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22、女真敵情預警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26 字數:2438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隨著(zhù)伏昊的話(huà)說(shuō)完,屋內的氣氛突然緊張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范家人被伏昊的話(huà)說(shuō)得面面相覷,雖然范家有的人心里是想遵守承諾,以后和伏昊做交易,為他走私鐵器和鐵匠的,但他們對于其他人,特別是范家主事人想法,卻是不敢保證。

    誰(shuí)也不清楚這些主事人,是不是想先與伏昊虛與委蛇,回到家族后,再決定和不和伏昊做交易。

    要是那樣的話(huà),他們就算心里答應了伏昊,明顯也決定不了范家的行事,只能跟著(zhù)范家走。

    “你憑什么說(shuō)我范家會(huì )出爾反爾,既然我范覺(jué)答應你的事情,那我絕對會(huì )遵守約定的?!狈队X(jué)質(zhì)問(wèn)伏昊道。

    “空口無(wú)憑,我為什么信你們范家?再說(shuō)了,你剛才答應的那么干脆,連和我商談鐵匠和鐵器走私來(lái)的價(jià)格都不談,一看就是誠意不足,我當然不能讓你們安心離開(kāi)了?!?br />
    “難道我們就不能等東西走私來(lái)后,再談這些價(jià)格嗎?”

    “那你們范家可真會(huì )做生意,連我這個(gè)第一次見(jiàn)面的陌生人做生意,都敢不收錢(qián),而先來(lái)送貨,做生意做成你們這樣卻不虧的,可真是錢(qián)數?!?br />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范覺(jué)被伏昊這么一說(shuō),當場(chǎng)失言,不知道該怎么答復。

    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剛才范覺(jué)答應伏昊,也是真的存了幾分先忽悠伏昊,待回到寧江州,回稟家族后,再做打算的心思。

    畢竟,走私鐵器在遼國雖然是重罪,但如果他們范家早點(diǎn)把遼國上下打點(diǎn)好的話(huà),未嘗不能壓下伏昊的舉報。

    終究,僅憑伏昊這個(gè)小部落的首領(lǐng),在遼國沒(méi)有人脈,他舉報范家,能舉報到什么層次?

    只要給范家充足的時(shí)間把遼國打點(diǎn)好,范覺(jué)相信到時(shí)候伏昊的舉報,會(huì )一個(gè)字都傳不到遼國上層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然而,偏偏伏昊不是個(gè)好相處的人,很快就猜出他的拖延之計,讓范覺(jué)之前的籌謀失敗。

    “看來(lái),你是真有其它的心思??!”伏昊見(jiàn)范覺(jué)語(yǔ)塞,知道他的猜測應該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伏昊首領(lǐng)說(shuō)笑了,我只是覺(jué)得你想的太多了,讓我不知道該怎么和你解釋?!狈队X(jué)極力掩飾著(zhù)他被戳破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事!解釋不了,那就不用解釋了,你就留在我身邊,等范家人帶東西來(lái)吧?!?br />
    “一定要是我嗎?不能換其他人就在你的身邊?!?br />
    “不行!我只要你!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為我覺(jué)得你很重要?!?br />
    “首領(lǐng)過(guò)謙了,在下不過(guò)是聽(tīng)范家家主的命令行事而已,在此番來(lái)紇石部的人里,有些話(huà)語(yǔ)權而已,并非是什么重要的人物?!狈队X(jué)明白必須要留人,靈機一動(dòng),便打算讓人替他留下來(lái),從而脫身。

    范覺(jué)知道,他的身份,除了范家一行人外,也只有紇石部的兀里津和禿頓父子清楚,其他紇石部的人也不清楚他的真實(shí)身份。

    而現在兀里津和禿頓死了,范家人這邊,無(wú)論是族人、仆人,范覺(jué)也能保證他們不會(huì )泄露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畢竟范家人不說(shuō),同根同枝,自然不會(huì )說(shuō),至于其他仆人,他們一家老小都在范家人手里,真要是背叛主家,那他們明顯就不想要一家老小的命了。

    因此,范覺(jué)指望利用伏昊不知道他身份的情況,來(lái)找人替他脫身。

    總之,只要不是范家嫡系被留下,范覺(jué)明白回寧江州后,范家都有其它選擇的余地。

    要是伏昊選了一個(gè)范家仆人替代他的話(huà),那就好了,這樣的話(huà),范家要是不想和伏昊有聯(lián)系,完全可以無(wú)視那仆人的生命,斷了伏昊和范家合作的企圖。

