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35、合作談妥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28 字數:3364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“首領(lǐng)既然這么說(shuō)了,我也就明說(shuō)了,在下是為了首領(lǐng)的志向,才愿意幫首領(lǐng)的?!狈队X(jué)被伏昊逼問(wèn),也不辯駁,直接就挑明來(lái)意。

    “為了我的志向?”伏昊挑眉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!首領(lǐng)既然要擴大漢部,那誓必要去攻打女真其它部落,而要攻打,誓必需要鐵器,可女真缺鐵,沒(méi)有武器鐵甲,首領(lǐng)如何攻打其它部落?而恰巧,我范家經(jīng)營(yíng)此道,只要首領(lǐng)愿意日后和我范家做生意,我范家自有辦法給首領(lǐng)招募漢人?!?br />
    “明白了,先生就是想在我漢部攻打其它女真部落時(shí),和我漢部做生意?這倒是個(gè)讓伏某信服的理由?!?br />
    “不知首領(lǐng)考慮得如何?若是同意,我范家必全力支持漢部?!狈队X(jué)說(shuō)到這里,有些激動(dòng)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先不急,我還有許多問(wèn)題想問(wèn)范先生?!狈徊⑽幢环队X(jué)的美好幫助給迷惑,而直接同意。

    對待這件事情,不把事情問(wèn)仔細,他自己都害怕,畢竟,要是范覺(jué)和范家有二心的話(huà),那伏昊要是直接答應,那豈不是與虎謀皮嗎?

    范覺(jué)聞言,并未覺(jué)失望,這些日子對漢部的了解,讓他明白,像伏昊這種白手起家的梟雄,肯定不會(huì )因為他主動(dòng)拋出的橄欖枝,就答應和范家合作的。

    要是真答應了,范覺(jué)還不一定會(huì )合作了,畢竟,就算伏昊能膽大的帶著(zhù)漢部這種小部落,去不斷征服吞并其它小部落,但如果他做事要沒(méi)有這種縝密的心機的話(huà),那明顯漢部能走到現在,完全就憑借著(zhù)他的運氣。

    而伏昊本人,自然也就沒(méi)有多少能力,根本就是個(gè)運氣好的自大狂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是這樣,范覺(jué)也不敢和伏昊以及漢部有聯(lián)系,畢竟那樣的話(huà),伏昊明顯就沒(méi)有讓范家下注的實(shí)力,范家要是在他身上花費大量家族資源投資,說(shuō)不得就會(huì )因為伏昊的失敗,而賠死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首領(lǐng)想問(wèn)什么,范某若是知道,必知無(wú)不言?!狈队X(jué)笑著(zhù)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問(wèn)題很簡(jiǎn)單?!狈坏?。

    “請首領(lǐng)明示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先生剛才說(shuō)只要我同意,那范家就能全力支持漢部,如此說(shuō)來(lái),想必先生在范家的地位不只是不低了,而是十分重要,竟然能憑你的言語(yǔ),就能影響范家,讓范家按你的想法行事?!?br />
    “嗯?”范覺(jué)聞言一驚,他倒是沒(méi)想到伏昊這么細心,竟然抓住了他的話(huà)語(yǔ)里的細微之處。

    沉思片刻,范覺(jué)直接承認道:“首領(lǐng)說(shuō)得極是,在下在范家地位很高。實(shí)不相瞞,如今的寧江州范家的家主范斗,便是家父,而在下卻是家中長(cháng)子,在家中話(huà)語(yǔ)權很大?!?br />
    這話(huà)一出,伏昊一臉詫異,很明顯,他沒(méi)有想到這范覺(jué)竟然還是范家的長(cháng)子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很快伏昊想到了什么,快速冷靜下來(lái),又問(wèn)道:“先生既是范家長(cháng)子,卻不知是嫡長(cháng)子,還是庶長(cháng)子?”

