎腦補明白了伏昊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大人,直接和完顏部約戰就行了嗎?還有其他的吩咐嗎?”阿耶骨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就這樣就行了,不過(guò),你要記住,你一定要把話(huà)說(shuō)狠,必須要保證完顏部的人答應我的要求。說(shuō)得不狠的話(huà),我怕完顏部的人不會(huì )答應?!狈挥謬诟赖?。

    “小人明白!”

    阿耶骨領(lǐng)命之后,便離開(kāi)屋子,準備去和完顏部下戰書(shū)了。

    “諸位,我已經(jīng)向完顏部下戰書(shū)了,希望諸位回去以后,好生準備,五日后,我們與完顏部決一生死!”待阿耶骨走后,伏昊便對屋內眾人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眾人面面相覷,雖然不知道伏昊葫蘆里到底賣(mài)什么藥,但還是領(lǐng)命。

    “好了!你們各自回去整訓兵馬吧,范先生隨我出去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是!我等告退!”

    要宣布的事情談完了,伏昊便讓眾人回去,只留下范覺(jué),因為他還有要事相商。

    雖然范覺(jué)并非漢部的人,但這一次商議對付完顏部,伏昊卻是讓范覺(jué)參加。

    此舉,當然讓不少漢部的人看不下去,有所非議,可因為這是伏昊的命令,他們就算有異議,卻也不敢當面反駁。

    隨著(zhù)這些日子以來(lái),漢部不斷壯大,伏昊的威望與日俱增,除了孫定、徐欽這些才入漢部的人,可能并不畏懼伏昊,但漢部的其他人,已經(jīng)漸漸生出不敢反抗伏昊的內心了。

    在他們心里,伏昊如今猶如神明,他們信奉伏昊說(shuō)的每一句話(huà)。

    漢部之外,范覺(jué)隨伏昊策馬前進(jìn),在二人身后不遠,十余騎漢部騎士,忠心認真的保護著(zhù)伏昊。

    在孫定和徐欽帶人加入漢部之后,漢部更加壯大,能用的人手多了,而這些保護伏昊的騎士,就是他精心挑選的人,為的就是安全。

    對于死亡,伏昊非常害怕,畢竟,他要是突然出了意外,那他辛苦建立的漢部,豈不是要拱手讓人?

    所以,伏昊當然要加強他的安全保衛工作,他深知,想要在這個(gè)時(shí)代獲得更多,那安全就必然是第一位的。

    天氣不熱,正是騎馬的好時(shí)候,特別是不時(shí)有風(fēng)吹過(guò),更讓人覺(jué)得舒服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范覺(jué)此時(shí)卻沒(méi)心思去體驗這好時(shí)候,他還在思考伏昊剛才命令的用意,以及伏昊為什么要讓他這個(gè)不該議事的人議事,同時(shí)還在事后,約他出來(lái),這些都讓范覺(jué)有些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因為按道理來(lái)說(shuō),他就根本不該出現在今天的場(chǎng)合里,他又不是漢部的人,此時(shí)的范覺(jué)心里甚至都覺(jué)得,伏昊一定是妄想過(guò)頭了,以為他這些日子幫助漢部,就要加入漢部一樣。

    只是,這種想法,也只是在范覺(jué)腦子里胡亂想想而已,他還沒(méi)有這么蠢,會(huì )認為白手起家,將漢部發(fā)展到今天這個(gè)地步的伏昊,會(huì )有這種白癡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想來(lái)想去,范覺(jué)還是不明白,伏昊今天這么做,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不過(guò),范覺(jué)知道,伏昊肯定會(huì )給他一個(gè)答復,而這答復,極有可能是現在他們的私聊。

    “先生是不是在想,我今天讓你參加漢部的議事,現在又約你出來(lái),到底想干什么?”伏昊示意護衛的騎士走得遠遠的,待確定他們的談話(huà),沒(méi)人能聽(tīng)到后,這才問(wèn)起范覺(jué)道。

