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30、殲滅斡本騎兵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27 字數:3540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聽(tīng)到伏昊的勸降聲,完顏部的人面面相覷,而后都看向斡本。

    局勢十分明顯了,漢部的人明顯早有準備,各種陷阱頻出,直接就讓原本在人數上,占據很大優(yōu)勢的完顏部,變成了弱勢的一方。

    很多不知道漢部還有沒(méi)有后手的完顏部的人,眼見(jiàn)他們連漢部一個(gè)人都沒(méi)殺死,卻死傷了這么多人,在聽(tīng)到伏昊的勸降言語(yǔ)后,心里也都動(dòng)了投降活命的心思。

    這是女真部落征戰的慣例,弱者投降強者,沒(méi)有什么丟臉不丟臉的。

    只是,如果沒(méi)有斡本的命令,他們也不敢投降。

    他們的家小親人都在完顏部,要是投降,那他們的家小親人,肯定就都會(huì )沒(méi)命的。

    而他們既能投降,也能讓家小親人保命的辦法,那就是斡本主動(dòng)帶他們投降。

    畢竟,作為完顏部首領(lǐng)阿骨打的庶長(cháng)子,斡本要是主動(dòng)帶領(lǐng)他們投降,這消息傳到完顏部,就算阿骨打想殺他們家小親人,也得掂量掂量能不能殺。

    若是殺了他們的家小親人,那主動(dòng)帶人投降的斡本該如何處置?

    這些人可不信阿骨打到時(shí)候會(huì )殺了斡本這個(gè)成年的兒子,畢竟,女真部落醫療水平不夠,孩子長(cháng)成的存活率不高,如今阿骨打雖然有其他孩子,但成年的兒子加上斡本,也就只有幾人。

    而斡本又是那幾人里,在完顏部立功最多的,可謂是十分優(yōu)秀。

    他們心里清楚,在成年兒子不多的情況下,阿骨打肯定不會(huì )輕易殺斡本的,畢竟,這種優(yōu)秀的成年兒子,可不是輕易就能生出來(lái)的。

    阿骨打現在顯然不能保證,他的其他兒子,成年之后,都能像斡本一樣優(yōu)秀。

    正是因此,這些人都看向斡本,期待著(zhù)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只要年輕的斡本不想那么早就死,那他們很明顯就保住了他們和他們家小親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然而,事情注定不會(huì )如他們所愿。

    斡本雖然明知形勢對己方不利,但卻根本沒(méi)有投降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投降?漢部的人,你們真是太小看我們完顏部的勇士了!告訴你,我們完顏部沒(méi)有懦夫,要戰便戰,不要廢話(huà)?!蔽颖井敿椿亟^。

    他不是蠢人,自然明白投降的后果,這是給他的父親阿骨打出難題,況且,斡本也隨阿骨打征戰不少,那些戰火的洗禮讓他不畏生死。

    而不怕死的后果,自然是任憑伏昊說(shuō)什么,斡本都不會(huì )投降的。

    “你雖然不知死活,但我伏昊敬佩你是條漢子,報上你的名字來(lái),我伏昊會(huì )記得你的?!狈宦?tīng)后,有點(diǎn)憤怒又有點(diǎn)敬佩道。

    對于這種不畏生死的敵人,拂了他勸降的好意,伏昊當然很生氣,但同時(shí),也讓他因為對方的勇敢,而感到敬佩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敬佩是敬佩,但是這一戰里,伏昊肯定是不會(huì )再留他的命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完顏部斡本,你是誰(shuí)?”斡本聽(tīng)后,直接回道。

    “漢部首領(lǐng),伏昊?!狈灰哺?zhù)道。

    “原來(lái)是你!”

    “是我又怎么了?我伏昊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漢部之主也!”

    “伏昊,你可敢出面,與我單獨對戰?我要與你一戰生死,取你項上人頭,為我家三哥報仇?”

    “你家三哥?他是誰(shuí)?”