    嫡庶之分,在漢人的家族里,十分關(guān)鍵,就算遼國的漢人受遼國統治多年,但因為遼國上下都仰慕漢化,所以嫡庶長(cháng)子的差別,依舊是傳統的漢人家族的差別,二者在家族里的地位,區別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伏昊想到范覺(jué)被范家派出來(lái)冒著(zhù)生命危險走私鐵器,還是來(lái)女真這種異胡野蠻之地,危險重重,一不小心就可能會(huì )丟命,因此覺(jué)得范覺(jué)是庶長(cháng)子的可能性很大。

    然而,也不能排除,這是范家為了磨煉家族繼承人,故意讓范覺(jué)帶人出來(lái)走私的,畢竟,這種為家族謀利,還有危險的事情,可是非常能累積范覺(jué)的威望的,而有了威望,自然能穩固范覺(jué)在范家的地位。

    當然,如果范覺(jué)是庶長(cháng)子的話(huà),那伏昊就要考慮,他要不要答應范覺(jué)所提的要求了。

    畢竟,要是范覺(jué)是嫡長(cháng)子,那以后整個(gè)范家就肯定是歸他掌管,自然的,范覺(jué)現在說(shuō)范家會(huì )支持伏昊和漢部,這是非??尚诺?。

    然而,若范覺(jué)只是范家的庶長(cháng)子的話(huà),那伏昊就得考慮范覺(jué)有沒(méi)有這個(gè)能力,能讓范家支持他和漢部了。

    對面,范覺(jué)聞言,很快也是明白了伏昊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首領(lǐng)還是不相信我,家父雖有兩房妾室,但都是我出生后才納的,在下正是范家的嫡長(cháng)子,所以首領(lǐng)不需要擔心?!狈队X(jué)挑明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放心了,適才言語(yǔ)唐突之處,還請先生包涵?!狈凰闪丝跉?,而后向范覺(jué)道歉,為剛才的失禮賠罪。

    心里面,伏昊同時(shí)也有些驚訝,他當時(shí)憑感覺(jué)把范覺(jué)留下,雖然心里猜測過(guò)范覺(jué)是范家的嫡系,但真沒(méi)想過(guò)他是范家長(cháng)子,未來(lái)的范家家主,這可真是撿到寶了!

    有了范覺(jué)在,伏昊心里明白,范家有很大把握會(huì )答應他的要求,來(lái)帶走范覺(jué)的,畢竟,一個(gè)聰明有才干的家族繼承人可不容易出現。

    對于范家而言,像范覺(jué)這樣的人才,若是有可能,那是絕對不能輕易放棄的,特別是范覺(jué)還是范家絕對的繼承人,那就更不能不去救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首領(lǐng)已經(jīng)知道我的身份,那想必對我能否讓范家支持首領(lǐng)和漢部,再無(wú)懷疑,那我們是否可以好好談一下合作了?”范覺(jué)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了,還請先生教我良法,告訴我如何招募漢人進(jìn)漢部?!狈徽\懇道。

    “此法易耳,遼國多有得罪契丹和漢人貴族的普通漢民,這些人走投無(wú)路之下,多在草原偏僻處流亡茍活,首領(lǐng)若是肯保他們性命無(wú)憂(yōu),再加上漢部為漢人部落,天生便能讓他們接受,他們知道首領(lǐng)誠心招募他們,必然愿意投奔漢部,效力于首領(lǐng)?!?br />
    “這倒是個(gè)不錯的辦法,遼人的手,也管不到我漢部里面,查不了我漢部人口,他們來(lái)了,性命必然無(wú)憂(yōu)。只是,這些人現在何地?伏某不知,這讓伏某如何去招募他們?”伏昊說(shuō)著(zhù),心里也是確定了他對于范覺(jué)口中的漢人來(lái)歷的猜測,果然是遼國那些得罪權貴的流亡漢人。

    “首領(lǐng)不知他們的下落,可在下卻是知道?!?br />
    “沒(méi)想到先生竟然連這些流亡之人的下落都知道,真是厲害,還請先生告知?!?br />
    “不過(guò)因緣際會(huì )而已,在下因為經(jīng)常帶人走私鐵器,為了避免被遼國官吏搜查,所以會(huì )經(jīng)常走一些人跡罕至的偏僻道路。久而久之,自然也認識了一些漢人的流亡人士,他們基本上都是因為得罪了遼國權貴而流亡的?,F在,他們?yōu)榱松?,多數人都合為一伙,靠?zhù)打劫沿路商隊行人,從他們身上搞來(lái)食物和衣服,來(lái)維持基本生活所需?!?br />
    “那他們現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這些漢人的團伙很多,首領(lǐng)若真需要,范覺(jué)可以親自帶隊,一一為首領(lǐng)介紹,拉攏他們?!?br />
    “先生有十足的把握,能為我招募到他們嗎?”