    “愿聞其詳!”范覺(jué)早有所料,并未掩飾道。

    “其實(shí)我也沒(méi)什么想法,就是希望先生在幫我和漢部一次?!?br />
    “不知道首領(lǐng)要我幫你和漢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記得,先生說(shuō)過(guò),范家以往走私鐵器,除了請我們見(jiàn)過(guò)的那些流亡漢人勢力之外,也請過(guò)其它的非漢人流亡勢力幫助范家走私?!?br />
    “嗯!主要是讓他們幫忙護衛,畢竟,首領(lǐng)知道的,我們范家走私的鐵器在女真部落的地盤(pán)上,也是珍貴的東西,我們可不敢保證會(huì )不會(huì )有女真部落對我們下手。當然,我們這么做還有一個(gè)原因,那就是害怕那些流亡勢力打劫我們,所以我們倒不如雇傭他們,讓他們?yōu)槲覀兯?,這樣既免去了被他們打劫的風(fēng)險,也保證了運送鐵器的安全?!?br />
    “先生可真是會(huì )做生意,讓打劫的人,成了自己護衛,幫你守衛貨物?!?br />
    “沒(méi)辦法,走私鐵器,危險之極,范某自然要確保萬(wàn)無(wú)一失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先生能說(shuō)服那些勢力保護范家的貨物,那相信先生只要出得起價(jià)錢(qián)的話(huà),先生也能說(shuō)服他們做其它事情吧?”

    “不知首領(lǐng)要他們做什么事情?”范覺(jué)聽(tīng)到這里,眼神一凜道,他知道,伏昊終于要對他說(shuō)他想知道的東西了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什么,很簡(jiǎn)單,我就是希望先生能幫我雇傭一批流亡勢力,無(wú)論他們是什么人,只要能在我漢部和完顏部決戰的時(shí)候,從完顏部的后方,突襲完顏部的村寨便可?!?br />
    此話(huà)一出,范覺(jué)聽(tīng)了,一臉驚訝。

    同時(shí),范覺(jué)也明白了伏昊今天所做的一切的意思,他沒(méi)想到,伏昊竟然在光明正大的下戰書(shū)的時(shí)候,還暗藏了陰險的后手。

    而這后手,就是利用完顏部的情報盲區,雇傭完顏部不知道的流亡勢力,在漢部和完顏部決戰的時(shí)候,偷襲完顏部。

    這一刻,范覺(jué)也明白伏昊為什么要把決戰地點(diǎn),選在狐貍溝了。

    雖然狐貍溝離完顏部村寨近,更有利于完顏部調兵,地形上面,完顏部的人也比漢部的人更熟悉,但同樣,這也是一個(gè)大坑。

    想象一下,在完顏部和漢部決戰的時(shí)候,要是完顏部的人看到完顏部的后放被偷襲,那會(huì )怎么樣?

    肯定會(huì )有完顏部的人會(huì )擔心家小,不顧正在和漢部大戰,逃回部落。

    這樣的話(huà),極有可能造成完顏部的崩盤(pán)。

    范覺(jué)不敢想象,伏昊會(huì )用多低的代價(jià),去贏(yíng)得這場(chǎng)勝利。

    同時(shí),范覺(jué)心里也明白,伏昊能擺白手起家,把漢部擴充到現在的規模,那絕不是偶然的,這讓他對伏昊,又多了幾分投資的興趣。

    當然,伏昊的計策是好,但要完成這計策,在漢部里,卻是很難。

    原因也很簡(jiǎn)單,因為漢部之中,沒(méi)有人能去做。

    畢竟,能認識所有流亡勢力的人很少,就是孫定、徐欽這些曾經(jīng)的流亡勢力頭目,也不見(jiàn)得和所有流亡勢力打交道,現在的漢部里,也只有范覺(jué)和所有的流亡勢力打過(guò)交道。

    正是因此,伏昊今天才會(huì )做出今天各種不合常理的安排,其實(shí)就是告訴范覺(jué),伏昊信任他,同時(shí)希望用這種尊重,換取范覺(jué)的幫忙而已。