    “我家三哥是完顏部的訛里朵,那個(gè)被你殺了,還派人送了首級去完顏部的人?!?br />
    “原來(lái)是訛里朵啊,沒(méi)想到你也是阿骨打的兒子?!狈宦勓曰氐?。

    他知道,斡本是訛里朵的大哥,而訛里朵卻是斡本的三哥。

    這個(gè)時(shí)代,稱(chēng)呼弟弟,不會(huì )叫弟弟,而是按家中兄弟的數字排名,再加“哥”來(lái)稱(chēng)呼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,那你可敢來(lái)一戰?伏昊?”斡本在伏昊知道他的身份后,又一次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不打!如今形勢明顯,我為什么要和你一戰?你就乖乖的被我漢部的弓箭射成刺猬吧!”伏昊當即回絕,這種情況下,他腦子壞了才會(huì )答應斡本單挑。

    當然,說(shuō)起來(lái),單挑他也不怕,雖然武藝上伏昊肯定打不過(guò)斡本,但他手上有槍?zhuān)乔闆r有變,直接一槍崩了斡本,自然他也不怕斡本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伏昊手里子彈有限,他可不會(huì )隨便去浪費這有限的子彈。

    回絕了斡本之后,伏昊又對左右漢部的人道:“漢部的勇士們,給我射箭!把所有的箭都給我射完為止!”

    很快,剛剛因為伏昊和斡本對話(huà),而休息片刻的漢部弓箭手們,又一次拉開(kāi)了手中的弓弦。

    他們這些自小就在山林打獵,拉弓射箭早已經(jīng)習以為常,一次性拉滿(mǎn)三、四十次弓弦,問(wèn)題不大。

    這次伏擊前后至今,他們也就拉了十幾次弓箭,中途還休息了一段時(shí)間,可以說(shuō)精力尚好。

    而且,伏昊讓他們出寨的時(shí)候,可是嚴令他們要多帶羽箭,鐵質(zhì)的不夠,就帶石制的,所以他們的羽箭很多。

    片刻之間,從樹(shù)林四處,又飛射出無(wú)數羽箭,向著(zhù)完顏部的兵馬聚集處覆蓋。

    “伏昊!你個(gè)小人,你不得好死……”斡本被伏昊的軟弱行為,氣得大罵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他眼見(jiàn)形勢已經(jīng)無(wú)法挽回,本想和伏昊一決生死,自信于自己武力的斡本,覺(jué)得他說(shuō)不得能靠著(zhù)單挑決斗生擒伏昊,從而逆轉敗局。

    至不濟,斡本覺(jué)得他重傷或者殺死伏昊,也不成問(wèn)題,這樣的話(huà),他就算這一戰死了,那也能拉個(gè)墊背的。

    誰(shuí)知道,伏昊根本不理會(huì )他的挑戰,這可是讓斡本恨得牙癢癢的,卻又無(wú)可奈何。

    當然,換做是他,有這么有利的局面,肯定也不會(huì )說(shuō)接受單挑的,斡本只能諒解的同時(shí),繼續咒罵,來(lái)發(fā)泄他心中不甘的怒火。

    很明顯,斡本也只能這樣了,因為他注定了要失敗。

    樹(shù)林里,漫天的箭雨之下,那所剩只有五十人左右的完顏部兵卒,紛紛倒地。

    女真部落缺本就鐵,就算是完顏部,也只能保證他們的甲兵,每人有能防御的鐵甲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漢人那種用來(lái)防御弓弩所用的大盾牌,那東西實(shí)在是太耗鐵了,還不如用木頭做的,雖然比不得鐵做的耐用,但省鐵,而且再加上斡本此番率兵出征,所部都騎馬,自然不可能有。

    而他們的鐵甲,也不是那種能全身都防護,做到面面俱到的,這些鐵甲更多的作用是減少兵卒在作戰中,主要身體部位所受到的傷害的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面對四處射來(lái)的箭雨,這些完顏部的兵卒,顯然不能依靠那些鐵甲去抵擋。

    很快,剩余的完顏部兵卒,紛紛倒下。

    期間,斡本也想再組織反擊,比如用馬做掩體,然后讓完顏部的兵卒和漢部對射。

    可惜,馬匹終究也是肉做的,它們被射成刺猬后倒下,就讓完顏部的兵卒,沒(méi)有了掩體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,漢部并非從一側射箭,而是在樹(shù)林兩側射箭,完顏部的兵卒想反擊的話(huà),最終只能顧頭卻顧不了尾巴,被漢部的箭雨從兩面射死。

