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25、范覺(jué)獻計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26 字數:3861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“漢部有人百余,可以拿起兵器在戰場(chǎng)上戰斗的,算上老人婦女,至多八十人左右,滅之,簡(jiǎn)直易如反掌?!?br />
    屋內,完顏阿骨打把他所得到的關(guān)于漢部的情報,簡(jiǎn)略的和完顏部眾人介紹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在訛里朵被漢部殺害的消息,剛傳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阿骨打沒(méi)有和其他完顏部的人一樣,認為這消息是假的,而是派人第一時(shí)間去確認消息真實(shí)性。

    同時(shí),如果訛里朵被漢部殺害的消息是真實(shí)的,那就讓人繼續追查關(guān)于漢部的情報,保證完顏部決定對漢部用兵時(shí),能獲得第一手的情報,而不會(huì )兩眼一抹黑,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作為完顏部的梟雄,阿骨打從來(lái)不打無(wú)準備之仗,并且,對于一切危害完顏部利益的事情,他都很重視。

    就像他早有意反遼,但卻沒(méi)摸清楚遼國內部虛實(shí)一樣,阿骨打寧愿繼續接受遼國的冊封,向遼國稱(chēng)臣,也不去大張旗鼓的正面反遼。

    這就是阿骨打的謹慎和隱忍,也正是這份謹慎和隱忍,才讓阿骨打帶領(lǐng)完顏部,逐漸崛起。

    到了如今,完顏部已有女真第一部落的風(fēng)采了。

    “阿爹,漢部如此弱小,百余人便敢殺我三哥,欺我完顏部。孩兒不忿,愿領(lǐng)部落勇士一百,殺入漢部,取漢部伏昊首級,滅其部落,為三哥報仇雪恨,振我完顏部之威?!?br />
    聽(tīng)到阿骨打透露的漢部消息,斡本當即便發(fā)怒,向阿骨打請命,帶人剿滅漢部,殺了伏昊。

    隨著(zhù)斡本說(shuō)完,屋內又有其他人向阿骨打請命,打漢部這個(gè)弱小的部落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這是立功的機會(huì ),漢部人那么少,怎么能是完顏部的對手呢?

    同時(shí),這也是能剿滅吞并漢部,從漢部搜刮戰利品的機會(huì ),所以每個(gè)人都想要爭功。

    “斡本是訛里朵的大哥,為弟弟報仇,理所應當,其他人我都不要爭了,就讓斡本去吧!”阿骨打輕描淡寫(xiě)的把其他人的請求回絕了,而是讓庶長(cháng)子斡本領(lǐng)兵攻打漢部。

    當然,阿骨打的本意,并非是他話(huà)里的意思,讓斡本這個(gè)大哥,去為三哥訛里朵報仇,而是他本就希望斡本去拿這件輕松的戰功,從而故意用大哥給三哥報仇的理由,回絕了其他人的要求。

    隨著(zhù)完顏部在女真的勢力越來(lái)越大,阿骨打也越來(lái)越需要重用親人,而完顏部的親族高層里,明顯其他的兄弟再親,也不如親兒子親,這種剿滅小部落的戰功,阿骨打不給本就需要用功績(jì)建立威望的長(cháng)子,那還能給誰(shuí)?

    “孩兒謝過(guò)爹爹,此番攻漢部,必帶伏昊首級來(lái)見(jiàn)爹爹?!蔽颖韭勓?,大喜謝道。

    “嗯!此番出征,好好打?!卑⒐谴螯c(diǎn)了點(diǎn)頭應道。

    而后,像是又想起什么,皺眉道:“不過(guò),訛里朵身邊,也都是我完顏部精干勇士保護,伏昊能殺了訛里朵,并且敢叫板我完顏部,定然有些能耐。這樣吧,斡本,你領(lǐng)兩百名甲兵,多攜帶干糧,去打漢部吧!”

    “是!孩兒明白,爹爹就等著(zhù)孩兒的捷報吧!”斡本大喜道,而后行了一禮,高興的準備去了。

    屋內眾人看著(zhù)阿骨打這般當面給斡本提供便利,都不敢明言阿骨打太照顧斡本了,這種小功勞都不讓給他們。

    在他們眼里,伏昊的漢部,就是個(gè)一百多人的小部落,完顏部派兩百名精銳的甲兵去攻打,肯定是輕而易舉拿下的,誰(shuí)帶人去攻打都一樣,漢部根本不可能是完顏部的對手的。