    明白了伏昊所為,范覺(jué)想了想,笑著(zhù)說(shuō)道:“首領(lǐng)這一招明暗結合,確實(shí)厲害。只是,既然首領(lǐng)已經(jīng)說(shuō)好和完顏部堂堂正正對決,就不該再想著(zhù)這些計策,如果在下幫首領(lǐng)的話(huà),就算首領(lǐng)贏(yíng)了,別人知道的話(huà),也會(huì )不恥首領(lǐng)的陰險行徑吧?既然這可對首領(lǐng)和漢部的名聲,極為不利的?!?br />
    “成大事者不拘小節!要那些名聲有什么用,等我征服吞并完顏部,誰(shuí)要是有異議,那我就帶人再去吞并他就行?!狈宦勓?,滿(mǎn)不在乎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就算首領(lǐng)征服吞并完顏部,但也不可能以漢部之力,對付整個(gè)女真部落?要是漢部不能以堂堂正正的實(shí)力戰勝完顏部,恐怕到時(shí)候,女真其它部落,說(shuō)不得會(huì )聯(lián)合在一起,對付漢部,那可就不好了?!?br />
    “先生說(shuō)的也有幾分道理,現在漢部弱小,能不禍害漢部名聲,就不禍害?,F在禍害了,以后就等于斷了漢部的后路,先生說(shuō)得極是?!?br />
    “首領(lǐng)想明白了就好,否則,范某就難做了?!狈队X(jué)語(yǔ)氣嚴肅的回道。

    其實(shí),范覺(jué)也在看伏昊的表現,要是伏昊這時(shí)候剛剛取得點(diǎn)成績(jì)就這么張狂,不在乎名聲,那范覺(jué)就要考慮和伏昊合作幾次,賺得足夠的利益,提前帶范家從漢部抽身了。

    “瞧你這話(huà),莫非還在試探我?我只是說(shuō)著(zhù)玩玩而已?!狈宦勓杂挟?,含笑揭過(guò)道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吧!”范覺(jué)也打著(zhù)哈哈回應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現在可不會(huì )做那么不智的事情,要是以后等漢部強大了,就難說(shuō)了?!狈话参康?。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?!狈队X(jué)回應,卻并未對此反對,意思很明顯,現在必須要在乎名聲,至于強大起來(lái)后,就無(wú)所謂了。

    見(jiàn)此,伏昊心中暗自慶幸,這范覺(jué)真是個(gè)心機深沉的聰明人,若是他剛才真的說(shuō)出現在不在乎名聲的話(huà),恐怕這范覺(jué)還真會(huì )有以后找到機會(huì ),就帶范家從漢部抽身。

    這是伏昊不能接受的,因為沒(méi)有了范家的鐵器方面的支持,那對漢部而言,絕對是巨大的損失。

    當然,伏昊也明白范覺(jué)的想法,而他的想法,確實(shí)沒(méi)錯。

    畢竟,名聲,這東西對于任何一個(gè)要發(fā)展的勢力而言,都很重要。

    要是伏昊是范覺(jué),肯定也不會(huì )和一個(gè)剛剛事業(yè)上有了起色,就自大膨脹,什么都不在乎的人做生意。

    這種人,除非運氣逆天,不然,總有把自己作死的時(shí)候。

    當然,等你到了特別強大,別人都敬畏怕你的時(shí)候,自然可以無(wú)視名聲,因為等你到了那一步,哪怕做了再壞的事情,總會(huì )有人跪著(zhù)給你洗白的。

    想想看,唐宗宋祖,哪一個(gè)得位是在乎名聲的?

    可是,人家最后還不是被人捧成一代明君?