    漢部的勇士明顯不在乎羽箭,只要樹(shù)林里還有一個(gè)完顏部的人站著(zhù),那這場(chǎng)箭雨,就不會(huì )停止。

    也不知過(guò)了多久,這場(chǎng)箭雨停了,樹(shù)林里,再無(wú)一個(gè)完顏部的兵卒站著(zhù),有的,只是被射成刺猬倒地的尸體。

    伏昊在樹(shù)林一側,看著(zhù)戰場(chǎng),他的面前,都是各種大小不一的陷阱大坑。

    里面基本上都有完顏部兵卒的尸體,讓伏昊看了根本不敢亂走,生怕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,自己中自己的陷阱。

    為了能保證這次伏擊能夠成功,伏昊可是做足了準備,要是沒(méi)有這些提前布好的陷阱,伏昊可沒(méi)把握在人少的情況下,殲滅完顏部的人。

    當然,也得虧斡本配合,這么急著(zhù)進(jìn)來(lái),探查也不探查,否則,伏昊也不能保證能殲滅成功完顏部的兩百甲兵。

    很多時(shí)候,像這些以少勝多的戰斗,就是要有一定的運氣巧合成分在,才能成功。

    就像伏昊當初勸降紇石部一樣,如果不是兀里津和禿頓父子貪婪成性,恰好如伏昊所料,會(huì )選擇晚上動(dòng)手劫掠他,那就不會(huì )給伏昊造成以少勝多的機會(huì )了。

    當然了,對于他們這種劫掠老手來(lái)說(shuō),夜里劫掠,選擇是正確的。

    只是,他們完全沒(méi)料到伏昊能那么快殺了他們,讓得紇石部群龍無(wú)首,這才有了伏昊帶三十人就征服吞并紇石部的事情。

    箭雨停后沒(méi)多久,漢部便有人被阿耶骨派去檢查戰場(chǎng)了。

    得到結果,阿耶骨第一時(shí)間跑到伏昊面前報告。

    “伏昊大人,完顏部的人沒(méi)有能動(dòng)彈得了?!卑⒁堑?。

    阿耶骨三人在戰前,就被伏昊編入了漢部的隊伍里了。

    女真人騎馬射箭是自小養成的習慣,弓和馬都是他們離不開(kāi)的東西。

    阿耶骨三人的弓就在馬上,加入射箭的隊伍很容易,再加上漢部的人,羽箭都帶得足,分給他們一些,完全夠他們射的。

    此時(shí),阿耶骨的臉上,和其他漢部的人一樣,充滿(mǎn)了激動(dòng)。

    實(shí)在是伏昊這一次的戰績(jì)太恐怖了,竟然把完顏部的兩百甲兵都殺了,這可是阿耶骨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    要知道這可是在如今女真部落里,聲名赫赫的完顏部的兵馬,完全不是他們漢部可比的。

    更何況,這一次,他們是實(shí)打實(shí)的以少勝多,把兵力上是他們兩倍有余的完顏部給滅了,并且自身?yè)p失極小。

    雖然還沒(méi)統計過(guò)漢部的戰損,但阿耶骨心里明白漢部的損失,肯定是極小的。

    這一戰的結果,不只是阿耶骨,就是其他漢部的人,也都沒(méi)想過(guò)。

    “嗯!”伏昊聽(tīng)了阿耶骨的話(huà),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道:“你派人去打掃戰場(chǎng),把能用的東西都帶走,不能用的,直接都埋進(jìn)我們挖陷阱留下的坑就行,正好用來(lái)填坑?!?br />
    “是!不過(guò)完顏部的人里面,似乎還有沒(méi)斷氣的人,這些人要不要救呢?”阿耶骨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救?救什么救?浪費精力和人手!”伏昊沒(méi)好氣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大人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經(jīng)此一戰,基本上還能有氣的,也都是半條命沒(méi)了的人,活著(zhù)也是受罪。要是看見(jiàn)沒(méi)死透的,那就直接讓人給他們補上一刀,讓他們爽快的死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小人明白?!?br />
    “另外,記得讓人把這一戰里,那些沒(méi)用到的陷阱都毀了,別以后傷到我們自己人?!?br />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哦,對了,那個(gè)斡本的首級割下來(lái),畢竟是阿骨打的長(cháng)子,說(shuō)不得他的腦袋,以后會(huì )用到?!?br />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伏昊吩咐完阿耶骨后,便直接離開(kāi)了。

    這一戰,結果已明,剩下的自然是清掃戰場(chǎng)后,論功行賞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