    斡本正點(diǎn)齊兵馬,準備出征的時(shí)候,伏昊也已經(jīng)在紇石部的青壯年休息過(guò)后,讓所有人準備遷徙至漢部。

    這是部落被征服吞并的慣例傳統,沒(méi)有紇石部人敢反對。

    即使有的人舍不得自己的家園,但還是得聽(tīng)從伏昊的命令,去遷徙至漢部。

    當然,有的曾經(jīng)被紇石部征服的小部落的人,其實(shí)早已習慣了。

    對他們而言,伏昊答應他們投降漢部,就不會(huì )傷害他們一人,已經(jīng)很好了,自然不會(huì )渴求太多。

    至于是不是真如伏昊所言,不傷害他們一人,那就不能明說(shuō)了。

    不少紇石部人,明顯都注意到兀里津和禿頓的家小,男丁少了,但沒(méi)人去問(wèn)原因,也沒(méi)人敢討論這事情。

    作為被征服吞并的一方,紇石部人正按照規矩,不斷接受自己漢部人的新身份,并且按照漢部的規矩生活。

    在去烏里的安排下,所有的紇石部人,都有序的向漢部所在地前進(jìn)。

    兩百多人的遷徙,已經(jīng)不是小事情,雖然按照伏昊要求精簡(jiǎn)了,但紇石部人要帶到漢部的各類(lèi)物品,依舊繁多。

    好在,女真部落,一直善于養馬,各部落里面,駿馬的數量可能不多,但普通用于勞役的駑馬、劣馬,還是有不少的,倒是減去了很多麻煩。

    “伏昊首領(lǐng)真是好手段,本來(lái)我還有些懷疑,現在看紇石部人樣子,范某信了,你真的把紇石部征服了?!?br />
    遷徙隊伍最后,范覺(jué)跟著(zhù)伏昊行走,看到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紇石部人遷徙的隊伍,這才相信伏昊真的征服了紇石部人,由衷的贊了一句伏昊。

    “這算什么?小事情而已,你信不信,以后我征服吞并的大部落,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多?”伏昊被范覺(jué)一夸,笑著(zhù)回道。

    范覺(jué)聞言,又贊道:“你能不能征服吞并其他的大部落,我不清楚。但我知道,能用三十人征服吞并兩百余人的部落,有這份本事的人,都絕非常人!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來(lái),范先生也很會(huì )恭維人??!”伏昊又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并非恭維,只是由衷感慨而已!”

    “伏某只不過(guò)是打了場(chǎng)以少勝多的仗而已,古往今來(lái)干成功的人多了,不足為道?!?br />
    “好吧,此事不提,說(shuō)說(shuō)遷徙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“遷徙?不是遷得好好的嗎?這又有什么事情呢?”伏昊詫異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快速吞并紇石部,讓紇石部人徹底歸心,成為漢部人,難道不覺(jué)得沒(méi)做完什么事情嗎?”范覺(jué)回道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做完的事情?”伏昊聞言一愣,很快便明白,范覺(jué)肯定是有什么點(diǎn)子幫他快速融合紇石部人。

    當下,伏昊擺足姿態(tài),向范覺(jué)行禮道:“伏某不知沒(méi)做完什么事情,還望范先生教我?!?br />
    對面范覺(jué)一見(jiàn)伏昊姿態(tài),神情一變,沒(méi)有立即回伏昊問(wèn)題,而是疑惑道:“說(shuō)來(lái),自聽(tīng)起漢部之名,我就覺(jué)得奇怪你們部落為什么以‘漢’為名,本來(lái)只以為是巧合而已。后來(lái)看到漢部兵卒禮儀,也是我漢家禮儀,更添疑惑,今日見(jiàn)首領(lǐng)也是這般做派,真是讓范某百思不得其解?!?br />
    “實(shí)不相瞞,伏某乃是漢人出身,只不過(guò)因緣際會(huì ),做了這異族首領(lǐng),為了不忘祖宗,這才帶麾下子民,仰慕漢化,如今看來(lái),成效顯著(zhù)?!?br />
    聞言,范覺(jué)吃驚道:“這……這可真是讓人想不到,伏首領(lǐng)真非常人可及!”

    當然,對于伏昊的漢人身份,范覺(jué)沒(méi)有懷疑,這年月,遼國內部的漢人多了去了,只不過(guò)像伏昊這樣在蠻夷部落生活得少,而像伏昊這樣還能成為女真部落首領(lǐng)的,幾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一下子,范覺(jué)對伏昊的好感度倍增,不僅是因為都是漢人,還有對他能以漢人身份,在女真部落闖出自己的天地的敬佩。

    而這份好感,甚至讓范覺(jué)連伏昊控制他,威脅范家合作的事情,都沒(méi)有過(guò)分記恨伏昊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!范先生,說(shuō)了不用恭維我了,咱們回到原話(huà)題上,不知道先生看出了伏某沒(méi)做完什么事情嗎?”伏昊又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這事情我可以告訴你,但你得答應我一個(gè)條件?!狈都一氐?。