    可惜,范覺(jué)想法是好,但他碰到的是穿越之前,和無(wú)數狡猾的偷獵組織博弈的伏昊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就只要你待在我身邊,要是你不愿意的話(huà),那我就只能殺了你們所有人?!狈粩嗳痪芙^范覺(jué)道。

    這話(huà)一出,聽(tīng)得是在場(chǎng)所有的范家人,心里都覺(jué)得一股寒氣,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“看起來(lái),我不得不留下了?!弊罱K,范覺(jué)也是被伏昊的話(huà),嚇得答應留下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放心,你留在也漢部,伏某定然好吃好喝的把你供著(zhù),絕不為難先生?!狈恍Φ?。

    “那謝過(guò)首領(lǐng)了。不過(guò),在下可否問(wèn)一句,首領(lǐng)是如何知道我在范家地位不低的?”范覺(jué)以為伏昊是一開(kāi)始就知道他的身份,所以才會(huì )一直堅持要他留下,因此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原先我不知道,不過(guò)先生說(shuō)完這話(huà),我卻是知道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你不知道?那你剛才為什么指定要讓我留下?讓其他人代替我都不行?不是因為知道我在范家的地位不低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因為我進(jìn)屋子看到你們,就感覺(jué)你在這群人里很特殊?!狈徽f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范覺(jué)無(wú)語(yǔ),這算什么理由,他怎么就沒(méi)看出來(lái)他很特殊呢?

    畢竟,這次來(lái),范家人無(wú)論貴賤,行頭打扮都是一樣的,就是害怕穿得太好了,會(huì )被路上一些窮得女真部落盯上。

    這種事情,在遼人管控薄弱的地方,時(shí)有發(fā)生。

    終究,人心都是貪婪的,本來(lái)就窮,還一直被遼人剝削的女真部落,很難說(shuō)會(huì )不會(huì )看到車(chē)隊有錢(qián),就生了歹意。

    因此,范家人來(lái)女真部落走私鐵器,無(wú)論在家里地位如何,出門(mén)都是作尋常百姓打扮,連多余的貴重玉器等飾品也都不佩戴。

    這也是范覺(jué)聽(tīng)到伏昊的理由,一臉郁悶無(wú)語(yǔ)的原因,就憑著(zhù)感覺(jué),就把他給強制留下了嗎?

    伏昊的眼光,未免也太毒了吧?

    “好了,先生既然要留下,那還請告知伏某姓名身份,好讓伏某知曉?!狈宦?tīng)范覺(jué)言語(yǔ),猜測他在范家,身份定然不一般,所以直接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誰(shuí)知,范覺(jué)知曉伏昊不知道他的名字身份后,卻是敷衍道:“等我范家人先把鐵匠送來(lái)后,咱們談交易的時(shí)候,我再介紹不遲?!?br />
    “那好吧!”伏昊被駁了面子,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沒(méi)再說(shuō)什么。

    伏昊知道,這是范覺(jué)在盡力給范家留另外的選擇,畢竟,伏昊不知道范覺(jué)身份,只要范覺(jué)求死,范家完全可以舍棄掉范覺(jué),不與伏昊往來(lái)。

    若是伏昊之后發(fā)怒舉報范家,范家也能提前做準備,用范家的人脈金錢(qián),把伏昊舉報這件事情抹平。

    明白這點(diǎn),伏昊知道,面前這個(gè)不愿意透露姓名身份的范覺(jué),是一個(gè)極其聰明的人,而且更是一個(gè)為了家族,舍棄掉自己的狠人。

    只可惜,伏昊知道范家不可能舍棄掉范覺(jué),原因無(wú)它,有這種才智的人,除非是事不可為,否則,每個(gè)家族都不會(huì )輕易舍棄,畢竟這種人都是家族未來(lái)發(fā)展的希望。

    看來(lái),鐵匠要得手了,還能順帶著(zhù)認識到能走私鐵器的范家,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沒(méi)想到自己只是隨意一猜,還真的猜對了,真沒(méi)白費前世見(jiàn)那么多偷獵組織后,練的能力,對于這些組織里誰(shuí)是領(lǐng)導者,看幾眼,就能感覺(jué)猜出來(lái)是誰(shuí)。

    深刻明白范家能對自己和漢部有什么樣助力的伏昊,心里面沾沾自喜著(zhù)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伏昊還沒(méi)欣喜完,腦海里突然響起的聲音,就打斷了他的高興。

    “敵情預警!提醒宿主,女真完顏部,正商議對漢部出兵,請宿主早做防范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這破地球儀還有這功能?

    伏昊臉上笑容盡失,一臉驚訝。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