    “這一點(diǎn),首領(lǐng)放心,范覺(jué)每次帶人走私,遇到他們,都會(huì )主動(dòng)給他們食物和衣服,并不反抗,所以他們也都不為難我范家,與范某相熟,正是因此,范某也有肯發(fā)把握說(shuō)服他們加入漢部,投效首領(lǐng)?!?br />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若是有他們加入,何愁大事不成?”伏昊高興說(shuō)著(zhù),而后又問(wèn)道:“有了他們,確實(shí)能提升漢部里的漢人數量,但是先生適才所言,要伏某加強漢部的漢化力度,那卻不知道先生如何加強?”

    “辦法就在以后要招募進(jìn)去的那些人里面?”

    “這是何意?那些流亡之人,能有什么辦法來(lái)幫漢部?”

    “首領(lǐng)不知,這些人里,也有不少讀書(shū)人。若是首領(lǐng)招募了他們,由他們幫首領(lǐng)監督漢部的漢化情況,那漢部的漢化力度,自然也就隨之加強了。當然,若是首領(lǐng)覺(jué)得招募的漢人依舊少,首領(lǐng)放心,遼國各地都有乞丐,你需要的話(huà),我都會(huì )想辦法把他們送到漢部的,這些人平日溫飽都管不了,首領(lǐng)管他們的吃食,他們就會(huì )為首領(lǐng)賣(mài)命的?!?br />
    “好!那就多謝先生了?!?br />
    “首領(lǐng)切切不用這么客氣,不過(guò)事已至此,該說(shuō)的都說(shuō)了,那我們是否可以談?wù)勅蘸蟮纳夂献髁税???br />
    “不用談了,一切按照范家和紇石部的交易來(lái)辦就行,鐵器的價(jià)格就按你和兀里津的交易價(jià)格來(lái)辦?!狈恢苯恿水數?,一點(diǎn)兒也不拖泥帶水。

    這話(huà)說(shuō)得,也把范覺(jué)聽(tīng)的愣了一下,而后才感嘆道:“首領(lǐng)爽快,在下佩服!”

    本來(lái)范覺(jué)都準備在談判中,減少一些范家的收入,讓利于伏昊,用于范家和伏昊建立長(cháng)期的合作關(guān)系,誰(shuí)知道伏昊竟然答應得這么快,也不討價(jià)還價(jià),完全不同于他之前表露出來(lái)的精明,著(zhù)實(shí)讓人意外。

    看著(zhù)面前驚訝的范覺(jué),伏昊自然清楚他在想什么?

    前世和太多走私野生動(dòng)物的商人談判過(guò),伏昊很清楚這些人的本質(zhì),給他們多的利益,他們才會(huì )給你更好的合作,畢竟,敢從事這些殺頭買(mǎi)賣(mài)的,也就看重錢(qián)了。

    伏昊知道,他不糾結于眼前的這一點(diǎn)利益,范家才會(huì )更用心的和漢部合作。

    況且,用這一點(diǎn)利益,贏(yíng)得眼前這個(gè)范家未來(lái)家主的好感,那都是賺得,伏昊可是明白,對于極度缺冶鐵技術(shù)的漢部而言,范家意味著(zhù)什么!

    可以說(shuō),今天不討價(jià)還價(jià),哪怕是做冤大頭,讓范家賺大錢(qián),在其它方面,伏昊和漢部,那都是不虧的。

    真要是討價(jià)還價(jià)吵得面紅耳赤,先不說(shuō)會(huì )不會(huì )讓范覺(jué)厭惡,要是因為壓價(jià)狠了,讓范覺(jué)取消合作,那就麻煩了。

    相反,用和紇石部一樣的價(jià)格,和范家交易,就很劃算,因為這代表漢部將會(huì )代替紇石部的范家合作者的地位。

    而以兀里津那種雁過(guò)拔毛的性格,伏昊想來(lái),他能答應范家的價(jià)格,絕對是很優(yōu)惠的,否則,兀里津肯定不會(huì )和范家合作。

    反正,走私鐵器的人不少,嫌貴了,再慢慢找另一家,商談合作唄!

    伏昊和范覺(jué)兩人商討完初步合作準備后,就定下了明日由范覺(jué)帶路,伏昊帶人去收攏吸納流亡漢人的計劃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