    甚至于,為了身后名,能強改史書(shū),都被別人忽視,別人可不管這些,只會(huì )一直巴結你,捧你做一代明君。

    哪怕是異族,也一樣,君不見(jiàn)后來(lái)螨清統治,個(gè)個(gè)都被吹成圣明之君,哪怕再有污點(diǎn),名聲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因此,伏昊明白,等他到了一定程度,確實(shí)可以不要名聲,但現在可不行,因為他現在承受不起不要名聲的后果。

    想想看,哪怕是阿骨打,為了完顏部的名聲,都沒(méi)有去殺送他首級的阿耶骨,就是怕引起女真其它部落的群體報復,伏昊可不覺(jué)得他初成立的漢部,把名聲敗壞了,能不怕其它女真部落的群體報復。

    這些,也是范覺(jué)所想,他可不是真的在意伏昊和漢部的名聲。

    要是漢部現在是女真第一部落,伏昊這么做,范覺(jué)絕不會(huì )勸阻,因為實(shí)力強大的漢部,已經(jīng)不需要在乎女真其它部落的看法了。

    可是,現在才剛剛成立的漢部,明顯非常需要其它女真部落對他們的看法,畢竟,有好的名聲,才會(huì )有更多的小部落,愿意主動(dòng)加入漢部,這樣的話(huà),漢部才會(huì )變得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“既然首領(lǐng)知道如今需要求名,那這明暗結合之事,依在下看來(lái),還是不做了吧?”范覺(jué)見(jiàn)伏昊明白事情后果,主動(dòng)勸阻道。

    誰(shuí)知,伏昊聞言,卻還是堅持道:“做!當然要做,誰(shuí)說(shuō)不做了,不做的話(huà),那我怎么對付完顏部?”

    “可那樣的話(huà),我們適才已經(jīng)說(shuō)過(guò)了,這會(huì )使漢部名聲有虧的!”

    “那就把它做成不會(huì )影響漢部名聲的明暗結合!”

    “這怎么做?”范覺(jué)有些被伏昊繞糊涂了,愣愣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很簡(jiǎn)單,讓他們不要以被漢部雇傭的名義偷襲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范覺(jué)聞言啞然,這算什么辦法?在漢部和完顏部決戰的時(shí)候,有人偷襲完顏部,是個(gè)人都會(huì )懷疑是漢部指使的,這辦法是也太不靠譜了。

    伏昊明顯猜出了范覺(jué)想法,笑著(zhù)問(wèn)道:“先生可是覺(jué)得我的話(huà)不靠譜嗎?”

    范覺(jué)聞言,卻是笑而不語(yǔ),既不承認,也不反對。

    見(jiàn)此,伏昊沒(méi)再問(wèn),而是主動(dòng)解釋道:“其實(shí),要讓別人以為偷襲完顏部的不是漢部的意思,這也很簡(jiǎn)單。我只需要把漢部和完顏部決戰之事,四處傳播,然后在決戰之時(shí),雇傭和完顏部有大仇的勢力,以報仇的名義去偷襲完顏部后方便可。到時(shí)候,就算有人懷疑這是我的計策,但也沒(méi)證據,大多數人,只會(huì )以為是那些完顏部的仇敵,想趁完顏部空虛的機會(huì ),報仇而已?!?br />
    聞言,范覺(jué)眼前一亮,卻是明白伏昊先前話(huà)里的意思道:“此法可行,完顏部若敗,絕對不冤!”

    “若是完顏部的兵卒,見(jiàn)到老巢被襲,還不亂陣腳,那伏某只能說(shuō)是天意了。天要亡我,亡漢部!”

    “首領(lǐng)說(shuō)笑了,在下和范家可在首領(lǐng)和漢部身上,押了重寶的,首領(lǐng)和漢部可不能亡的!”范覺(jué)聞言,卻是笑著(zhù)打趣道。

    伏昊聽(tīng)了這話(huà),也跟著(zhù)笑了起來(lái)道:“先生如此大才之人,為何這般計較錢(qián)財?”

    “家里人口多,不計較些,只會(huì )坐吃山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范覺(jué)這話(huà)說(shuō)得,卻是讓伏昊啞然無(wú)語(yǔ)了,好像他說(shuō)的真有道理,畢竟,再有錢(qián)的家族,一直揮霍,也總有揮霍完財產(chǎn)的時(shí)候。

    搖了搖頭,伏昊沒(méi)有再繼續談這些無(wú)關(guān)話(huà)題的打算,而是直接問(wèn)道:“選擇和完顏部有仇的勢力,我相信和完顏部結仇的勢力,肯定是有的。雖然這導致我能雇傭的選擇少了,但只要能達到偷襲和擾亂完顏部的目的也行,就是不知道先生能不能給我做成此事?”

