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眼看書(shū)
當前位置:火眼看書(shū) > 都市游戲 > 都市愛(ài)情 > 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

13、來(lái)找鐵匠

小說(shuō):從部落首領(lǐng)到皇帝 作者:階下伏泉涌 更新時(shí)間:2020/2/10 16:29:24 字數:2115 繁體版 全屏閱讀

    到了大寨里,伏昊就看到了兀里津。

    當先一步,伏昊走進(jìn)大寨里,跟著(zhù)他的五名漢部勇士,則自覺(jué)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便是漢部的首領(lǐng)嗎?我是紇石部的首領(lǐng)兀里津,沒(méi)想但你如此年輕,真是令人驚訝?!?br />
    兀里津看到在漢部眾人前的伏昊,立刻猜到了他的身份,像是自來(lái)熟一樣,和伏昊打著(zhù)招呼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,兀里津的驚訝可不是假的,畢竟伏昊看著(zhù)確實(shí)顯年輕。

    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就是伏昊自己也覺(jué)得他的樣子越發(fā)變得的神奇,因為來(lái)到這個(gè)時(shí)代后,他的身體好像每天都比變得越來(lái)越年輕了。

    原本因為長(cháng)年在野外偷獵,十分干燥粗糙的皮膚,都越來(lái)越紅潤白皙有光澤,關(guān)鍵還很嫩滑,像孩子的皮膚一樣,讓得漢部不少注意到伏昊變年輕的人,都越發(fā)覺(jué)得伏昊肯定是仙人無(wú)疑,不然伏昊怎么能有返老還童的樣子呢?

    想不清楚這些變化的伏昊,也只能把這些變化,歸咎于他穿越或者是腦子里的地球儀的緣故了。

    “漢部首領(lǐng)伏昊,見(jiàn)過(guò)紇石部首領(lǐng)?!狈灰?jiàn)大寨里,就只有兀里津一人坐著(zhù),并無(wú)他人,當即便猜出他的身份,行禮道。

    “這真是多禮了,伏昊,我們女真之間如何需要行這些漢人的禮節?!必@锝蛴行┎桓吲d道。

    看到伏昊的禮,兀里津不免想起了范覺(jué),每次范覺(jué)和他見(jiàn)面,都會(huì )行這些禮節,而范覺(jué)剛剛惹他不喜,兀里津難免因此情緒不佳。

    這禮儀,是伏昊讓阿耶骨教他的,平時(shí)有不少外族人來(lái)女真部落行商賣(mài)貨,阿耶骨就見(jiàn)過(guò)一些遼國的漢人,和他們打交道后,也學(xué)了一些漢人禮節,正好被伏昊拿來(lái)學(xué)了,并且進(jìn)行整個(gè)漢部的禮儀學(xué)習。

    為了徹底漢化漢部的這些女真人,伏昊完全是不遺余力,每一個(gè)能學(xué)習漢人的細節,他都不會(huì )放過(guò)。

    “兀里津首領(lǐng)說(shuō)錯了,女真本就是漢人后代,諸夏遺種,如何不學(xué)漢人禮節呢?”伏昊對兀里津道。

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?我們女真族一直生在北方,雖早與中原漢人接觸,但怎么可能是那些漢人后代?”兀里津明顯不信道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所有漢人都在中原生活,有的漢人也會(huì )因為戰亂、避難等原因,遷徙到北方,你又怎知女真族先人不是遷徙來(lái)的漢人后代?”

    “我在女真生活至今,就沒(méi)聽(tīng)過(guò)女真祖先是漢人遷徙的消息,你又怎能說(shuō)女真族與漢人,族出一脈?”

    “沒(méi)人說(shuō)的話(huà),也并不代表就不會(huì )是。數千年間,中間戰亂不計其數,而且女真與中原聯(lián)系也有大量時(shí)間的阻斷,因此,忘卻部族本源也很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女真本肅慎之后,如何與漢人有族源聯(lián)系?”