    伏昊聽(tīng)后,以為范覺(jué)又要找逃脫了理由,本不想同意,但又明白范覺(jué)肯定發(fā)現了什么,因此遲疑了不少時(shí)間。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過(guò)分的條件,我肯定答應?!狈幌肓讼?,最終決定先聽(tīng)了他的條件后,再做決定。

    “好!范某也不為難你,只要你保證范某在你身邊的時(shí)日里,過(guò)著(zhù)漢部最好的生活就行。當然,考慮到這些部落的條件,范某不求錦衣玉食,但至少也要過(guò)的是富貴生活才行?!狈队X(jué)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走私鐵器的這些日子里,原本就好享受的范覺(jué),一直為了保證不泄露蹤跡,過(guò)著(zhù)普通生活,早就受夠了。

    現在既然被伏昊控制住了,范覺(jué)索性就要過(guò)上更好的生活,他可怕去了漢部,過(guò)的還是普通的部落日子,那可就要讓他難受死了。

    當然,他也不是沒(méi)想過(guò)用他的消息去換伏昊放他自由,但他知道這不可能,所以范覺(jué)索性不說(shuō)了。

    對于范覺(jué)這樣的聰明人而言,他知道什么時(shí)候該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的!范先生所求,我肯定答應,我敢保證,在漢部,先生所過(guò)的生活,肯定是最好的,連我也比不上?!狈淮饝?。

    其實(shí),就算范覺(jué)不說(shuō),伏昊也會(huì )給他好的生活,畢竟他背后的范家,可是潛在的好助力。

    當然,現在范覺(jué)這么一說(shuō),伏昊更得好好照顧他了,說(shuō)不得照顧好了他,他能幫伏昊和范家好好牽線(xiàn)做生意了。

    “伏首領(lǐng)做事痛快,既如此,我也不藏著(zhù)掖著(zhù)了,其實(shí)你沒(méi)做完的事情很簡(jiǎn)單,那就是徹底燒了這紇石部的村寨?!狈队X(jué)語(yǔ)氣突然陰冷的說(shuō)道,眼神里,甚至露出一絲寒光。

    “燒……燒完全部的村寨?”伏昊聽(tīng)完,驚疑道。

    “嗯!燒完全部的村寨?!狈队X(jué)點(diǎn)頭道。

    “為何要這么做?”

    “很簡(jiǎn)單,有的紇石部人沒(méi)能徹底歸心,無(wú)非是紇石部這個(gè)村寨,他們過(guò)得習慣了,故而不想離開(kāi),去陌生的漢部。范某敢斷言,若是日后漢部出了大事,部民不能及時(shí)控制的話(huà),肯定會(huì )有紇石部人會(huì )逃回這里,因為他們還記得這里,所以只有徹底毀了這里,才能斷了他們所有的念想,然后在漢部開(kāi)始新的生活,從而融入漢部?!狈队X(jué)道。

    伏昊一聽(tīng),很快就明白了范覺(jué)的意思,確實(shí),這些紇石部人要是知道家都沒(méi)了,然后在漢部重新定居的話(huà),當然只會(huì )忘了從前,在漢部認真開(kāi)始。

    而這一招,伏昊覺(jué)得,以后對付其他的部落,他都能這么做,肯定能加快被征服吞并的部落,融入漢部。

    當下,伏昊行禮感謝范覺(jué)道:“先生大才,伏某佩服?!?br />
    說(shuō)完,伏昊和范覺(jué)招呼一聲離開(kāi),而后,找到漢部留后的勇士,讓他們安排,火燒紇石部。

    夜里還在指揮滅火的漢部勇士,現在聽(tīng)到伏昊又讓他們燒村寨,雖然不清楚意思,但還是去做準備燒村寨了。

    很快,紇石部的村寨里,剛滅火沒(méi)過(guò)一日,又燃起了大火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這一次,沒(méi)有人去救火了。

    “快看,寨子被燒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要燒寨子???我們都答應遷徙漢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下子,什么念想都沒(méi)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當遷徙的隊伍行走時(shí),很快便有紇石部人發(fā)現了寨子的火光。

    沒(méi)過(guò)多久,便有不少紇石部人哭喊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可是,任他們如何哭喊,那都沒(méi)用,在漢部的人催促下,徹底沒(méi)了家的他們,哭喊過(guò)后,只能老老實(shí)實(shí)的跟著(zhù)大部隊,往漢部遷徙。

    “這下子,紇石部肯定是徹底沒(méi)了?!标犖楹蠓?,策馬看著(zhù)紇石部村寨火光的范覺(jué),口中喃喃自語(yǔ)道。

    雖然范覺(jué)也覺(jué)得他做的殘忍了些,對不起紇石部人,但這又如何?

    于范覺(jué)而言,只要不危害到他和范家的利益,其它的任何事情,他都可以去做,哪怕是做傷天害理的事情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