    “與完顏部有仇的勢力,我確實(shí)知道幾個(gè),他們應該不會(huì )放過(guò)這個(gè)又能賺得錢(qián)糧,還能報仇的機會(huì )。只是,首領(lǐng)有足夠的錢(qián)糧雇傭他們嗎?攻打部落,那可是很貴的,畢竟,這是要死人的?!狈队X(jué)反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按先生所想,要雇傭他們要花費多少錢(qián)糧?”

    “他們要錢(qián)倒是不多,主要是要糧,依我看,起碼得夠千人吃上一個(gè)月的糧食才行?!?br />
    “這么多?漢部卻是沒(méi)有?!狈宦勓藻e愕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也不看好首領(lǐng)能做成此事?!?br />
    “先生不急,雖然我沒(méi)有足夠的糧食,但我沒(méi)說(shuō)辦不成此事?”伏昊突然反轉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辦?”這次換成范覺(jué)錯愕道,通過(guò)這些天對漢部的了解,他也知道漢部糧食的具體情況,漢部自己都不夠吃了,還能有多余的糧食去雇傭?

    不過(guò),雖然不信,但通過(guò)這些天對伏昊的了解,范覺(jué)知道伏昊不會(huì )無(wú)的放矢,所以沒(méi)把話(huà)說(shuō)死,靜等伏昊解釋。

    伏昊也沒(méi)讓范覺(jué)多等,直接回道:“雖然漢部沒(méi)有糧食,可完顏部有??!我知道你們范家雇傭他們,都是先給一筆定金,事成之后,再給他們的,我漢部雖然窮,但給糧食做定金,還是給的起的,至于剩下的糧食,等拿下完顏部,自然就有了。完顏部說(shuō)到底也有萬(wàn)人左右,那這些年積累的糧食肯定多,等我滅了完顏部,自然會(huì )有足夠的糧食給他們的?!?br />
    “首領(lǐng)這話(huà)說(shuō)著(zhù)簡(jiǎn)單,可要是拿不下完顏部呢?首領(lǐng)打算怎么還?”范覺(jué)道。

    “還不了的話(huà),說(shuō)明我敗了。到時(shí)候,我有沒(méi)有命都不知道,哪還能再還?”

    “那依首領(lǐng)的意思,這是要拿我范家的名聲,去給你擔保了嗎?不能還,就不還,是這意思嗎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這么理解,要是沒(méi)范家擔保,肯定不會(huì )有多少勢力愿意的?!?br />
    “首領(lǐng)這么做,卻是致我范家于何地?”范覺(jué)問(wèn)道,他可不希望范家會(huì )在投資里,把范家的名聲敗了。

    “我尊重范家,自然也不希望用范家的名聲來(lái)處理事情。只是,事已至此,我不得不如此,還請先生相助!”伏昊突然行禮道。

    “我為什么要這么幫你?這對我和范家,都沒(méi)好處?!狈队X(jué)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們有!畢竟,你們可是在我和漢部身上投資了不少,我不覺(jué)得你們會(huì )拒絕我,否則,漢部要是完了,你們之前的謀劃,可不就白費了嗎?”伏昊自信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次,范覺(jué)再次啞然。

    確實(shí),他已經(jīng)在漢部投入了不少了,要是真讓漢部倒下完顏部的征服吞并中,那他之前的投資,可不就全都打了水漂了嗎?

    不由得,范覺(jué)覺(jué)得,他好像被伏昊抓住了想法,任伏昊牽著(zhù)鼻子走了,偏偏,他還不好拒絕伏昊。

    經(jīng)過(guò)一番談話(huà),最終,范覺(jué)雖然不愿意范家名聲有虧,但還是答應了伏昊,幫他去聯(lián)絡(luò )完顏部的仇敵勢力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