    “對啊,女真本肅慎之后沒(méi)錯??勺韵惹匾詠?lái),肅慎便朝貢漢人,臣服漢人王朝,與漢人融合,份屬漢族,由此明證,女真族人自應為漢人后代,諸夏遺種也?!?br />
    “這……你說(shuō)得好像有點(diǎn)兒道理?!?br />
    兀里津被伏昊這么一忽悠,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似乎覺(jué)得伏昊的理論沒(méi)錯。

    確實(shí),女真族祖先,有向漢人朝貢的先例,而且還很早,并且在之后的很多漢人王朝,女真祖先都臣服過(guò)。

    兀里津也不能確定在以前女真族有沒(méi)有徹底融入漢人,后來(lái)因為戰亂,比如像是遼國這樣崛起后,阻斷了女真人和漢人的交流,這才形成女真的。

    畢竟,女真族名,在很多年以前,可不叫女真,而是叫肅慎,誰(shuí)也不清楚后來(lái)為什么會(huì )形成女真。

    見(jiàn)到兀里津也被自己的理論給繞暈了,認為有道理,伏昊心里也是不覺(jué)沾沾自喜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這番女真人是漢人遷徙來(lái)的后代的理論,可是他這些日子在漢部,一一和漢部的年長(cháng)者打聽(tīng)來(lái)的結果。

    沒(méi)辦法,宣稱(chēng)女真人是漢人后代,僅僅只是在漢部部落里實(shí)行強硬手段是不行的,還要找到一個(gè)合理依據,解釋驗證,這樣才能讓更多人信服。

    而這種幾百上千年之前,根本無(wú)從考證的事情,只要伏昊解釋得通,再配合他打造的“仙人”人設,自然能讓漢部的人信服,認為他們就是漢人,有利于伏昊對漢部部落的統治。

    “原來(lái)這就是漢部之名的來(lái)歷,你要不說(shuō),我還以為是漢人的部落了??赊D念一想,也不對,遼國對于各地漢人戶(hù)籍管控很緊,怎么可能會(huì )讓漢人來(lái)女真之地建不困呢?”兀里津眼神一亮,解惑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為了讓漢部之人,不忘祖先起源,才定了這個(gè)部落名的?!狈恍χ?zhù)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會(huì )起名字??!”兀里津尷尬的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雖然女真人對于起部落名字,沒(méi)有太多的要求,但像伏昊這樣起一個(gè)不像女真人的部落名,卻像是漢人部落名的,卻是很少,也由不得兀里津疑惑漢部部落之名。

    “說(shuō)起來(lái),漢部從未聽(tīng)過(guò),不知地在何處?部落之中,戶(hù)口多人?兵甲多少?牲畜多少?”談了半天,兀里津決定進(jìn)入正題道。

    他要確認漢部的實(shí)力,再考慮怎么對待伏昊,要是漢部實(shí)力不強的話(huà),兀里津不建議劫了伏昊,如果可能,甚至趁此時(shí)機,去吞并漢部。

    這就是是他們各部落的規矩,你吞我,我吞你,無(wú)所謂手段,只求壯大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聽(tīng)過(guò)漢部的名字,也是應當的。漢部不過(guò)是偏僻小部落,如何能與兀里面首領(lǐng)的紇石部相比,說(shuō)起來(lái),今日來(lái)到紇石部,真是讓我大開(kāi)眼界,從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這么大的寨子?!狈豢戳搜圬@锝?,故意裝出一副鄉巴佬進(jìn)城的樣子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記得去烏里提醒過(guò),紇石部一向貪婪,而且愛(ài)吞并弱小,伏昊不介意試探一下兀里津。

    對面,兀里津聞言,眼中閃過(guò)一絲喜色,大笑道:“既然伏昊首領(lǐng)喜歡,那便多在我紇石部,留住幾天,我紇石部一向熱情好客,絕對會(huì )照顧好漢部一行人的?!?br />
    “那真是多謝兀里津首領(lǐng)了,只是我此來(lái)另有要事,恐怕不能多在紇石部逗留了?!狈宦?tīng)后感謝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是什么事情?竟如此重要?連在我紇石部休息都不能?!必@锝蚵勓砸苫蟮?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什么事情,只是受人所托,來(lái)這里找鐵匠的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鐵……鐵匠?”
小提示:按 回車(chē)[Enter]鍵 返回書(shū)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(yè),按 →鍵 進(jìn)入下一頁(yè)

強力推薦

最新簽約